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筆如羽翼.隨心飄逸
關於部落格
想看嗶文的請留下自己的信箱噢!
(2014/2/15前的留言均已寄出)
  • 1870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那些眼淚future tears

 
(為方便理解,有加括號的為未來露西)
(推薦搭配這首看XDD)


  原以為時間的流逝可以沖淡對你的思念
 
  再見時才明白那是多麼深不見底的傷悲
 
>>>
 
  天地亂象,殘骸四散,宛如人間煉獄。
 
  此時卻充斥著不符此情景的歡笑聲,即使傷痕累累,擁有妖精尾巴紋章的人仍然充滿活力地宣示著勝利的宣言。
 
  命運要由自己來改寫,不屑經由上天之手。
 
  看著奄奄一息躺在地上卻依然掛著無比燦爛笑容的納茲,和跪在他旁邊眼角帶著淚花嘟囔著真是亂來的露西,站在不遠處的金髮女子感覺自己有些多餘。
 
  這種又酸又甜的矛盾感是什麼鬼……她忍不住在心裡吐槽自己。
 
  但是這種如釋重負的舒心感,又有多久沒感受過了……
 
  露西……正確來說是未來的【露西】,帶著淺淺的溫柔微笑看著其他夥伴們,那本該不屬於她的羈絆執拗地穿越漫漫時空,頑固地連結在每個人心中。
 
  屬於妖精尾巴的信念的力量,可以改變任何結果,【露西】一直是這麼相信的。
 
  所以,即使仍然有些膽怯,那些即將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她依舊不後悔做出這個決定。
 
  妖精尾巴是她的家,她誓死也要守護的家。
 
  「各位!」【露西】站在稍微突出的瓦礫堆上向大家喊著,聲音透著不容反駁的嚴肅,凜然的身姿在風聲颯颯下顯得更為堅韌,黑色斗篷在身後激烈擺盪。
 
  眾人聞言一愣,皆歛去笑聲。
 
  雖然和現在的露西是一模一樣的臉孔和聲音,但未來【露西】卻變得異常冷靜沉著甚至到有些漠然,難以想像,原本天真單純有活力的露西到底是經歷了什麼才會變成這樣……
 
  ……完全是不同的兩個人。
 
  『更待何時我才能有這樣的氣勢……』現在的露西也在暗自吐槽。
 
  ……看來至少吐槽這點無論在何時都不會變。
 
  「時間不多了,我要送你們回到原來的世界。」【露西】大聲宣布著。
 
  「要怎麼回去啊?還要用星靈魔導士的力量嘛?」現在的露西提出了疑問。  
 
  「那行不通了。」
 
  「那……要怎麼做?」
 
  「我要用瑟雷夫的力量,強行開啟日蝕之門。」
 
  ……什麼!?
 
  此話一出,眾人難以相信自己所聽到的事。
 
  瑟雷夫!?露西!?
 
  「那個……未來的我啊!妳……是認真的嗎?」
 
  【露西】迎上露西疑惑的目光,淡淡地笑了一下。
 
  那眼神彷彿是在說:同樣是露西,妳明白的。
 
  僅僅只是一瞬間,那蘊含的情感卻讓人訝異。
 
  或許這樣說很誇張,但露西是確確實實接收到了……那份幸福至死的傷悲。
 
  「大家,小心一點,這魔法有點危險。」
 
  【露西】又換上了一副嚴肅淡漠的神情,但任誰也看不到那隱在斗篷下的晶瑩。
 
  她第一次伸出一直藏在斗篷下的右手……眾人皆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
 
  ……難以置信,那上面畫滿了許多黑色魔法陣和咒文。
 
  顯而易見,是封印在她手上的魔法。
 
  「那是……傑拉爾感受到的那股異樣魔力?」
 
  但有這麼強大嘛?艾露莎震驚到有些說不出話。
 
  僅僅只是顯現出來,那股由心底滋生而出,令人窒息的壓迫感……
 
  ……讓人毛骨悚然。
 
  【露西】把左手放在右手手臂上,開始聚積魔力……
 
  「不行!!」
 
  一聲喊叫劃破那沉重壓抑的氛圍。
 
  「……艾露莎?」
 
  艾露莎巍峨峨地從瓦石堆中站起來,那目光銳利地叫人無法直視。
 
  「快住手!妳想死嗎?」
 
  艾露莎艱難地向前邁出一步,一步一步朝著【露西】的方向走去。
 
  「即使妳現在強的不可思議,妳的身體也無法承受這股巨大的魔力……」
 
  「要我看著公會同伴在我眼前犧牲,我做不到!!!」
 
  像是耗盡全身力氣一般的怒吼,艾露莎咬牙怒目瞪著前方,表情因憤怒而猙獰。
 
  【露西】愣然……
 
  「沒錯……」
 
  側邊傳來有些虛弱的喑啞嗓音,飽含著他獨有的溫柔。
 
  「露西……就算妳不是現在的露西,我也不許妳這麼胡來!」
 
  納茲搭著露西的肩緩緩站起,即使腳步虛浮隨時都可能再次倒下,目光卻堅定不移。
 
  「露西……一起回家吧!」他朝她咧起那燦爛的大笑容……
 
  ……刺得她睜不開眼。
 
  「對啊,露西,一起回去吧!」
 
  「露醬,我還想看妳的小說!」
 
  「一定還有別的辦法的!」
 
  「露西……」
 
  ……
 
  ……
 
  別再說了……
 
  拜託……
 
  「納茲……大家……」
 
  眼眶終於還是承受不了淚水的負載,啪搭啪搭一滴滴落在地面上。
 
  那因泣不成聲而顫抖的嬌小身軀,此刻看上去竟是如此的孱弱。
 
  明明想笑著送大家離開的,淚水卻依然故我地不斷湧上,一如再見之時那抑不可制的情感……
 
  ……總是一發不可收拾。  
 
  【露西】暗自嘲笑著自己的沒用,卻也慶幸著自己是加入妖精的尾巴。
 
  這裡有她的家人、她的同伴、她愛的人……
 
  就是因為如此……
 
  「……謝謝大家,我不會有事的。」
 
  【露西】綻開充滿自信的笑容,那堅強的目光和神情……是大家所熟悉的露西。
 
  「所以,相信我吧!」
 
  眾人還來不及反應,旋即被一陣強烈的光芒刺得睜不開眼。
 
  「以瑟雷夫之名,回應吾之力。」
 
  黑魔法的封印被解除,【露西】整個人被籠罩在一片黑壓壓的魔力之下,和自身所散發出的耀眼光芒格格不入。她緊閉雙眼,小心翼翼地控制著這份過分強大的黑魔法。
 
  「暗黑流明,匯聚成川,全天星辰,開光開天,吾乃宇宙支配者,以吾知名,全方位開放時空之門。」
  
  狂風大作,天候劇變,強大的魔力讓眾人被壓制在地上,連頭都抬不起來。
 
  【露西】腳下出現一片巨大的黑色魔法陣,身後則是金色的魔法陣,巨石漂浮其周圍,暴風如利刃恣意咆嘯著,細密的汗珠佈滿額頭,咬牙撐著明顯已到達極限的身體。
 
  只差一點了……魔力啊……再給我擠一點出來……
 
  「露西……」這溫暖的聲音,在狂風中依然清晰,如同她對他那般的堅定。
 
  為了納茲……為了大家……
 
  「開啟吧!日蝕之門!」
 
  一陣強烈的白光伴隨著劇烈的狂風無情地掃蕩著,將巨石瓦礫紛紛颳上空中,地面的裂縫肆意向四周蔓延,每個人只能緊抓地面,避免被捲入其中。
 
  煙霧迷漫,各處殘破不堪。
 
  「露西--」
 
  「露西,妳在哪--」
 
  ……
 
  無論如何呼喚都無人答覆,忐忑不安的心如懸在半空中,那樣無助。
 
  待塵埃落盡,視野逐漸清晰之時,只見一若隱若現的金色大門,和倒在門前方的【露西】。
 
  納茲一個箭步率先衝到她旁邊。
 
  「露西,妳沒事吧?」
 
  納茲將她扶起靠在他的懷裡,擔心的看著她因激烈喘息而蒼白的臉孔。
 
  【露西】虛弱地撐起一個笑容。
 
  「沒事……只是……魔力……一點也不剩了……」
 
  太好了……在納茲終於能鬆口氣的同時,突然傳來一聲怒吼--
 
  「妳騙人!!!」
 
  「……艾露莎?」
 
  艾露莎不知何時已趕到他們身邊,憤怒而扭曲的慘白臉孔讓人駭然,但更多的,是深深的自責。
 
  「妳的生命能量正在流失妳知道嘛!??」
 
  艾露莎崩潰似地咆嘯著,身體不住地顫抖著,心底的恐懼如藤蔓恣意延伸。
 
  同伴在她眼前消失,是她最最無法忍受的事。
 
  什麼妖精女王……什麼最強女魔導士……連同伴都無法保護有什麼屁用!!
 
  她絕望地跪到地面上,一拳砸向地面,伴隨著落下的淚珠。
 
  「艾露莎……妳說什麼……」
 
  納茲機械式地說著,身體因震驚而僵硬,抱著【露西】的手顫抖著。
 
  「不可能!露西不會死的!露西,妳說對不對?露西,妳……」
 
  話音嘎然而止。
 
  一切發生的太快了,納茲難以置信這眼前的事實,【露西】的身體開始變得透明,明明是抱著卻快感受不到她的存在了。
 
  露西會死……這種事他作夢也想不到……
 
  納茲呆愣著說不出一句話……直到一隻溫柔的手撫上他的臉頰。
 
  「納茲……別這樣,我明白『我』是不想看到你這種表情的……呐,露西,妳說是吧?」
 
  現在的露西硬拉起嘴角望向另一個【露西】,即使臉上爬滿了淚痕……真的,笑得很難看。
 
  「喂……露西怎麼可以那麼醜啊!」
 
  「妳也差不多好不好……」
 
  兩人對望著,都笑了,縱使淚珠仍源源不斷的滑落。
 
  時間似乎在兩個露西的笑聲下凝結了……
 
  微風輕拂,卻讓人打起寒顫。
 
>>>
 
  「呐,艾露莎,不是這樣的……」
 
  【露西】勉強撐起了身體,握住艾露莎的手,抬起頭環伺圍繞在周圍的同伴。
 
  「大家,你們忘了你們已經改變命運了嗎?所以那個經歷了很多悲慘遭遇的露西已經不在了啊!」
 
  她看著大家愣然的表情,最後定睛在艾露莎身上。
 
  「所以,艾露莎,別再自責了好嗎?即使我不這樣做,最後我仍會消失的,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即使知道會消失還是要這樣做嗎……
 
  溫柔的話語,雲淡風輕,卻刺痛著每個人的心……
 
  「妳知道嗎……最後我還能再幫你們一次……我、我真的、真的、好高興……」
 
  說著說著卻已摀住嘴泣不成聲了……
 
  「好想念和妳、納茲、格雷和哈比一起出任務的時光;好想念每一天待在公會的日子;好想念妖精尾巴的每一個人……還、還能再見到你們……我……我、我真的、真的……」
 
  「好了,不用說了露西,我們都明白……」艾露莎輕輕將【露西】攬在懷裡,任她像個小孩似地嚶嚶哭泣著。
 
  天空飄下點點金黃,據艾露莎後來所說,那是【露西】釋放過多的魔力化成的結晶,或許以後並不會記得這幅詭異但美麗的場景,但這沁人心脾的溫暖魔力,永遠都不會忘記。
 
>>>
 
  「記住,妖精的尾巴永遠都是妳的家,公會的夥伴永遠活在心中!」格雷在離去時搥向胸口那象徵妖精的尾巴的紋章這麼說。
 
  「露西,我不管妳和我們的露西是不是同一個人,在我心中,妳永遠是我的同伴,我的朋友。」艾露莎在日蝕之門前這麼說道。
 
  真是的……一個接一個是要讓她掉幾次淚啊……
 
  【露西】一遍又一遍拭去不停流出的淚水,微笑著目送大家離開。
 
  而納茲卻一直靜靜地站在一旁,沉默不語,任憑那個露西怎麼拉他都不動。
 
  她嘆了口氣開口:「納茲,快走吧!門快消失了!」
 
  然而,納茲卻只是一直盯著她。
 
  「我說,納茲,這種時候別任性了好嘛?」
 
  「那妳呢?」納茲突然開口低吼著。
 
  「我?」【露西】有些愕然,她感覺得出,納茲在生氣。
 
  「不管怎麼說,妳也是露西,我不會丟下妳不管的!」
 
  這話倒讓【露西】有些火大了,她低著頭,緊握著拳頭壓抑著怒氣。
 
  「……什麼嘛!一直以來都是你在說,你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你以為我想這樣做嗎?你以為我這樣做很高興嗎?」【露西】努力一字一句平靜著說出。
 
  「我不管是怎樣,我只知道,活著才是最重要的!」
 
  「這話你最沒資格說--」
 
  【露西】突然的咆嘯讓納茲有些錯愕,面目因猙獰而有些扭曲。
 
  她低下頭咬著牙企圖平復自己的情緒,顫抖的身軀令人憐惜。
 
  「你知道我這些日子是怎麼活的嗎……」
 
  像是夢囈般地呢喃有些不切實際。
 
  「我……已經不行了……已經忍不下去了……」
 
  【露西】往前一步,靠到納茲的懷裡,嚎啕大哭著……
 
  「你、你這個笨蛋……你知道、你知道你是在……是死在我懷裡的嘛……還在、還在死前……笑著說、說什麼……活著、活著才是最重要的……混帳東西……沒有你、沒有你……我怎麼活得下去……」
 
  一股腦兒將情感全部宣洩而出,她不想管了,滿腹的委屈和思念之情,誰又能懂……
 
  沒有你的世界,黯淡的可怕……
 
>>>
 
  哭累了,該停了,他終究不是自己的……
 
  即使仍止不住淚水,【露西】還是從納茲懷裡掙脫而出。
 
  「……露西?」
 
  「抱、抱歉,眼淚一直止不住。」
 
  她蹣跚地走向一旁那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面前。
 
  ……一直和自己對看真的有些荒唐啊!
 
  「那個……露西,真是對不起了。」她率先開了口。
 
  「欸、欸?幹嘛跟我道歉。」
 
  【露西】感到有些好笑。
 
  「別假了,我就是妳,別以為我不知道妳在想什麼!」
 
  「唔……」這句話倒是讓露西不知從何吐槽說不出話。
 
  然後兩人相視而笑。
 
  「該把他帶回去囉!雖然他本來就是妳的!」
 
  「喂喂雖然是被自己這樣說但還是有些難為情……」
 
  「誰叫現在的露西還是戀愛經驗為零的純情女孩!」
 
  「剛剛還說我就是妳的人別把自己說得好像很厲害一樣……」
 
  「好歹我也比妳多活了幾年好不好!」
 
  「難道妳在這幾年談過戀愛了!??」
 
  ……
 
>>>
 
  化成粉塵的金黃光芒隨風消逝,再次穿越時間回到本該屬於自己的世界,你們的未來。
 
  先一步見證粉髮男子為金髮女子套上戒指的那一剎那。
 
  沒有人注意到,那灑落在他們身上的晶瑩。


  —END—


作者廢言:
  只是篇期中考連炸加上看完312話有感而發的無良產物,其實對這篇頗不滿意但也懶得更改了,看看就好然後就忘掉吧XDD
  原本想三千字內解決結果又爆字數到四千多但好像也沒敘述的很完整,原本想三小時內寫完結果也寫了半天,唉算了我累了不想寫了(去死XDD),第一篇妖尾同人,可能寫得很渣但也總算完成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