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筆如羽翼.隨心飄逸
關於部落格
想看嗶文的請留下自己的信箱噢!
(2014/2/15前的留言均已寄出)
  • 1887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Last Dream Ch04

原文by千塵似雪

---- 

──Nami,almost everyone around me is so cautious to avoid referring your name, however ,I still believe that you may come back one day cos I TRUST YOU.
 
──You konw....I trust you...sincerely.
 
──cos I trust you.
 
 
  在危機四伏的海域裡顛簸而行,早就已經習慣了把腦袋挾在胳膊上打拼的日子。在魯夫和他強大伙伴們的認知中,能不能活下來並不重要,而面對阻礙和艱難未曾盡全力對抗,那才是不被容許的事情。那些擋在夢想前的人或者物,比如魚人,大盜,海軍,魔鬼,或是世界政府,都是傳說中不可戰勝的敵人。
 
  但是那又怎麼樣呢。
 
  在夢想實現之前,我不會畏懼任何強敵,不會向後退哪怕一步,大海和冒險都在等著我,我不能敗在任何人手中。
 
  我一定會活著。
 
 
  相比其他人的自信和亂來,草帽海賊團中還是有個別人對生命危險的考慮尚在正常範疇內。除去必須為此擔憂的船醫喬巴,和向來消極的狙擊手騙人布,剩下的只有在船上能夠隨意發號施令的航海士小姐了。
 
  娜美和他們從來不一樣。時常清晰的頭腦,正常還算迅捷的身手,加上優秀航海士天生的敏銳洞察力,娜美對於危險的係數判定相當之高。她不是一個願意輕易犧牲自己的女人,在碰到難以戰勝的對手時,如果沒有一定要贏的理由,她絕對不會平白無故地為自己增添麻煩。
 
  「裝作沒看見」或者是「趁對方還沒發現我趕緊開溜」之類的事情通常是這個女人面對危險時快速評量局勢後的第一回應,但是劇情需要,似乎沒幾次能成功的。
 
  因為諸如此類的原因,秋後算賬成了娜美常做的事情。而擅於「拖同伴下水」的船長魯夫毫無疑問地成了被責問的第一罪犯。
 
  魔幻三角地帶事件之後,娜美對魯夫的態度相當不和善了一段時間。從不該隨隨便便撈起海上的東西,到因為莫名其妙的好奇心爬到早就沒人的鬼船上,再到邀請稀奇古怪的同伴加入,航海士小姐的吐槽加鐵拳足夠讓魯夫吃不完兜著走許多天。
 
  明明是強大到連續揍飛兩名王下七武海的少年在面對兇猛拜金女的時候,居然孱弱得毫無招架之力,原本如鋼筋一般的橡皮在瞬間變得如同紙片般脆弱,而船上的其他男士們只能目瞪口呆地看著他們的船長被打得滿頭腫塊面目全非。
 
  但即便如此,挨打的一方依舊會在事後拖著長音喊著對方的名字繼續請求幫忙縫個衣服,或者修理下帽子什麼的,當然,每次都會欠下一筆不菲的經費。
 
  為了金錢會和毫不留情壓榨同伴的財迷,為了橘子樹會將船員扁個七葷八素的暴力女。
 
  可是那又如何?
 
  妳說過要畫世界海圖,妳拼命保護過養你長大的故鄉,妳曾流著淚說要我幫你。
 
  縱使並不是一個溫柔大方的同伴,但魯夫卻常常理所應當地將自己的草帽托付於她,不管干出多離譜的事情,他會給她戴上帽子,他擋在她前面說「別露出那種害怕的表情,你可是未來海賊王的同伴。」
 
  那種帶著與眾不同的偏倚意味的保護。
 
  即使不曾給過他任何回應。
 
─────
 
  在到達下一個島嶼之前,無邊海面上的航行成了船員互動的最佳時間。即使是在只有九個人的船上,每天的節目也總是變著花樣翻新。搞怪大王騙人布帶領白痴船長魯夫和好奇寶寶喬巴繼續上演著無聊的鬧劇,布魯克在一邊「喲」地叫嚷著助陣,佛朗基躲在船艙裡研發他的各種裝備,香吉士窩在廚房裡懷著戀愛般地心情做料理,羅賓在草坪上安靜看書,而索隆則靠在欄杆上呼呼大睡。
 
  所有人可以暫時心無旁騖地娛樂片刻,但有一個人不可以。
 
  航海士娜美用最快的速度和最高的注意力畫完了新的一張海圖,然後將它夾在合適的地方風乾墨跡。
  
  從測量室裡出來,甚至來不及伸個懶腰和同伴們打個招呼,娜美的臉色開始變得僵硬起來。海上風和日麗,看上去甚是平靜,而娜美卻提前在空氣裡捕捉到了異常的流動。
 
  「喂!娜美!過來和我們一起玩嘛!」魯夫眼尖地發現航海士的身影,然後熱絡地呼喊著。
 
  娜美卻無視他的聲音,自顧自地看著遠處的天空警惕地皺眉。
 
  眾人安靜下來,他們默契地知道這是他們天才的航海士嗅到天氣變化的預兆。
 
  果然,娜美望了眼還透著陽光的燦爛天空,站在上層甲板上對著船員們高喊︰「暴風雨要來了!快讓船九點鐘方向行駛!」
 
  航海士一聲令下,無論是在玩耍還是看書還是睡覺的人都各就各位地開始忙碌起來,掌舵的掌舵,收帆的收帆,再強的人類也敵不過自然之力。魯夫一伙人當然也明白這些,所以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聽從航海士的吩咐。
 
  可再駕輕就熟的事情,也總會發生些意外轉折。
  
  比如說在天空突然變暗的一瞬間,航海士卻更加驚恐地向颶風生起的地方看過去。海上的氣候不能用常理來推斷,娜美深知這一點,所以從來都是用自己的身體去感受天氣,再多的知識,只是輔助而已。
 
  雙向颶風出現彷彿只是一眨眼的事情,在巨大的氣流分成兩段卷過來的時候,娜美甚至來不及喊出應對方法,沉重的黑雲便團團聚在千陽號上空。
 
  華麗的船隻在忽然變成黑色的海面上東搖西晃,彷彿隨時都會被巨浪吞沒的樣子。佛朗基竭力地發揮他船塢系統的作用,以躲避眼看就要卷過來的風暴。
 
  然而這個時候,意外之外的意外發生了。
 
  用他那可隨意收縮的身體能力跳到高高的桅杆上收帆的船長,忽然在完成任務的那一刻從桅杆頂端直直栽下來,毫無徵兆。
 
  狂風豪雨襲向船身的那一刻,所有的船員都在等著航海士進一步的指令,可是在光線被完全遮蔽的區域裡,沒有人看到他們的航海士撐著欄杆從上層縱身跳下,也沒有人知道該從哪個方位去接住掉落下來的船長。
 
  「切,沒辦法了。」面對混亂的場景佛朗基輕嘖一聲,開始給船身加滿可樂的能量。
 
  而其他船員在颶風的席卷下寸步難移,平時身手再迅猛的劍士也好廚師也好,只能切牙抓住欄杆不讓自己被吹走。
 
  船身在風浪裡劇烈顛簸了許久,佛朗基拼了全力才使千陽號一飛沖天,脫離雨區。
 
  有驚無險的船員們在風暴過去後互相確認著各自的安全,但是不知誰冒了一句。
 
  糟糕!魯夫和娜美呢?
 
  船員們的臉色尚未緩和便又緊繃了起來。
 
  陽光燦爛而耀眼地從雲層間透出,被收起的帆布上還有晶亮的水滴。草坪鋪就的甲板上,沒有戴著草帽的紅衣船長,也沒有頂著橘色頭髮的航海士。
 
  伸手不見五指的時間裡究竟發生了什麼無從得知,眾人回身望向已然平靜的海面,比剛才更為強烈的驚慌終於湧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