追蹤
筆如羽翼.隨心飄逸
關於部落格
想看嗶文的請留下自己的信箱噢!
(2014/2/15前的留言均已寄出)
  • 1870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當桃花盛開(CP:LN)



>>>

  「當桃花如繁星般點點盛開的那一天,便是虛無的美夢實現的那一刻。」

  --這是小鎮裡流傳著的雜談。

>>>

  娜美出生的這座小鎮,是個風調雨順、物產豐饒的地方,常見的蘋果、西瓜等水果到這裡來都變得更加多汁可口。娜美家種植的橘子也不例外,她可以很自豪地說她親自栽培的橘子是全世界最好的。

  只是說來奇怪,這片土地唯一無法生長的,就是桃子。

  而鎮上的人原先更是不知道有桃子這樣水果存在。

  一切都是起因於那一天,某位旅行者的到來--

  有金錢味道的地方就是商人的聚集處。在這農產品多產的地帶,交易往來頻繁也是可以預期到的,每天都有新面孔的鎮上,居民也都見怪不怪。俗話說人潮就是錢潮,雖然不到「潮」那麼誇張,但應該也有到「流」這種程度。

  就因為這樣,這位平凡的旅行者可說是毫不起眼,只是他犯了一個天大的錯誤,就是把橘子摘下來吃掉了。

  鎮上眾所皆知……當然外人並不知,那位小氣巴拉對錢斤斤計較視錢如命的橘子女主人娜美,是無法忍受自己辛苦種出來的橘子被偷吃掉的。

  每個看到旅行者手上拿著吃到一半的橘子的人,都嚇得兩腿發軟,畢竟之前偷吃的人,並不是以慘烈就可以形容其下場的,往往都讓鎮上掀起一陣腥風血雨。

  太陽毒辣地炙烤著人們的皮膚,他們卻只感到一層層讓人絕望的寒氣。

  因為娜美正沉著臉慢慢往那位旅行者走過去……

>>>

  「你……叫什麼名字……」

  娜美身後正冒出憤怒的烈焰,周圍的人自動退到五十公尺外了。

  「咦?我嗎?」

  旅行者似乎這時才注意到娜美的存在,頭上的草帽和披著的斗篷讓人無法聯想到這位偷吃橘子的小偷居然有這麼孩子氣的聲音。

  「我叫魯夫。」

  「我記起來了……我會在山後做好你的墓碑,這樣你就死得其所了吧?」

  不帶一絲溫度的聲音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只是那位叫魯夫的旅行者似乎還搞不清楚狀況,歪著頭發出疑惑的嘟囊聲。

  「準備受死吧!」

  話音一落,娜美迅速轉身,一記漂亮的迴旋踢畫著完美的圓弧正向魯夫的右臉。

  「嗚哇!」

  魯夫先是發出一聲沒出息的慘叫,然後敏捷地低頭避開,地上的草都因這記踢腿刮起的風而乖順的平貼在地。

  「喔~看來還有點本事。」

  「喂妳幹嘛啊!這樣很危--」

  一記橫掃腿掃過剛剛魯夫站的位置,打斷他的話。

  「少囉嗦!小偷沒資格說話。」

  說完後,原本挺直的上半身突然壓低,如滑步般撞到魯夫懷裡,用手肘往他肚子來了一記。

  「咕……很痛欸!妳幹嘛啦!」

  被揍飛的魯夫在幾公尺外彎腰捂著肚子。

  然而娜美卻只是一直施展出凌厲的攻勢,無視魯夫一邊閃躲一邊發出哀哀叫的聲音。

  「喂!妳冷靜--」

  帶著銳利風壓的右鉤拳擦過魯夫後仰的瀏海,魯夫順勢一個後翻拉開一點距離。

  「唉……真拿妳沒辦法啊……」

  魯夫側頭避開左直拳,左手迅速抓住娜美的手腕,娜美動搖了一下,但馬上反應過來用右腳掃過去,殊不知魯夫竟然往後一拉,只剩單腳站立的娜美體勢瞬間崩潰。

  「阿……」

  突如其來的失重感使娜美忍不住溢出輕微的叫聲,魯夫一個箭步上前撐住她的腰。

  看到突然放大數倍的笑臉,娜美愣了一下,然後舉起拳頭往魯夫的下巴招呼過去。

  「唔……」

  魯夫的身影拉出一道完美的弧線落在幾公尺外。

  娜美交叉著手臂站在魯夫跟前俯視著他,正好被娜美遮住的太陽讓她蒙上陰影的面孔更增加幾分陰沉。

  「唔……好痛啊!喂妳幹嘛突然就打人啊!」

  魯夫邊揉著被揍的地方邊坐起身子。

  「……因為你吃了橘子。」

  「什麼嘛……我跟妳買就是了嘛!」

  這句話就像導火線般讓娜美的肩膀顫抖了起來,垂下來的手緊握著,緊咬著的牙關壓抑著各種情緒。

  「……你買不起……」

  「嗄?」

  娜美向前踏出一步抬起了臉,像是主張著什麼的手向後揮出,方才因怒氣沖天而面無表情的臉此刻居然變成炫然欲泣的模樣,讓魯夫啞然。

  「這些孩子都還尚未成熟,而你……而你卻把它們的未來吃掉了!你說說看你要怎麼賠啊!」

  伴隨著話語而滴滴落下的淚珠敲擊著魯夫的心靈,一陣漫長的沉默瀰漫在倆人之間。

  只有娜美時不時吸鼻子的聲音。

  「……喂」

  魯夫率先打破了沉默,然後扔出一個粉色物體到娜美面前。

  娜美打量著那桃紅色的外表和類似心型的模樣。

  「這是……」

  「……那是桃子。」

  「桃子……我從沒聽過耶……」

  娜美好奇地捧在手上觀賞著,魯夫站起身拍了拍身上沾到的灰塵。

  把掛在頸後的草帽戴到頭上。

  「或許妳說的對,那些未來我的確賠不起……但我認為未來是要自己去創造的,而不是順著他人安排好的道路前進。」

  魯夫說這句話時臉上掛著的笑臉深深烙印在娜美心上。

>>>

  後來當娜美捧著桃子到鎮長家時,才聽他說到為何這座鎮沒有桃子。

  這裡的土壤太安穩、太安逸、缺乏變化,讓桃樹總是生長到一半便枯萎凋謝,若到城鎮外看便可看到有許多艷紅色的桃花隨風搖擺。

>>>

  魯夫在說完那一席話後便轉身離開了,在這鎮上的時間連半天都不到。

  當娜美叫住他的時候,魯夫只轉頭看看她的臉和手上的桃子,彎下身摸摸土壤。

  「如果妳種下那顆桃子,當它盛開時,或許我會再經過這裡吧!」

  然後便揮揮手走遠了。

>>>

  很多很多年以後,真的是很久以後。

  「欸魯夫,為什麼你那時候會帶著桃子啊?」

  「因為鎮上外面看到很多桃子然後我就忍不住……痛痛痛痛痛娜美你幹嘛啊--」


  -END-

>>>
作者廢言:
好久沒寫文了(抹臉,看在小桃要留學出國(咦!?)的份上寫了一篇,中間那段根本是戰鬥文啊哈哈哈,我絕對不會說那是用來湊字數的,然後桃子那邊是隨便亂掰的阿別相信喔喔喔喔喔!桃子是容易種植的植物雖然它開花期很隨便不過大約都在春季。
最後就祝小桃留學順利啦!一點小心意不成敬意兩小時掰完的渣文Orz...

                                   By 羽逸 2014/03/0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