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筆如羽翼.隨心飄逸
關於部落格
想看嗶文的請留下自己的信箱噢!
(2014/2/15前的留言均已寄出)
  • 1870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Last Dream Ch10


 原文by千塵似雪

----
 
  是誰說的呢?不幸的事情總有個不幸的源頭。
 
  沒錢的日子有多難熬,娜美比任何人都要深刻地知道那種感覺。
 
  在親情被踐踏,才能被輕賤地視為可圖之利的歲月裡,年幼的娜美無數次在惡龍領域那間「專門」為她準備的漆黑屋室中咬著嘴唇,拼命地忍住屈辱的淚水。
 
  稚嫩的手心因為長期的執筆而變得鮮血淋漓,娜美在疼痛中咬著牙對天發願,如能重見天日,此生輸給任何人也絕對不會再輸給錢。
 
  她開始了漫長而艱難的等待。
 
 
  八年後,有個戴草帽的少年砸碎了禁錮她的牢籠,緊握的雙拳上還有為她留下的傷口和血跡──
 
  他嘶吼的承諾回響在破碎的惡龍領域上空,娜美在一片刺眼的光亮裡怔怔不語,她看不見他的表情,只有耳朵裡充斥著他的聲音。
 
  那是怎樣一種驚天動地的震撼,解脫和感動。
 
  娜美從來沒有忘記過。
 
  ─────
 
  稻米秋島的沿海小鎮並不大,道路也算不上四通八達。在惡劣天氣中與同伴不幸失散的草帽海賊團船長及航海士,同時又非常幸運地在這個島上生還。
 
  在海灘上醒來的時候,娜美對於發生的一切抱著一種相當憤慨且無奈的態度,非常堅定地認為如此悲劇的意外完全得益於白痴船長無厘頭的胡鬧。
 
  直到走近他之前都想著一定要好好教訓下這個不長記性的家伙。
 
  但是他閉著眼睛躺在離自己不遠的地方一動不動,背後是被壓得變形的草帽。
 
  魯夫沒有理會。
 
  也許,說是無能為力更加貼切。
 
  娜美的神色從充滿陰霾瞬間轉變為驚訝,她跪坐在魯夫身邊,小心翼翼地探手搖搖他的肩膀。
 
  「喂,魯夫,還好吧?」
 
  少年似乎聽不到她的聲音。
 
  娜美突然變得驚慌而不安,她伸手去抓魯夫的手,肌膚相觸的一瞬間,心也跟著不可抑制地顫慄起來。
 
  他的手好涼。
 
  那不是屬於魯夫該有的溫度,不是魯夫平時有意無意握到自己手時的觸感。這種冰冷而僵硬的氣息,讓娜美不可避免地想到了已經很久沒有出現下腦海中的詞語。
 
  死亡。
 
  然後娜美猛地搖晃腦袋,甩開手臂用力地拍打著魯夫的臉頰和肩膀,酒紅色的眼睛變得混濁而黯淡,有著近乎瘋狂的恐懼。
 
  莫名地充斥著內心的深切恐懼,甚至來不及細想這份擔憂意味著什麼。只是一味地強烈抵制著,詛咒著自己突如其來又沒出息的想法。
 
  不可以,不可能。
 
  他沒事,他怎麼可能有事。
 
  但是越是抵制心中的恐懼和猜測卻越來越清晰──魯夫的體能到了極限。
 
  頻繁使用二、三檔來加速體內血液的流動,讓身體成為更加迅猛而強大的戰鬥力,對橡皮人來說的確是獨一無二的絕招,但是卻以生命流逝的加速為代價,說白了就是兩個字︰折壽。
 
  喬巴當時十分為難地告訴魯夫,盡量少用這樣的招數,不然總有一天要提前崩潰。在同伴們憂愁的目光裡,魯夫沈默片刻忽然抬頭呲牙大笑︰「喬巴,別開玩笑了,我可是要成為海賊王的男人啊!」
 
  然後他略略低頭,銳利的目光從草帽帽檐下方穿過一臉驚愕的船醫,聲音變得低沈而堅定︰「在成為海賊王之前,我是不會死的,相信你們的船長,我很強。」
 
  是啊,他這麼強,怎么可能有事呢。
 
  娜美咬切牙用盡全身力氣,半背半扛著昏迷不醒的魯夫站起來,在稻米秋島的沿海小鎮中到處詢問醫院的位址,同時還要小心翼翼地提防著隨時都有可能出現的賞金獵人。
 
  好不容帶著魯夫到了醫院,面色凝重的主治醫生看了魯夫幾眼,皺皺眉毛搖頭就說︰「小姐,妳的朋友沒有生病啊……」
 
  娜美心知除了喬巴,沒人能夠緩解這樣的痛苦,眼看著生命能量在船長體內一點一點的流失,而自己向來自以為能幹卻束手無策。躁急和痛苦在心中漸漸滋長,她握緊雙手,看一眼靠在一邊椅子上的魯夫,咬切牙又開口說道︰
 
  「醫生,拜托了,只要能讓他活下來,多少錢都沒問題。」是的,再拖幾天,等到佛朗基他們收到自己的信號趕來,魯夫回到船上,應該就沒有問題了。
 
  「對不起,小姐,我們真的無能為力……不如這樣,你去鎮長歌詩塔先生家裡,他雖然退休了,但曾經是我們鎮上最好的醫生,或許他能幫你。」醫生看著娜美不甘心的神色,又好意地補充了一句。
 
  「真的嗎?」他住在那裡?”
 
  「從醫院大門口的街上向東一直走,看到後面有竹林的房子就是了。」
 
  「謝謝。」
 
  娜美扶起剛剛醒來一會兒又昏沉過去的魯夫,低低說了聲︰「堅持住啊!」
 
 
  而兩年前的稻米秋島沿海小鎮鎮長歌詩塔,在某個黃昏應著敲門聲打開自己家的大門時,也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慣常的出手相助,會救下兩年後稱霸偉大航路的海賊王。
 
  更讓他難以預料的是,兩年後已經立於海賊頂峰的少年會帶著他的同伴們再次降臨這個看似平淡無奇的小海島。
 
  目標只有共同的一個──尋回航海士娜美。
 
  ─────
 
  「想問我兩年前的事情?」
 
  溫暖的客廳中,壁爐裡的火苗燒得劈啪作響,歌詩塔胖胖的身軀陷在沙發裡,但他的神色卻一改方才的溫和,捲曲的白胡子下的唇角以耐人尋味的弧度抿著。
 
  「嗯。」魯夫坐在對面的地毯上,雙手鬆鬆地扶著膝蓋,鄭重其事地點了點頭。
 
  房裡其他成員或站或立,但都和船長保持著一致的目光。
 
  歌詩塔掃一眼屋子裡的人,表情變得嚴肅起來,他坐直了身子,眼睛緊緊地頂著魯夫,說道︰「告訴你了,你又能怎麼樣?」
 
  「找她回來繼續當航海士。」魯夫說。
 
  「那不告訴你,你就不會去找她回來嗎?」
 
  「不,還是會的。」
 
  騙人布滿臉黑線地腹中吐槽︰『全是廢話。』
 
  魯夫頓了頓,又說道︰「娜美是不會無緣無故離開的,以前她離開過兩次,一次是因為要救她的村子,還有一次是被人抓走的。前兩次我都去找她回來,但這一次是她自己走的,所以我等了她三天……」
 
  「三天她都沒有出現,說明這個原因她自己難以說出,一定是有什麼理由在背後牽制著她……所以我要知道這個理由,然後替她除掉,她就能回來了。」
 
  歌詩塔深深地看著魯夫︰「你有在乎她的感受嗎?你怎麼知道她就一定想要回到你們身邊?」
 
  魯夫想也沒想接話道︰「因為她是我的航海士,沒有她我就無法航行。我需要她,她一直都知道。」
 
  「鎮長先生,我們的誠意您應該知道了。」羅賓在一邊露出淡淡的微笑,「如果這一年來娜美都是托您照顧,那您應該知道,她內心真正的想法。」
 
  歌詩塔沈默了片刻,忽然展開了笑容,他讚許地看著魯夫,然後抬起視線看過屋內每一個船員,嘆了口氣,目光又回到魯夫身上。
 
  「草帽小子,你知道嗎?你注定要成為海賊王。」他淡淡說道,「因為即使是你即將死去,也會有人願意用自己最寶貴的一切來交換你生命的延續。」
 
  「娜美是個能畫出世界上最精確海圖的天才──這不僅僅是她的才能,也是她的夢想。但是為了你──草帽小子,也為了你們其他人的夢想能夠延續,她犧牲了自己的夢想。」
 
  歌詩塔抬眼定定地看向魯夫︰「你以為你兩年前是怎麼活下來的──草帽魯夫?」
 
 
  屋內一片死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