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筆如羽翼.隨心飄逸
關於部落格
想看嗶文的請留下自己的信箱噢!
(2014/2/15前的留言均已寄出)
  • 1870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Last Dream Ch06

 原文by千塵似雪

----
 
  相見不如懷念。即使從來不說我不想離開,我無法割捨,我難以忘懷。
 
  但是你感覺不到嗎?
 
  ─────
 
  千陽號停靠在秋島小鎮的碼頭邊時,佛朗基多了個心眼收起了他們的海賊旗。而艾爾莎卻笑瞇瞇地擺擺手說,沒事,稻米國的人不排斥海賊。但羅賓還是搖搖頭說,留個神總是好的。
 
  魯夫從千陽號上走下來的時候,陽光斜斜掠過他帽檐的邊角,他略一抬眼望著小鎮巷道裡來來往往的行人,恍惚間又看到了兩年前的場景。彷彿在熙攘的人群裡,橘色頭髮的少女用她的肩膀撐住黑髮少年的重量,咬著牙穿行在陌生的街頭。
 
  魯夫有些不確定地眨了眨眼睛,再睜開的時候,無意間觸碰到的回憶如消散的霧水般不知淹沒何處。周遭只有海浪翻滾的聲音,間或夾雜著碼頭上起重機吊起行李箱的吱呀聲。魯夫忽然覺得耳朵有些疼,疼得眼睛都受了影響忍不住地發酸。
 
  「來吧,我帶你們去我家!」艾爾莎笑著蹦著到眾人面前帶路。
 
  魯夫低低應一聲,下意識地按著草帽往前走。羅賓,佛朗基,布魯克也緩步跟上。
 
  香吉士掃了眼周遭繁複錯雜的建築群和道路,微微一抬捲曲的眉毛,啜著煙頭對身邊的同伴說︰「喂,綠藻頭,別跟丟了。」
 
  索隆瞪眼切牙︰「你在對誰說話啊!臭廚子!」
 
  倒是騙人布在走了兩步之後忽然發現喬巴落了單,隨即有些疑惑地繞回去。戴帽子的船醫微微低著頭,藍鼻子一抽一抽的,他皺著眉,不知道在沈思什麼。
 
  「喂,喬巴,怎么了?」騙人布奇怪地問。
 
  喬巴遲疑著沈默了一會兒,忽然抬起頭來抓著騙人布的衣擺︰「騙人布……」
 
  「嗯?」
 
  「……我好像聞到了娜美的氣味。」
 
  「誒?」騙人布詫異地睜大了眼睛,「啥?」
 
  ─────
 
  稻米國沿海小鎮的鎮長歌詩塔已經是年過六旬的老人了,濃濃的白髮像棉花一樣堆在老人頭頂,他瞇眼呵呵笑起來的時候,矮胖的身軀沉在沙發裡,笑容如孩童一般真誠。然而在歡樂後,他微微斂起笑容,用一雙澄藍如海的眼睛看著身前的少年,那是通明世間百態之人才擁有的眼神。
 
  「沒想到是你的船員救了我的孫女。」歌詩塔微笑著說,「小子,兩年不見,你長進不少。真是謝謝了!」
 
  魯夫笑嘻嘻地說︰「不客氣﹗老爺爺的魚釣到了嗎?」
 
  歌詩塔蒼老的臉上忽然紅了紅,尷尬地輕咳一聲,擺擺手掩飾著窘態說︰「臭小子,多久的事情了,不准再提!」
 
  他轉頭看了看坐在屋內的其他成員,突然眼神掃回魯夫身上︰「那個凶巴巴的小姑娘沒和你在一起嗎?」
 
  魯夫微微一怔,還沒來得及回應過來,索隆在一旁插嘴問道︰「魯夫,你和鎮長先生認識?」
 
  魯夫略微遲疑著,然後點頭︰「……啊,兩年前我和娜美被颶風卷走,被吹到了這個島上。就是這個老爺爺收留我們的。」
 
  除了坐在一邊的新航海士,其他人臉上都閃過錯愕的表情。而一旁的艾爾莎突然失聲說道︰「娜美?」
 
  所有人的眼睛迅速地瞥向她,而艾爾莎似乎有些懊悔自己的失態,急忙用手捂住了嘴,低下頭去。
 
  「艾爾莎小姐,你知道娜美嗎?」不愧是羅賓,依舊鎮定自若地詢問。
 
  艾爾莎停頓片刻,搖搖頭︰「似乎是在報紙上看過這個名字。」
 
  眾人眼中迅速地閃過一絲失望之色,原本前傾的身子也有些頹然地往後靠去,羅賓卻若有所思地看著艾爾莎。
 
  「怎么,那個丫頭出事了嗎?」歌詩塔疑惑地問。
 
  「哦,也沒什麼。她離開了我們,不做航海士了。」魯夫乾巴巴地說著,某種難以言喻的感覺拂過心頭,有一瞬間的喘不過氣。
 
  「……你不問原因,也沒有去追嗎?」
 
  「……」
 
  見魯夫沈默不語,歌詩塔心中也基本了然。他打消了繼續追問的念頭,轉而看向屋內其他成員,呵呵笑道︰「天色不早了,諸位稍等一下,吃個晚飯,算是我感謝你們答救了我的孫女。」
 
  艾爾莎此刻臉上又重新揚起了笑意︰「那我先去買些食材,大家可以在鎮上的店鋪裡逛一下,如果有什麼航海所需的物品,商店裡都有。」說完,匆匆走出了屋內。
 
  佛朗基對船上的能源不足已經略有擔心了幾日,一聽這話,此刻也坐不住了。立即跳起來嚷嚷著去買可樂,然後一溜煙兒衝了出去。
 
  索隆對逛街之類的事情顯然沒有半點興趣,他雙手打開撐在腦後,懶散地打量著屋內的擺設,眼睛在周遭同伴們身上打了個轉,然後一個激靈彈起來。
 
  「騙人布和喬巴去哪兒了?」
 
  屋內沈默片刻,魯夫突然跳起來大驚失色地叫嚷︰「啊!我就說怎麼感覺少了什麼!」
 
  呼聲未停,騙人布和喬巴突然從屋外衝了進來,兩人太過用力以致於互相絆倒著摔在大廳的地毯上。
 
  ─────
 
  鎮長家宅後山的橘園內。
 
  娜美坐在石桌邊翻閱著手中的報紙,卻聽到急促的腳步聲從橘子樹那邊傳來。她有些疑惑地聽了一會兒,便放下報紙站起來看向聲音來源處。
 
  不久,一個十三四歲模樣的少女從林間跑出,她氣喘吁吁地撐著膝蓋,極力地張大嘴想要說什麼。
 
  「艾爾莎?」娜美吃驚地問,「你不是出海了嗎?」
 
  「對、對不起,娜美……」艾爾莎語無倫次地說著,「他們來了,是他們──他們在鎮上!」
 
  娜美心中閃過一絲不好的第六感︰「他們?」
 
  「是的!是妳的同伴們!」艾爾莎一臉要哭出來的表情,「對不起娜美!我出海的時候掉進海裡被他們救下來,我看到他們有航海士,我並沒有發現他們是妳的同伴。」
 
  娜美的臉色在一瞬間變得慘白,手中的報紙不自覺地抖落。離開草帽海賊團一年,她做好了準備與他們永不相見。但命運有時候真是荒誕而殘忍,她如何能想到躲在他們不可能經過的秋島也依舊會有這樣的一天。
 
  「娜美,現下還來得及,妳去坐海上列車吧,我把他們留在家裡,等太陽一下山,海列車開走,就沒事了。」艾爾莎愧疚地說。
 
 
  海上列車。
 
  娜美的身體不自覺地抖了抖。
 
  穿越了巨大的風浪顛簸在航路上的神話,能夠快速地將她送離他們身邊。
 
  的確是她最後的歸宿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