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筆如羽翼.隨心飄逸
關於部落格
想看嗶文的請留下自己的信箱噢!
(2014/2/15前的留言均已寄出)
  • 1887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Last Dream Ch03


原文by千塵似雪

---- 
 
  轉折往往都在意料之外的地方。而遺憾,就是還來不及說出那些想說的心情,卻必須被迫著告別。
 
 
  即使是在遠離大海的地方,娜美依舊能常常聽到海浪的聲音和爽朗的歡笑。停下手頭忙碌的工作,從橘子樹的枝葉縫隙裡望向藍天,淡淡的雲絲上染著太陽金色的微光。她總是忍不住想像曾經無比熟悉的海面上,有著怎樣的天氣。是風平浪靜還是驚濤駭浪,那裡的天空是澄澈的藍還是如烏墨一般的黑?
 
  娜美閉上眼睛感受著風裡流動的空氣,就如同她當初站在黃金梅莉號或是千陽號上感受的那樣,毫不畏懼地將身心交付給廣博的海洋,以捕捉著它難以言明的喜怒。
  
  只是太過遙遠的距離裡,她已經觸碰不到那些想要了解的東西。
 
  然而越是遠離卻越是懷念,越是懷念,越是容易記起那些從不起眼的細枝末節。
 
  比如索隆連睡覺都不會離身的三把劍,香吉士總是優雅而殷勤地奉上各種精致美食,騙人布像變戲法一樣隨時冒出來的各種工具,喬巴五顏六色的藥丸,羅賓濃濃的歷史典籍,布魯克的爆炸頭和細長的佩劍,佛朗其擺在艙底的十幾大箱的可樂。甚至在夢裡還能看到薇薇燦爛的笑臉,她在替她歡呼替她鼓掌──「娜美,妳終於畫出了世界上最完整的航海圖!」
 
  然後夢境在娜美睜開雙眼的時候化為頭頂的虛無,現實的世界裡沒有生龍活虎的同伴們,沒有千奇百怪的海島,只有空蕩的房間裡沉沉的黯淡。
 
  曾經的航海士伸出手臂抱住自己蜷縮的身體,微卷的橘色頭髮有些凌亂地垂下來卻遮擋不住她緊咬的嘴唇。
 
  在被迫離開貝爾梅爾,麗麗,阿健以及善良村民的日子裡,年幼的娜美用世界海圖的夢想支撐著自己的心臟,使它從身體最柔軟的部分成為她身上最強大的地方。
 
  要使自己活下去,就必須要學會偽裝;為了實現最終的夢想,必須現下放棄自己的幻想。
 
  八歲的娜美就已經開始變得很現實,而已過十八歲的娜美卻逐漸覺得再次隱藏感情並不像拿起一件東西又放下然後再拿起那樣輕易。
 
  無條件的信任代替偽裝成為他們之間不敗的武器,正是因為那些無論是有意還是無意都能清晰看到的場景。
 
 
  讓娜美最受折磨的事情其實是她從來不知道自己記得魯夫那麼多的事情。
 
  他笑起來爽朗的聲音,吃飯狼吞虎嚥的樣子,看到妖魔鬼怪會眼冒星星,生氣的時候額間會有凸起的青筋。有時候是他挺身站在那裡的姿勢,有時候是他用草帽壓住自己腦袋的重量,有時候是他做錯事像小孩一樣噘著嘴巴希望得到原諒。
 
  但多數時候是背著陽光站在廢墟頂端朝她高聲呼喊的模樣──那是她在得到解脫的時候,唯一一次對他做出了回應。
 
  永遠的伙伴。
 
  他說,永遠。
 
 
  但事實是草帽海賊團在到達One Piece終點時才發現那裡不過是又一個征途的開始,在所有人的夢想幾乎都實現的時候,歷史正文依舊留有殘缺的部分。
 
  羅賓說,偉大航路有七條卡帶,而他們只不過走了其中一條──成就了兩個海賊王的王者之道,而散落的部分被遺失在其他六條線路中,必須從頭開始一一尋找。
 
  全世界的海賊因為這個消息而重新振奮起來,在彼此心照不宣的暗示中,誰能比海賊王蒙奇˙D˙魯夫先找全遺失的歷史文本,誰就能超越他奪下海賊王的稱號。
 
 
  娜美有時候翻閱著報紙總能看到熟悉的面容下那一排排已然天價的懸賞金額。可無論是磁場限制還是局勢所迫,沒有誰允許他們滿世界地亂轉去尋找一個離隊的航海士,就像正常該有的情節一般,他們找到了新的航海士,開始了新的冒險。但比起這個讓她倍感心酸的事實,她更為在意的是他們的生命。
 
  即使很久以前她曾經不服氣地嘲笑魯夫索隆等人是不死的怪物。
 
  而那不過是我和你們同生共死時才能開的玩笑。
 
  要使他活下去,就必須要學會偽裝;為了實現他的夢想,必須現下放棄自己的夢想。
 
  二選一的結局是,娜美退出了冒險生涯,而將蒙奇D魯夫留在了他半是追夢半是玩命的世界裡。
 
 
  所以,拜托,好好活著。
 
 
  而草帽海賊團卻在世界另一邊的海域上與危險擦肩而過。
 
  惡戰之後,船長蒙奇D魯夫將撕開巨大裂縫的草帽順手遞向身後。
 
  「嘛,拜托啦。」
 
  船員們的眼神一瞬間變得複雜起來,新航海士疑惑地看著他,輕聲問︰「你說什麼,船長?」
 
  魯夫側過頭掃了一眼沒有燈光的測量室,然後沈默著將草帽戴回頭頂。
 
   「好好活下去,魯夫。」
 
  少年轉身的時候,彷彿在呼嘯的海風裡聽見誰這樣說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