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筆如羽翼.隨心飄逸
關於部落格
想看嗶文的請留下自己的信箱噢!
(2014/2/15前的留言均已寄出)
  • 1887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燈(CP:LN)



>>>
  燈塔,是用來引導靠岸的船隻。
 
  因此,有人說:燈,是用來等待歸來的人,使其不致迷失。
 
>>>
  黑暗從來都不討人喜歡,娜美也一樣。
 
  所以在租屋買屋時,除了在金錢上的取捨外,娜美總是會優先挑選東面有大片落地窗的,讓剛升起的朝陽能在第一時間將暖意灑滿整間屋子。
 
  或許是因為那個傢伙,才會有這樣的愛好。
 
 
  那個傢伙叫魯夫,一個有著陽光般笑容的大男孩。
 
  認識魯夫是高中時的事了,差了一歲的倆人並沒有什麼交集,唯一的一次只不過是魯夫不小心撞翻她捧在手上的便當盒落得一身慘樣,事後除了道歉外,他還拿了幾顆橘子向她賠罪。
 
  她茫然地看著手中突然多出的東西,問他為何會選橘子,他則燦笑著沒回應。
 
  而這個如陽光般溫暖的笑容則成為她對他除了莽撞外的其他印象。
 
  當未來某天這問題再次被提起時,他歪著頭思考了一會兒後,用和那天一樣的笑容說因為和娜美妳的頭髮顏色一樣嘛!
 
  嗯,很白癡的回答。
 
 
  再見到魯夫時,是在大學打工時的咖啡廳。
 
  貝爾梅爾過世得早,雖有留下不少積蓄但娜美和她姊姊莉莉還是從高中時就一直半工半讀,相依為命的情況直到畢業後,倆人考上不同大學而分居兩地,開始了一個人的生活。
 
  在學校附近打工遇到認識自己的人本就是稀鬆平常的事,但並不代表她會認識那些人。
 
  其實娜美對魯夫是沒什麼印象的,所以在為他送上餐點說了句請慢用後便轉身往回走了。
 
  直到她聽到魯夫叫了自己的名字,回頭看到那一臉燦笑,她才恍然想起高中時那些青澀的回憶。
 
  「娜、美!」他一字一字叫著,有力地敲打在她的心。
 
 
  當天下班時,娜美在店門口看到了魯夫的身影,其實她並沒有很意外。
 
  他笑嘻嘻地湊上前說要敘舊並送她回家,她也就順了他的意,只是他們哪來的舊能敘。
 
  咖啡廳離娜美的租屋處不遠,為了省錢她都是走路去上班的,多個免費的護花使者陪伴總是好的。
 
  往後的好多天都是這樣,娜美並不覺得有任何不妥。
 
  他等她,她陪他,若有似無的火花,很平淡卻很溫暖。
 
 
  娜美床邊的檯燈總是不關的,鵝黃色的燈光從窗一瀉而出,在夜晚格外醒目。
 
  那盞燈是娜美從家裡帶來的唯一非生活必需品,可能是習慣,只要靜靜看著這燈光,就能感到莫名的安心。
 
  亮著的屋子,就像有家人在等待著你的歸來,或許能稍稍撫平些許孤單。
 
  很寂寞,所以娜美不喜歡漆黑,好像連全世界都只剩下自己了。
 
  因此當魯夫信誓旦旦地說我不會再讓娜美一個人時,她忽然覺得她的黑暗透進了陽光。
 
  她就這麼糊裡糊塗地相信他好多年。
 
>>>
  常常有鄰居問娜美為何她家總是明亮的,她總笑笑著說我在等人。
 
  等待的煎熬和再逢的喜悅總是對等的,嘴上不說不代表內心不想。
 
  因此當開門聲響起時,娜美總掛著溫柔的微笑前去迎接。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
 
 
 
 
  為君點燈,等君歸來。



  


  —END—

作者廢言:

  阿阿這篇根本沒劇情啊啊啊!!!只是想到什麼亂寫什麼而已啊啊啊!!!不過才一千字就完結了好爽噢!!(自重!!XDDDD

                                   By 羽逸 2013/1/1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