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筆如羽翼.隨心飄逸
關於部落格
想看嗶文的請留下自己的信箱噢!
(2014/2/15前的留言均已寄出)
  • 1887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Last Dream Ch05

原文by千塵似雪

---- 

  也不是沒想過在無邊無際的海上狂奔,也不是沒想過在驚濤駭浪中穿梭搜尋。
 
  曾經還是名不見經傳的少年曾經說過,我的同伴們也許不是很強,但我必須要和他們在一起才能完成航行。為了保護他們,我必須變強,否則就可能失去他們。
 
  賭上性命去變強,豁出一切去守護那些在身邊的人,非常渴望想要握住的那些羈絆,並且堅信永恆。
 
 
  但我為什麼還是失去你了呢?
 
 
  沒有抵達任何島嶼之前,在茫茫大海上的航行是孤單的。這種孤單隨著船長日漸沈默而變得更加濃郁,只有在島嶼和敵人出現的時候,他才會開口說話,其他時間多數是獨坐無言。
 
  新航海士的恪盡職守以及謙遜有禮讓這種不曾緩和的古怪氣氛上升到了極致,喬巴曾經偷偷和騙人布吐槽說並不喜歡這個新來的女人,雖然她比娜美溫和,比娜美大方,甚至還有那麼些娜美的輪廓,可是他沒法把她當成同伴。
 
  那個在磁鼓島上朝他微笑過的娜美,和他們一起在阿拉巴斯坦救過薇薇的娜美,在空島為他戰鬥過的娜美,從水之七島帶著他們去司法島救回羅賓的娜美,還有在幽靈島上一起因為鬼怪嚇得驚慌失措的娜美。
 
  在一起這麼久,怎么可能忘掉娜美啊。
 
  騙人布有點想對喬巴笑著回話,但是他笑不出來。
 
  但沒有航海士的船,怎麼航行呢?
 
  「沒辦法的,喬巴。我們需要航海士,更何況她在戰鬥裡也幫過我們。」
 
  「為什麼魯夫不去找娜美回來呢?他明明那麼想去找她!他在戰鬥時不是總會喊她的名字嗎?」
 
  「……因為他還是船長啊。你忘了當初我離開草帽海賊團的時候,索隆是怎麼告誡你們的嗎?」
 
  喬巴愣了一秒,然後癟起嘴低頭不再說話。
 
  一邊的劍士靠在陽光燦爛的甲板邊默默注視著遠方的海面,真奇怪呢,竟然沒打哈欠。
 
 
  『你們聽好了,就算這家伙是個豬頭也是我們的船長,在關鍵時刻連船長的話都不聽的人,還是不要當同伴比較好。一個團隊要是船長失去了威信,一定會崩潰的。』
 
  『離開團隊是那麼簡單的事情嗎?』
 
  『任性妄為的做出這種事的人,我們今後也無法信賴他。』
 
  ……
 
  即使明白這些也一定要離開的妳,究竟背負著什麼,究竟有什麼不能向我吐露的事情。
 
  原諒我還不能去找你,娜美。
 
─────
 
  隔天早晨,羅賓在海裡撈起了一個快要溺死的少女,船醫喬巴忙活了大半天才好不容易將她從鬼門關前拉回來,少女醒來之後忙不迭地鞠躬道歉,綠色的眼睛感動得好幾次熱淚盈眶。喬巴被誇得不好意思,一個勁兒地直扭屁股嚷嚷說即使被誇了也不會高興,一邊又笑得合不攏嘴。
 
  少女向眾人介紹自己名叫艾爾莎,是住在偉大航路秋島稻米國的國民,因為出海打魚想給快要六十歲的爺爺賀壽而遭到了風暴,才掉落在海裡。
 
  「咦,妳從秋島來的呀?離這裡真的好遠……」喬巴驚奇地說。
 
  「是的,我航行了幾個月才到達這片海域呢。」
 
  「那妳要怎麼回去呢?」羅賓支著下巴問。
 
  「請借我一艘小船吧,我自己能夠回去,這片海域在近幾天內都不會有風浪了。」艾爾莎笑著說。
 
  「……妳怎麼會知道呢?」新航海士有些吃驚地看著她。
 
  「我就是知道嘛!」艾爾莎似乎並不想多說,轉而扭頭東張西望地問道:「你們的船長在那裡?我很想向他表示感謝!謝謝他的船員和船醫救了我!當然,我還希望讓他借我一艘小船。」
 
  女孩子聲音清亮,笑瞇瞇地用真誠的目光看著眾人,而另一邊躺在上層甲板上的人用手拿開了蓋在臉上的草帽,坐直了身子看向她。
 
  「喂,妳說妳是稻米國的人?」魯夫問。
 
  「啊……對。」女孩子用力點點頭。
 
  「這樣啊。那我們送妳一程好了。」魯夫習慣性地掂了掂手中的帽子,然後戴回頭頂。
 
  「真的?」艾爾莎興奮地歡呼,「那真是太好了!你們真是好人!」
 
  「好人?」佛朗基嘿嘿一笑,調侃道,「小姑娘,我們是海賊啊!」
 
  「沒關係,」艾爾莎朝他露出爽朗的笑容,「我喜歡海賊。」
 
  這次輪到佛朗基傻了,羅賓在一邊低頭輕聲笑著。
 
  ──────
 
  秋島,稻米國。
 
  橘色頭髮的女人在伸手觸碰到鮮嫩橘子的一瞬間,忽然有強烈的海風從頭頂拂過,樹葉蹭著她的髮絲在她耳邊嘩啦啦地笑著。
 
  她下意識地抬頭看天空。
 
  碧藍的顏色,燦爛的光芒,偶爾有白色的小鳥飛過。
 
  她默默垂下手,迎風微微瞇起酒紅色的眼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