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筆如羽翼.隨心飄逸
關於部落格
想看嗶文的請留下自己的信箱噢!
(2014/2/15前的留言均已寄出)
  • 1887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Last Dream Ch01



  原文by千塵似雪

----

  羅羅亞˙索隆,男,19歲。
 
  除了每天雷打不動地鍛鍊以致力將自己培養成刀槍不入的鐵人以外,最大的興趣恐怕就是睡覺。在沒有敵人出現,或是得不到航海士揚帆轉舵的指令時,索隆把他所有的時間都用來為下一場戰鬥而養精蓄銳。
 
  他畢竟不是精力旺盛到離譜的船長,也不是隨時都會爆發RP的廚師先生。在沒有成為真正的世界第一大劍豪之前,時間是不容許被浪費的,甚至是療傷的日子裡,修行也是必不可少的,他能做出最大的妥協也只能是在船醫的逼迫下縮短每日的修行量。
 
  所以像現下這般抱著三把劍默然坐在屋內一角的情形,太反常了。
 
  在夕陽西下的時候,索隆皺了皺眉──這是他三天來唯一一次活動自己的身體。
  
  能讓一群熱血的海賊們在到達終點之前忽然不言不語停頓兩天行程的重要事情,究竟是什麼呢?
 
  索隆望瞭望船外無垠的海域,單調而深沉的藍色沒有其他顏色的點綴,這一路看過來的親切而刻骨的藍在瞬間變得混沌而黯淡。
 
────
 
  「再往東面筆直行駛兩天,就可以到達我們的終點了。」
 
  航程快要結束前的夜晚,即將實現夢想的人們在黑夜的海上狂歡。那個時候,這艘船上的航海士豪放地舉著酒杯向其他船員們扯著嗓門宣佈,然後就大咧咧地趴到在桌子上,橘色的頭髮微卷著蓋住了她的眼睛。
 
  然後神經大條的船長順手用草帽蓋住她的腦袋。
 
  他說她趴在那裡會著涼。
 
  騙人布滿臉不屑地嘲笑說草帽又不是被子。
 
 
  而在酒瓶相撞的嘈雜笑聲中,索隆有一瞬間看到航海士的肩膀抖了抖,可當他確定那不是幻覺的時候已經晚了。
 
  直到第二天清晨才想起來娜美千杯不醉的稱號,看著桌上剩下的永久指標和寥寥數字的告別信,船員們都來不及立刻明白發生了什麼。
 
  錢還在,海圖還在,永久指標還在。
 
  不在的只是幾件衣服和一個人而已。
 
 
  或許還有一艘沒有航海士的船。
 
 
 
 
  蒼茫的大海廣闊無垠,而她去了那裡根本無跡可尋。索隆和羅賓選擇用沈默來思考,騙人布,喬巴,布魯克和佛朗基七嘴八舌喋喋不休了大半天不但沒能把娜美說回來,還必須防止香吉士衝動跳海。
 
  千陽號上一片混亂。
 
  幾天裡他們搜羅了與娜美有關的一切訊息,可可亞西村的現狀,東海的安穩,或是其他任何可以和娜美搭上邊的事情。但所有的答案都只是「一切都好,無需擔心」。
 
 
  莫名其妙不辭而別的事情不是第一次了吧,航海士。
 
 
 
 
  在眾人毫無頭緒的情況下,船長突然在甲板中央就地坐下,將頭上的草帽按在腿邊。
 
  他說,再等三天,她會回來的。
 
 
 
  雲淡風輕的話是船長不容抗拒的指令。船員們安靜下來,開始等待離隊的航海士回歸。
 
  然而日升月落,眼看著廚師先生彈掉的煙頭越來越多,而音樂家的琴弦已經出現了磨損的壞音,狙擊手在船上來回踱步到精疲力竭……
 
  海上依舊沒有其他的顏色出現。
 
 
 
 
 
  跨過前方的海域就可以到達終點了。
 
  少年終將成為海賊王,而劍客,勇士,神醫,或是奇幻海洋的夢想都將實現,這艘船也會成為載過王者的無敵神舟,中斷的約定即將完滿,空白的歷史也會被填補完整。
 
  那麼妳的世界地圖呢?
 
 
 
  第四天的陽光從海平線上忽然亮起的時候,魯夫站起來將草帽戴在頭上。
 
  他說︰「我們走吧,繼續往前。」
 
  帽檐遮住了他的眼睛,陰影下他抿得直直的唇線裡透出沉靜的聲音。
 
 
 
  「我們走吧,繼續往前。」
 
  當年騙人布離開的時候,魯夫也曾在七水之都的小屋裡等過一整天。但現下他多給了她兩天的時間。
 
  「她不會來了。」
 
  魯夫可以笑著說騙人布終究沒有來,但是沒法再笑著說她也那樣走了然後扔下他們傻等三天。
 
 
 
  是啊,娜美終究不是騙人布。
 
  這個女人的自私和狠心他並不是初次領教。
 
 
 
  蒙奇D魯夫起身走到船頭的時候,海風迎面刮來,腥鹹的氣味裡似乎還有橘子清淡的香氣。少年不自覺抽了抽泛酸的鼻子。
 
  很少回憶以前的事情但偏偏在這個時候想起來了。
 
 
  崩潰的惡龍領域上,我曾聲嘶力竭地吼著妳是我永遠的同伴。
 
  那個時候妳撇著嘴擦著眼淚一個勁兒的點頭。
 
  幾次失散妳也拼命逃回來了。
 
 
  所以這次還是妳自己要走的吧。
 
 
 
 
  不允許別人輕易介入自己的世界,不允許自己永遠都是被保護的弱者。
 
  娜美太過堅強的外表曾經讓騙人布等人感嘆她到底有著一顆怎樣強大的心。
 
 
  現下總算是明白了。
 
  索隆看了眼船頭面無表情的船長,腦子裡突然蹦出一個詞語。
 
 
 
  壞女人。
 
 
  這是現下唯一能用來形容她的字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