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筆如羽翼.隨心飄逸
關於部落格
想看嗶文的請留下自己的信箱噢!
(2014/2/15前的留言均已寄出)
  • 1870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Last Dream Ch11


原文by千塵似雪

---- 
 
  海上列車在水之七島緩緩停靠,汽笛拖曳著尖刺的鳴叫最後化為嗚咽般的聲響。夜晚的海面遠遠不似看上去那般平靜,它時時刻刻湧動著,翻騰著,無數泡沫爭先恐後地撞向站台外側的水泥牆。
 
  娜美連自己怎麼提著箱子走下來的都不太清楚,列車在海風裡晃得有些厲害,她伸手抓住車廂門口處的扶欄,站台上的光線湧過來,她下意識地把頭垂得更低。
 
  恍惚間感到前方人頭攢動,娜美在深色的帽檐下微微抬眼四處打量,隱約可以看到站台兩側延伸過去的島嶼邊緣,停泊著高低不一的各色船隻,有些在月光下映出海賊旗的輪廓。
 
  娜美想起了艾斯巴古先生和船工包利,想起了卡雷拉裡一個個身懷絕技的船工,想起了名為水之諸神的巨大海嘯。
 
  然後她止住了思緒。她知道再往下要觸及什麼,所以乾脆什麼都不要想。
 
  可是真的能夠控制住嗎?恐怕只有娜美自己知道。
 
  「這位小姐,請你出示一下通行證。」站台處的一位年輕人擋住了她的去路。
 
  「什麼?」
 
  「通行證。」年輕人耐心地解釋道,「本周內新任市長包利先生即將就任,在此期間為防止出現意外,本島只對島內居住人士和受到邀請的人員開放,這位小姐如果想要進到內島,必須出示通行證,否則請您坐海上列車回去,兩周後再來。」
 
  該死。娜美在心中暗呼,早上才看的報紙──水之七島新市長即將上任,但考慮到上屆市長艾斯巴古先生曾遭到的監視和暗算,新市長包利決定在上任的前兩周關閉島嶼。但是為了躲避魯夫一群人居然就這樣登上列車,根本沒有想到這件事。
 
  怎麼辦?
 
  回去是不可能的,但前進呢?下一站就是艾尼愛斯大廳,雖然她脫離了草帽海賊團,可是這不代表世界政府就這樣放過小賊貓了。
 
  進退不得,到底該怎麼辦?
 
  「小姐?」見到娜美低頭不語,年輕人又好脾氣地詢問道。
 
  娜美想到了包利,猶豫再三,終於心一橫,抬頭迎上對方的目光。
 
  「讓包利先生來這裡見我。」娜美酒紅色的眼睛帶著不容抗拒的意味盯著對方,「就告訴他,……是佛朗基的同伴。」
 
  「呃……小姐,這不行,包利先生現下恐怕非常忙碌。」年輕人為難地說著。
 
  「我說的話你聽不懂嗎?」娜美伸手抓住他的衣領,狠狠切牙說道,「告訴他!佛朗基曾經用了我的錢造了一艘船!他會過來的!」
 
  不行,絕對不能停留在這裡。
 
  他們很快會追過來,她必須要在這裡拿到船,然後離開。
 
  忽然手中一鬆,原本被她抓著的年輕人不知什麼時候從她眼前消失了,娜美心中一緊,下意識地探入腰下去握天候棒,卻在手指觸碰到金屬之前感到有什麼冰冷的東西貼上了自己的後頸。
 
  是槍。
 
  「我也再說一遍,小姐,請您出示通行證。」分明還是剛才的聲音,語調卻已非剛才的溫和,帶著毫不掩飾的警告意味,「如果沒有,請您在這裡等待到明天的第一班海上列車返回。」
 
  「請不要小看這個島上的任何一個船工,小姐。」
 
  娜美沈默著,她能感覺到子彈在脖頸後的槍管裡虎視眈眈,彷彿隨時都能穿透她的血肉之軀。
 
  她用力攥緊了雙手。
 
  焦急,憤怒甚至是更多說不明道不清的情感壓抑在她心中,耳邊充斥著海浪拍打站台的聲音,還有些微的水珠飛濺過來。
 
  僵持不下的兩難局面中,忽然有清脆的腳步聲從身後傳來,似乎有三四個人,但是走在最前方的那個人,每一步都踏得悠閒而沉穩。
 
  「請等一下。」是個女人的聲音。
 
  娜美不禁微怔,好聽的嗓音她不是沒有聽過,但這個女人的嗓音實在是讓人感到說不出的舒服,如同有千萬種無法表達的溫柔聚集在這個聲音裡,讓人不自覺地魂縈夢牽,想去看看這個聲音的主人。
 
  果然,抵著娜美後頸的槍也漸漸鬆動下來。但她不敢輕舉妄動,依舊背著身子站在那裡。
 
  「她是哀家船上的客人,剛才哀家的船員未能看好她,請這位船工先生諒解。」那個聲音婉婉說道。
 
  「客人?」年輕的船工頓了頓,朝著聲音的來源地仔細地瞧著,說話的人隱在站台背光處難以被看清容貌,他警惕地提升音量,「妳是誰?為什麼剛才她沒有說?」
 
  娜美帶著同樣的疑惑聽著身後的動靜。
 
  「這個嘛……」說話的人漸漸從陰影中走出,鞋跟踩著站台的路板嗒嗒作響。
 
  她的臉暴露在燈光下的那一瞬間,年輕的船工還來不及說話就已經動彈不得,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為什麼會突然失去意識,並且變成了一具冷冰冰的石像。
 
  但是,在他的記憶裡,卻多了一張美麗到極致的面容,每一個五官彷彿都是雕塑師完美雕刻出來的,找不到任何瑕疵。而被她眼波流轉的黑瞳瞧上一眼,就再也無法自持。
 
  「哀家無論做了什麼壞事,都是會被原諒的。」漢考克朝著石像溫柔地說著,彷彿他還能聽見一樣,「因為哀家,太美了。」
 
  海賊女帝。波雅˙漢考克。
 
  九蛇海賊團船長,名動天下的世界第一美女。
 
  比起中招的船工,轉過身去的娜美面向對方的絕世姿容竟然只是淡淡一瞬的驚訝,在看見船工的石像後很快將這種讚賞轉為警惕。
 
  「妳就是草帽海賊團的前任航海士,娜美?」漢考克的聲音一改方才的嫵媚,轉而帶著不可捕捉的威嚴。
 
  「妳是誰?」娜美皺眉問。
 
  漢考克沈默著打量她,眼裡閃過娜美無法捉摸的情緒,很快又開口說道︰「哀家是女兒國的國王,是魯夫的……朋友。」
 
  娜美詫異地脫口而出︰「……是妳!」
 
  漢考克驚喜地問︰「魯夫和你們提過哀家?」
 
  娜美正要開口,忽然想到了什麼,收斂了表情,淡淡說︰「以前的事情我都不記得了。」
 
  漢考克不悅地蹙起眉尖。
 
  「不過剛才多謝了……這個人,還變得回來嗎?」娜美想了想,又開口問道。
 
  「哀家可以救他。但是妳必須跟哀家走。」
 
  「為什麼?」娜美瞪大眼睛看著她。
 
  「聽說魯夫為了找妳滿世界的亂跑。」漢考克漠然地望著她,「魯夫是哀家的恩人,哀家不希望他的航行因為缺少航海士而受到阻礙。」
 
  娜美驚訝地說︰「難道……妳想把我……」
 
  漢考克打斷她︰「哀家有辦法讓妳重回草帽海賊團,所以,跟哀家過來吧。」
 
  她優雅地轉過身去,鮮紅的衣袍在夜風裡劃出美麗的弧度,而站在漢考克身邊的兩個年輕女人也示意娜美跟她們走。
 
  可是娜美垂頭立在原地沒有動作。
 
  「抱歉。」她嗓音低啞地說。
 
  漢考克驀然停住腳步。兩個女侍衛震驚地盯著她,無法理解這個女人竟然敢反抗至尊至上的蛇姬大人。
 
  「妳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我不會再回去……」
 
  「凍結果實。」
 
  娜美的臉色突然變得煞白,她猛地抬頭看向前方的高挑女子,嘴唇張了張,想說話卻又不知道能說什麼。
 
  蛇姬絕美的臉在清亮的月光下微微側過來,黑眼睛冷冷地望著她,聲音如同一把利劍直直刺進娜美內心深處。
 
  「妳是被凍結果然的能力打中才會離開草帽海賊團的吧?」漢考克淡淡說道,「『Illusory Frost』的瑪絲洛娃˙艾弗,是哀家的舊識,妳為了讓她解救魯夫而用妳測畫海圖的能力作為交換是嗎?」
 
  「妳……」娜美不可置信地怔住。
 
  「稻米秋島上的歌詩塔在二十年前是非常有名的醫生,是他告訴你,魯夫並非已耗盡生命能量,而是得罪了瑪絲洛娃而被她凍結了生命。是妳帶著他去『Illusory Frost』讓瑪絲洛娃救他,但那個刻薄的女人要妳用妳的才能交換……這些哀家都知道。」
 
  漢考克的聲音在巨大的海浪聲中依舊清晰入耳,娜美下意識地往後退了幾步,蹲下身子瑟縮起來。
 
  ─────
 
  而稻米秋島的海灘邊,帶著草帽的少年望著平靜無垠的海面默然而立。海風將他拴在脖子上的草帽吹得歪斜,他拼命地握緊雙拳,彷彿再用力一些,就可以把心中翻騰的情感捏得粉碎。
 
 
  「草帽魯夫,你記得你們曾經過的無名小島嗎?上面種滿了各種銀光閃閃的美麗植物,像是落滿了銀色的雪霜一樣。」
 
  「記得啊,我還吃過幾株來著。」少年笑著回答。
 
  「那座島叫做『Illusory Frost』,是座不定時在偉大航路附近出現的漂流島,像船一樣出沒在偉大航路的各個角落……娜美當年帶著你出現的時候我就知道,你不是生命到了盡頭,而是被凍住了生命能量。能做到這個的,只有那座島上的主人,被眾人稱為『隱藏在霜雪中的魔女』。」
 
  「……瑪絲洛娃並不會出現,她居住在島的最深處,是一般人無法找到的地方。上島的人若是不觸碰她心愛的植物,便能夠安然離去,但若是破壞了島上的一花一草,就會觸怒她。」
 
  「凍結果實能力能夠停止世界一切事物的使用能力,不管是看得見摸得著的物品,還是抽象的無法確切觸碰的東西,她都能夠使這些瞬間無法運作──包括人的生命、才能、記憶……」
 
  少年切牙,微微低頭,眉間深深皺緊。
 
  「這裡去『Illusory Frost』的路程有兩天,但你當時的狀態活不過三天。娜美無法等待其他同伴到來接應,只能獨自一人帶著你去請求瑪絲洛娃解除能力。娜美回來的時候說,她很難過,因為自己不夠強,所以沒有更好的辦法來救你。她請我代為守密,因為她只是不能夠畫海圖,但是引導你們去到One Piece的能力還儲存著。」歌詩塔嘆息說道,「她從那個時候開始,就沒有再畫過一張海圖了吧?」
 
  「這個……」香吉士在旁接話說道,「娜美小姐的測量室從來不准任何人進入,即使是……她離開之後,我們也沒有人進去過。」
 
  話音一落,屋子裡便再沒有人說話了。所有人都沈默著,面上或多或少地帶著各自的憂傷。而坐在最前方的少年忽然站起身來,扣緊頭上的草帽,他緊緊抿著嘴唇,一步一步走到門口,握著門把手推門而出。
 
  晚上的海風帶著比白日裡更加濃烈的腥鹹,直直撲到臉上,混合著沙粒,有微微的刺痛感。
 
  魯夫的身子晃了晃,眼淚幾乎要湧出來。這樣刺骨而震撼的心情上一次出現是在八年前紅髮為他斷臂東海的時候,那時他還是天真可愛的稚兒,還能用自己的未來去為救命恩人和偶像作為回報的賭注。
 
  但現下擁有了全世界偉大財富的他卻沒辦法去回報一個普通的女人。
 
  在同行的年少時光中他曾經趴在甲板上嘀嘀咕咕地說:「娜美,你是個壞女人。」
 
  忽然想起在幽靈船的晚宴上,魯夫曾經好奇地問過羅拉是怎麼和娜美認識的。
 
  但是已有醉意的羅拉眼神迷離,答非所問地說道︰「……娜美嗎?對對,堅強美麗又仗義,真的是個好女人呢。」
 
 
  天邊的雲已經開始出現淺淡而即將變得耀眼的光芒,魯夫在海灘上伸手捂住濕潤的眼睛。
 
 
  不,其實不是這樣的,娜美。
 
  是好女人啊,真的。
 
 
  「當時她說即使失去畫出世界地圖的能力也要保證她的船長可以到達世界盡頭。」
 
  用自己難得的天賦和全部的夢想換取了他生命的延續和輝煌。
 
  用冷漠無理的外表來逼迫他頭也不回地往前走。
 
  要到達世界盡頭,要找到偉大的寶藏,要成為新一代的海賊王。
 
  而他做到了這一切,卻沒能保證每個船員都和他一起實現夢想。
 
 
  「魯夫……」
 
  身後雜亂的腳步聲傳來,眾人在海邊站定,看著船長挺立的身影,大家忽然有種錯覺,彷彿還是兩年前,笑容爽朗的草帽少年扶著頭頂的草帽笑嘻嘻地對他們說︰
 
  「喂,你做我的同伴吧!」
 
  時光好像一直留在他帶給他們希望的那天,從來不曾改變過。
 
 
  「那個傢伙以為自己是誰?」魯夫微微側臉,眉目隱藏在帽檐的陰影下,聲音帶著低微的嘶啞,是他生氣的時候才會有的語調。
 
  「喂喂,魯夫,娜美不是不相信你,她也是希望……」騙人布小心翼翼地開始充當起勸說人的角色。
 
  但是魯夫回過身從他身邊擦肩而過,沒有理睬他。
 
  「等等……魯夫!」騙人布依舊堅持不懈地帶著擔憂走上前,「雖然我們終於知道了娜美的苦衷這的確值得慶幸,但是現下的情況有些不同了。娜美在這片大海上失去了畫海圖的能力,如果我們讓她回來繼續面對大海,那該是多痛苦的事……」
 
  「不,不是這樣的,騙人布。」魯夫沉靜地打斷他。
 
  騙人布怔然。
 
  「娜美並不是因為大海而失去了夢想,她的痛苦是我造成的,老爺爺說她是為了救回我才交換了自己的夢想。所以,不管怎麼樣,我必須見她一面,必須作出交代。如果連一個女人的無法痛苦都無法承擔,那麼我根本沒有臉繼續頂著『海賊王』的稱號。」
 
  「嘛,還是那句話。」香吉士咬著煙頭咧嘴一笑,「能原諒女人謊言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
 
  「走吧,大伙,先去那個能力者的島上,讓她把娜美的能力還回去。」魯夫看一眼眾人,又垂下眼睛繼續說道,「……然後把航海士接回來!」
 
  草帽海賊團眾人在海面第一道光亮出現時齊聲應下船長的指令。
 
 
 
 
  對不起。
 
  請妳再等等我們,很快就會回去找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