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筆如羽翼.隨心飄逸
關於部落格
想看嗶文的請留下自己的信箱噢!
(2014/2/15前的留言均已寄出)
  • 1887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Last Dream Ch09


 原文by千塵似雪

----
 
  魯夫從來不相信這個世界的所謂宿命,甚至他根本沒有想過這樣的事情。對他來說,追逐夢想的結果,無非是當成海賊王,或者死。
 
  沒有第三條路。
 
  而失散的同伴──不論是被擄走,還是被迫分離;也不管是一天,還是兩年;最終都會回到他身邊,再一起朝著同一個地方邁進。
 
  他不願意失去他們,也不允許有人企圖從他身邊奪走他們中間任何一個人。
 
  所以,娜美也是一樣的。
 
  ──真的,和其他人完全一樣,沒有絲毫不同嗎?
 
  ─────
 
  沒有陸地上林立的高樓,也沒有島嶼上連綿起伏的山脈和森林,無邊無際的大海總是可以一眼望到最遙遠的地方。即使日落西山,湛藍的夜空裡早已出現點點微光閃爍的星群,但在很遠很遠的──沿著海上列車的軌跡一直蔓延向海平線的地方,雲層間還透露著些微太陽的光芒。
 
  那在黑夜中被逐漸吞噬而越來越小的橘色雲朵,有著絢麗濃烈到悲傷的色彩。
 
  列車站台上只剩下黯淡的燈光映著六個人的影子,即使加上隨後趕來的二人,一眼望去依舊是顯得殘破不堪。
 
  「怎麼了?」佛朗基看著落寞的眾人,緩緩走上前問道,「……還是沒來得及?」
 
  「……不,是沒能留住。」羅賓輕輕嘆氣。
 
  佛朗基下意識地側過臉,看著躺在地上狼狽不堪的船長,吃了一驚︰「草帽小子……連你都沒辦法?」
 
  魯夫的胸口的起伏似乎停滯了一瞬,卻並未回答他的話。而騙人布在一邊扶起魯夫時像是為了緩和氣氛而隨口無奈地說道︰「魯夫什麼時候拿娜美有辦法過呢?」
 
  索隆在不遠處深深皺起眉。
 
  魯夫沈默著站起身,微微彎下腰伸手拾起掉落在一邊的草帽,將上面的水珠拍打乾淨。
 
  「騙人布。」魯夫將帽子反手戴回頭頂,聲音有些喑啞地說著,「去問列車長海上列車的去向,我們立刻啟航去追。」
 
  「呃?什麼?」騙人布有些回應不過來。
 
  魯夫的表情隱藏在帽檐下的陰影中難以辨認,但他平淡的聲音裡卻有著難以抗拒的堅定︰「去了解海上列車的去向,我要去把她追回來。」
 
  「等等……魯夫……」騙人布似乎並不認同他的決定,「並不是我不想讓她回來,但娜美……你也知道,她很聰明,也很了解我們每個人的弱點。就算是你,也不一定能完全戰勝她!這樣窮追下去也許只是浪費時間……」
 
  「我知道的!」魯夫突然不耐地打斷他低吼道,他抬頭面向眾人,淡淡的燈光勉強映出他躁急的神情,「可是我不能再等了!即使親自去追也要把她找回來!她是千陽號的航海士啊!沒有她,整艘船根本無法航行!而我作為船長,為了要讓大家順利航行就必須把她找回來!」
 
  「魯夫……」
 
  索隆神色凝重,緩緩從遠處走上前,三把劍上隱隱有著海水搖晃的痕跡。
 
  「索隆,你總是很對。如果不是你,我這個白痴船長恐怕根本沒法撐起這個海賊團。」魯夫似乎知道索隆要說什麼,還未等他繼續便出聲回應,「可是娜美不一樣。她是航海士,是整個船上的核心。是我錯了,我應該一開始就去找她,而不是等著她回來,更不應該請希露達幫我們。草帽海賊團的航海士只有娜美一個人。」
 
  「那傢伙……那傢伙肯定又哭了。」魯夫停頓了一下,語調突然變得無力起來,「剛才我看到了,她在推我下水的時候明明哭了……真失敗,我分明答應過風車大叔,不能再讓娜美哭的……」
 
  眾人吃了一驚,不約而同地將目光集中到戴著草帽的船長身上,但魯夫卻不知何時背過身去,朝向暗黑湧動的海面站立。
 
  海風忽然變得更加冰涼,雜亂的風聲穿梭在草帽海賊團的靜默之中,像是變著調子撞在心口上的無形之力,漸漸在每個人心裡留下難以填補的坑洞。
 
  良久之後,一直叼著煙頭的廚師先生無聲地嘆了口氣,夾開已經快熄滅的煙頭,輕輕吐了口煙圈,面色平淡地開口。
 
  「船長,在急著出發之前,有些事情是不是應該先問清楚呢。」
 
  羅賓伸手捋開繞在臉頰邊的髮絲,黑亮的眼睛看著魯夫,微微點點頭︰「沒錯,我們還沒和鎮長道別呢,魯夫。」
 
  「……老爺爺嗎?」魯夫微微側過臉,像是自言自語般地說著。
 
  歌詩塔和藹的面容在腦海中一閃而過,伴隨而來的,還有兩年前鮮明又模糊的記憶。似乎在什麼地方恍惚聽到過誰的哀求,又有誰在他昏迷不醒的時候東奔西走。
 
  像是猛然散開的霧氣,遠處的景物開始變得清晰,漸漸深刻起來。
 
─────
 
  兩年前的魯夫曾經有那麼一瞬間,在渾身無力的時候勉強睜開眼睛,卻看到緊緊貼在自己臉側的橘色髮絲,和那看似瘦弱卻硬生生撐起他重量的肩膀。
 
  「醒了?」娜美察覺到身側人的動靜,開口問著,卻沒有回過來看他。
 
  「娜美……我怎麼了?身體好像……不能動了。」
 
  女孩子眼底閃過一絲顫抖,但表情卻顯得略微不耐和不甘,甚至開口呵斥著說道︰「還敢說!都怪你這個白痴啊,居然從桅杆上摔下來!害得我們被颶風吹離了千陽號!……要是讓別人知道我居然跟在你這樣的船長手底下混我臉都丟盡了!」
 
  「咦?我們被颶風吹來了嗎?」魯夫大驚失色地嚷嚷,東張西望地看著周遭穿梭的行人,「那這裡是什麼地方?」
 
  「……我怎麼知道!吵死了啊!背著你已經很累了!閉嘴!」娜美忍無可忍地低吼。
 
  魯夫這才完全回應過來,娜美雖然只是半扶著他,但身體卻承受著他所有的重量,因為自己的四肢無法動彈。
 
  魯夫看著娜美額間滲出的細密汗珠,胸口忽然有些發緊,他一時也無法理解這究竟是種什麼樣的心情──當然,娜美也沒有給他足夠的時間去思考。因為她忽然又開口,用與之前完全不同的,輕淡卻滿含擔心的語氣說著。
 
 
 
  「……答應我,別出事啊。」
 
  「啊……哦。」魯夫隨口答應著。
 
  他看不見娜美說這話時的表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