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筆如羽翼.隨心飄逸
關於部落格
想看嗶文的請留下自己的信箱噢!
(2014/2/15前的留言均已寄出)
  • 1887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Last Dream Ch07

 原文by千塵似雪

----
 
  「騙人布,你說什麼?」
 
  被草帽一伙人攪得有些混亂不堪的鎮長大廳內,魯夫忽然不能理解騙人布的話。不止是魯夫,即使鎮定如布魯克羅賓等也有些不敢確信。
 
  「是真的!喬巴的鼻子不會有錯的!」騙人布極力嚷嚷著,聲音裡帶了不能自抑的喜悅,「我們也問了大街小巷的居民,的確有看到左肩紋著刺青的橘髮女子住在鎮上!」
 
  「魯夫,是娜美啊!一定是娜美!娜美在這裡呢!」喬巴激動地說著,鹿角在帽檐兩側微微晃動,「魯夫,我們去把她找回來好不好?」
 
  魯夫愣愣地聽著兩人的話,忽然轉過身看著一直沈默的鎮長。
 
  「老爺爺,他們說,娜美在鎮上……」他有些恍惚地開口。
 
  歌詩塔皺眉思索了片刻,不置可否地搖搖頭。
 
  而原本散在各個角落的眾人在聽聞消息之後忽然精神飽滿地站起來,一副蓄勢待發的模樣。戴著草帽的船長握了握拳,頗為高興地說道︰「走吧,大伙兒,去找娜美。」
 
  被無視的鎮長正要說什麼,人群中突然有一人快速上前擋住了魯夫的去路。綠頭巾下已再無倦怠的面色,索隆眼神銳利如刀,他舉起秋水,橫在眾人面前,硬生生堵住了門口的路。
 
  「臭劍士,給我讓開!」香吉士急不可耐地吼道。
 
  「索隆!你這是幹嘛啊!」 騙人布焦急地嚷嚷。
 
  「……索隆……」魯夫似乎意識到了什麼,看著他低聲說。
 
  索隆並不理會眾人,只一味直直看著魯夫,沉聲說︰「有騙人布的前車之鑑,你還要去嗎?」
 
  此言一出,屋內的氣氛忽然冷滯下來。索隆當日的告誡言猶在耳,船長乃一個海賊團的支柱,無論平日裡船員間的關係如何親密,船長的威信絕對不可動搖。眾人深明這一點,所以在草帽海賊團的作戰過程中,常常能完美地相互配合。
 
  可是……
 
  壓抑的空氣在原本寬敞的屋室裡蔓延開來,魯夫面色淡然地直視索隆深沉的眼睛,贊同地說道︰「嗯,你說的對。」
 
  「魯夫!」香吉士、騙人布、喬巴大驚失色。
 
  「你說的對,索隆。」魯夫沒有理會三人的叫嚷,同樣以堅定的目光回應著擋在身前的劍士,「可我不能讓羅賓的事情重演。即使娜美私自離開草帽海賊團,我也一定要知道原因。你說船長的威信不可動搖,所以我到現下都沒有去找她,這還不夠嗎?」
 
  「……魯夫,你以前似乎不是這樣的。」索隆似是嘆息地說著。
 
  「娜美是我第二個同伴,她也不是第一次離開我們。」魯夫不置可否地推開索隆的劍,「那個時候我們去找她,你可沒說過船長威信什麼的。」
 
  「對啊,索隆,娜美和騙人布的情況不一樣!騙人布當時可是找魯夫單挑的,但娜美又沒有找魯夫打架!根本就不能算是挑戰船長威信啊!」喬巴在一邊嚷嚷著。
 
  「啊喂,喬巴……過去的事情別說了……」騙人布有些不好意思地低聲說。
 
  索隆沈默地皺眉思索,而魯夫也站在他身前,兩人似乎誰也不願意退讓。騙人布和喬巴急得團團轉,羅賓如慣常般地保持著沈默,香吉士嘆息著啜著煙,並不說話。
 
  夕陽在城鎮上空洒下斑駁而豔麗的光華,在一旁當了許久觀眾的鎮長忽然長嘆一聲,看了眼窗外的晚霞說︰「你們再不做決定,恐怕就見不到她了。」
 
  眾人猛地吃了一驚。
 
  「老爺爺,見不到……是什麼意思?」
 
  「你們來到鎮上的事情,艾爾莎恐怕已經告訴她了。再過十分鐘,最後一班海上列車就要開了。」歌詩塔緩緩地說著,深邃的藍眼睛裡彷彿蘊著無法言說的哀愁。
 
  「海上列車?」眾人齊聲驚呼。只有布魯克不明所以地問騙人布海上列車是什麼,但是騙人布顯然沒有興致在這個時候為他解答。
 
  「可您剛才還說不知道……」羅賓喃喃地說。
 
  「我能說的也只有這麼多了。」鎮長站起身子,順手扶住身邊的拐杖,傴僂著身軀緩步向後廳走去,在進門之前,他忽然又頓住腳步,側過臉來看著魯夫,湛藍的眼睛裡有著莫名的意味。
 
  「草帽小子,有得必有失,你如今可真的是海賊王了……」
 
  這話說的沒頭沒尾,連帶著魯夫的其他同伴們聽了心中也禁不住地疑惑。但戴著草帽的船長卻在不可捉摸的沈默片刻之後,忽然又露出了招牌笑容,彷彿那張年輕的臉上從未有過陰霾般的爽朗。
 
  「啊,我明白的,老爺爺。如果要我用海賊王的名號來換娜美的話,那也沒什麼。」
 
  這話說得輕描淡寫,傳到歌詩塔的耳朵裡卻有振聾發聵之效。時光恍惚間回到兩年前,也是在這個房間,橘色頭髮的少女就站在魯夫和他的伙伴們現下站立的地方,神色堅定而淡漠。
 
 
  『我說了,即使有所失去我也要保證我的船長能到達航路的終點。』
 
  『我的一切早就在我離開東海時託付給了這個人和這片大海,所以即使要我死,結果也是一樣的。』
 
 
  「……快去吧,再晚了就來不及了。」歌詩塔低嘆著搖搖頭,畢竟是一條船上的伙伴,行事作風或是心性堅定與否,都不是他能夠阻止的。更何況,自己一把年紀,也再沒辦法像這些年輕人一樣折騰了不是嗎?
 
  娜美,自己的事情,還是自己面對吧。
 
  「切,誰叫你是船長……算了,快走吧。」索隆頗為無奈地收起秋水駕到肩上,向魯夫一揚腦袋示意走。
 
  騙人布等人也不禁面露喜色,一個個迫不及待地就要衝出去。
 
  「等一下,船長先生……」眾人腳步再次停滯,輕微的呼喊清晰地從身後飄入眾人的耳朵,魯夫下意識地扭過頭去看著發出聲音的新航海士。
 
  她有些尷尬而不安地看著眾人,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
 
  「啊,對了!」魯夫看著她,忽然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向她咧嘴笑著說,「這段日子謝謝你了,希露達。現下我們要去把我們的航海士找回來了!你也終於不用再跟著我們奔波了。」
 
  「不,請不要這樣說……」希露達低聲說著。
 
  但魯夫似乎沒有聽見她的話,轉而匆忙地帶著一群人衝進人群繁密的街巷中。夕陽的光芒越來越低,草帽海賊團密集的腳步聲轉瞬間就被掩埋在哄鬧的城市裡。
 
  希露達默然地站在門口,地上是被餘暉拉得筆直的影子,她整個人沐浴在殘餘著暖陽溫度的光線裡,凝望著眾人去處的沉靜眼眸裡,好像什麼也沒有。
 
  ─────
 
  海岸邊的列車站。最後一批乘客正在列車員的幫助下吃力地將行李箱抬上列車。湧動的海浪接連不斷地拍打著站台,而巨大的車廂綿延於海岸邊也不禁隨著海潮微微起伏。
 
  娜美穿著深色的衣服,刻意壓低了帽檐,將輕得幾乎沒有重量的行李箱傳遞至列車員的手中,起身看著航海列車低低地嘆息。
 
 
  稻米秋島。
 
  當年為了那個人,她將夢想永遠埋葬在了這塊土地上。而如今也是為了他,她必須離開這個保留她最後夢想的地方。
 
  可是偏偏此時,海上列車的鳴笛在海浪翻卷的聲音中驀然響起,夾雜在其間的,還有一聲不甚清晰的呼喊。
 
  「娜美──」
 
  她的全身猛地僵直起來,緊接著因為辨認出嗓言的主人而不可抑制地微微顫抖。若不是一手扶著海上列車的車廂,她幾乎就要站不穩。而逐漸靠近的繁雜腳步聲,證明了來到她面前的,並不只是他一個人。
 
  那麼你們……都來了……嗎?
 
  娜美竭力地屏住呼吸以壓制心中翻湧的震驚與傷痛。
 
  「小姐,列車還有五分鐘要開了,請您迅速上車。」列車員在身邊好心提醒著。
 
  娜美用力深吸一口氣,抬起頭時面色已恢復平靜︰「沒關係,五分鐘夠了。」
 
  她淡淡說著,回過身去。
 
 
 
  Please forgive me that I must say goodbye to you.
 
  My last drea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