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筆如羽翼.隨心飄逸
關於部落格
想看嗶文的請留下自己的信箱噢!
(2014/2/15前的留言均已寄出)
  • 1870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Last Dream Ch14


原文by千塵似雪

---- 
 
  天陰沉沉的。
 
  千陽號絢麗的輪廓在陰霾密布的天穹下顯得黯淡無光。船員們在靠近船的海岸邊坐下,靜靜的等候船長的歸來。經歷了兩年的離別,草帽海賊團對他們依舊白痴單細胞的船長不再像過去那般任意地開玩笑和指責了。船長的命令漸漸地成為了一種不可違背的信念,全力地服從和配合成了他們之間重要的維繫。
 
  只有航海士小姐依舊會一意孤行。
 
  當所有人沈默地四散而坐時,她站在最遠的地方低垂著腦袋,一隻手抬起抓著被扣於頭頂上的草帽的帽檐,水珠從她削瘦的下巴上滑落,落進腳下濕漉漉的泥土中。
 
  魯夫離開之後她一直在哭,而到底是在哭什麼,娜美自己卻無法說清──愧疚,惱怒,委屈還有深深的,無法逃避的感激。
 
  為什麼如此弱小?為什麼只能不停地逃走?為什麼……總是要連累那個傢伙來幫自己收拾殘局?
 
 
  ──「娜美!妳是我的同伴!」
 
  ──「喂,別露出那樣的表情,妳可是未來海賊王的同伴啊。」
 
  ──「拜托啦,航海士!」
 
  ──「娜美,等我把這家伙打飛,大家一起回去!」
 
  ──「我是要成為海賊王的男人啊!我很強!哪有這麼容易被打敗!相信我啊!」
 
 
  娜美扶住額頭,魯夫的話魯夫的表情在她的腦子裡爭先恐後地擠過來。他怒吼的樣子,他高聲嚷嚷的樣子,他背對著自己的樣子,他沉著冷靜的樣子,只要是船長對她說過的話,她通通記得清清楚楚。
 
  那個總是胡來,總是不著邊際,總是讓她擔心、讓她氣急敗壞的,從來不懂得為自己留點餘地的船長。
 
  「……索隆。」娜美低聲開口喚道。
 
  「嗯?」靠在海岸岩石上假寐的劍士應一聲,睜開一隻眼睛看向她。
 
  娜美已經停止了哭泣,伸手將草帽摘下,繫在腰側。她重新握緊天候棒,微微側過臉說道︰「和我一起去幫他。」
 
  索隆無動於衷地重新閉上眼睛,聲音低沉︰「魯夫說過他一個人解決,我們就在原地等好了。」他頓了頓,彷彿是嘆氣般地說著,「……航海士,妳為什麼總是不相信船長呢?」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娜美忽然怒吼著說。
 
  索隆驚得重新睜開眼睛,才發現她已經轉過身來面對眾人,酒紅色的眼睛銳利地望著自己,眼底燃燒著不知名而混濁的火焰。
 
  「難道連你也不明白嗎?」娜美提升了聲音,「我……從來沒有不相信他!我知道他一定可以勝利!只是,那個傢伙……他是個固執而且喜歡亂來的白痴啊!如果我們不去阻止,那個家伙一定會用最愚蠢的方法去為我報仇的!」
 
  船員們聞言都怔住了。
 
  「我……我到底是為了什麼才要放棄當航海士!那個傢伙一定不明白的!」娜美皺緊眉尖,咬著唇說,「他只會覺得是欠了我的!他一定會和瑪絲洛娃硬碰硬!所以,在他搞得兩敗俱傷之前,我要快點到他身邊去!就算他不知收斂,我也……」
 
  她突然收住了話音,指甲用力掐入手掌。
 
  「……明白了。」索隆打斷她,站起來扶住腰間的劍,掃除了眉目間的些微倦意,他走到娜美身邊,沉聲說著,「去吧。」
 
  「不需要我們都去嗎?」羅賓撩了下肩部的黑髮。
 
  「娜美小姐,我也去!」香吉士站出來,掃一眼對面的劍士,說,「綠藻頭這麼不情願,一定不會好好配合娜美小姐的!」
 
  劍士從鼻子裡冷哼一聲,沒有說話。
 
  香吉士正想發作,卻聽到娜美低聲說︰「不用了,我們兩個去就好。……香吉士,你還是在海邊和大家,還有千陽號在一起吧。」
 
  「娜美小姐!」廚師可憐巴巴地望著她。
 
  娜美輕嘆著,聳聳肩︰「沒辦法呢,香吉士。那可是個美麗的女人啊!」她相信一瞬間香吉士和她想到了同樣的場景,「你去了,只有乖乖挨打的份。」
 
  「……」
 
  「所以說,你這小子還是老實留在這裡吧!」索隆不失時機地接話。
 
  「可惡!你是故意的嗎!」香吉士沉不住氣地嚷嚷。
 
  「走吧。」索隆沒有理會,徑直走向樹叢。
 
  「……嗯。」
 
  ─────
 
  從海岸邊走進島嶼中央的迷霧,越來越涼的空氣濕漉漉地撲上來,籠罩著閃著光亮的五色植被。沒有鳥蟲也沒有其他動物,整座島上安靜得出奇,只剩下自己的腳步聲回響在四周。
 
  魯夫沈默地向前走,究竟向著哪個方向才是對的,他從來沒有思考過,只是直覺告訴他,就這樣一直走到最深處去尋找答案。
 
  心中的煩躁和沉悶讓魯夫有些喘不過氣來,沉重的呼吸聲鑽進他自己的耳朵,讓他愈加覺得怒不可遏。究竟是在為什麼生氣,他自己也不能完全理解,或許在氣欺負航海士的混蛋,或許是在氣航海士的隱瞞和自私……也或許是他在氣自己一手造成了她的悲劇卻還不明所以地四處亂撞。
 
  什麼船長的威信不可挑戰……讓那些理由全部見鬼去吧!傷害同伴的人,絕對、絕對不可原諒!
 
  魯夫握緊了拳頭,指節發出清脆的聲音。
 
  前方的霧氣變得稀薄起來,周遭的土地也變得平坦而開闊,不再有茂盛的植物覆蓋,只剩下細碎的沙土。
 
  一棵高大的樹在眼前的視野中浮現,樹下隱約可見的人影讓魯夫停下腳步。
 
  「哼,草帽小鬼,你居然也來了。」霧靄的背後是一張女人的笑臉,不同於她勾起的嘴角,她銀灰色的眼睛卻冰冷得沒有一絲一毫的溫度。她抱臂站立,向後微微抬起的右腳抵在樹幹上,儀態閒適而慵懶。
 
  「把娜美的能力還來!」少年直截了當地開口。
 
  「無禮的小鬼。」瑪絲洛娃輕輕搖頭嘆息著,「你的航海士是自願用她的能力來交換的,並不是我強迫她的哦!你沒有看到你那個時候半死不活的樣子,小女孩哭得那樣傷心……真是令人心疼……」
 
  話音落時,瑪絲洛娃忽然身形一晃,消失在樹下。而與此同時,她原本站立的地方被狠狠地砸出一個巨大的坑洞,劇烈的震動讓後方的樹大幅度地搖擺著發出刺耳的樹葉摩擦聲,碎土飛濺至四周。
 
  魯夫迅速地收回打出去的拳頭,側過身看向不知什麼時候閃到他後方的女人。
 
  「女士說話的時候,男士應該乖乖聽著才對。」瑪絲洛娃似乎是有些無奈地彈了下手指。
 
  魯夫轉過身來面對她,黑色的頭髮從額間垂下來掃過他藏在陰影中的眼睛。
 
  「……不是說過了嗎?」少年低低地開口,猛然抬頭看向對方。
 
  瑪絲洛娃這才看清他的表情──那雙直直望過來的漆黑眼睛有細微的血絲,帶著深深的敵意和狂暴的憤怒。少年蒼白的肌膚上青筋暴起,卻沈默得彷彿連呼吸都沒有。一瞬間她突然有種奇怪的錯覺,似乎周遭的一切都在這樣異常的安靜中消失了,只有黑髮少年仇視的眼神穿透了模糊不清的空氣。
 
  「……任何人都不准弄哭我的航海士!」
 
  瑪絲洛娃在突如其來的怒吼中敏捷地避開緊追而至的攻擊,對方的拳風與她擦肩而過,讓她驚訝地意識到他這次的出手快得驚人。
 
  「你搞清楚,小鬼!」瑪絲洛娃一邊躲閃著一邊嘲諷,「弄哭她的可不是我,而是你自己吧!」
 
  「……二檔!」魯夫加大了火力,渾身的肌膚像被灼燒一般變得通紅,「橡膠橡膠……JET槍!」
 
  從腿部打氣加快血液的流動,這次的攻擊相比前兩次試探性的打擊要更為迅猛,瑪絲洛娃幾乎不能看見魯夫的動作,他的拳頭就已經到了眼前。
 
  「砰!」
 
  瑪絲洛娃再一次消失在他看似不可能被躲過的攻擊下。
 
  魯夫沒有收回伸長的拳頭,而是飛快轉向攀住了就近的樹枝,利用橡皮的伸縮能力讓自己的身體迅速跟上,躍到枝幹頂端。他迅速在樹叢縫隙找到了瑪絲洛娃的身影,對方背對著他站在更高處的樹枝上。
 
  幾乎沒有停頓,魯夫從樹枝上蕩過去,使自己能夠從半空中擊中對方。
 
  「JET……散彈槍!」
 
  更大範圍和密度的攻擊席捲而去,魯夫不自覺地切牙。這個女人能在空氣中來去自如,讓他想起過去的路基的「剃」和培羅娜的鬼魂果實都能夠最大程度地利用空間進行戰鬥,而自己卻需要更敏捷的回應和更靈活的身手去應對,如果不能速戰速決,會提前消耗更多的體力……
 
 
  但是自己卻不想這樣!
 
  消耗再多的體力又怎樣?受更多的傷又怎樣?
 
  只不過是打架而已!都是吃了肉就能很快恢復的事情!
 
  可是……自己是船長,卻連船員都保護不好!居然要讓那個傢伙為了自己做那樣的事!她可是從上船的時候就一直信心滿滿地說要畫出世界地圖啊!
 
  為什麼那個家伙整整一年沒有畫海圖他卻不知道?每到一個地方她總是測量這個測量那個,總是把自己關在測量室裡那麼久,她到底都在做什麼?為什麼他連這點事情都注意不到?
 
 
  「……可惡!」魯夫低吼了一聲,用盡全力打出拳。
 
  這次瑪絲洛娃沒有躲開。
 
  更為怪異的感覺很快席卷了魯夫的全身,周遭的空氣像是一張巨大的網,他的攻擊如同陷進網眼裡一般,莫名戛然而止,讓人眼花撩亂的速度在一瞬間被不知名的力量攔截住……魯夫下意識地向後收了一下手臂,卻忽然發現自己動不了了!
 
  只是一秒的時間,瑪絲洛娃伸手捉住他打出去的前臂,用力地將他向下甩出去!魯夫躲閃不及,轟然而墜,狠狠摔在地面上。一時間,塵煙四起,碎石崩裂。
 
  「你就只有這點程度嗎?」瑪絲洛娃飛快地從高處躍下,「你連我的能力都沒搞清楚,只會莽撞地橫衝直撞……還想從我這裡拿回那個小姑娘的能力?別開玩笑了!」
 
  魯夫爬起來,肌膚褪去了紅色,身體也不再冒著蒸汽,汗水從胳膊上流下來。他低頭喘氣,握緊拳頭沒有說話。
 
  有點奇怪……
 
  為什麼自己再快也碰不到她?而她卻動都不動就能迅速擊中自己?
 
  二檔的維持時間不可能如此之短!在剛才她碰到自己的一瞬間,一定發生了什麼!
 
  魯夫有些沉不住氣地想著,向後邁開一步準備再戰,身體卻輕微地晃了晃。
 
  二檔的攻擊速度會大幅度提升,卻會在戰後極度的疲勞。曾經在司法島,魯夫連挪動一下手指都無法做到,如今雖然能夠馬上站立,卻依舊伴隨著身體沉重的負荷,他甚至不能夠確定自己還能支撐多久。
 
  「……真是無法理解呢!畫海圖的能力會比性命更重要嗎?」瑪絲洛娃似笑非笑地嘆息著,「用一點小小的能力換你一條命,為什麼還不知足?為什麼接二連三地糾纏不休?在我看來,你原本是個不可原諒的必死之人,如果不是航海士願意救你,你以為你還能站在這裡嗎?……海賊王?真是可笑!不過是一個狂妄的小鬼而已!大海是無邊無際的!以為走完一條航路就是世上最強的人?要知道,這世界上到處都有比所謂的『最強者』更強的存在!」
 
  「囉囉嗦嗦的你有完沒完!誰是強者,現在就來較量看看啊!」沒興致聽完對方的感嘆,魯夫已經不耐煩地衝了過去,他憤怒地向後甩出胳膊,藉著風力向對方擊出一拳。
 
  瑪絲洛娃露出驚愕的神色,似是躲閃不及。眼看魯夫的拳頭越來越近,她的眼底才終於不可抑制地閃過一絲陰沈之色。
 
  與此同時,側面霧靄淡淡的樹叢中飛快奔出兩個人影。
 
  其中一個高聲喊著︰「索隆﹗別讓魯夫碰到她!」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