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筆如羽翼.隨心飄逸
關於部落格
想看嗶文的請留下自己的信箱噢!
(2014/2/15前的留言均已寄出)
  • 1887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色狼魯夫!?

原文作者:阿魂 這裡是位於無風帶的亞馬遜˙百合,和其他所有的國家一樣繁榮、興旺、和諧,只是這裡所有的國民全都是女性,蛇是她們鐘愛的寵物,這個國家的女人們天生就需被培養成英勇的戰士。在這裡,女人的美麗與強大是成正比的,而男人是這個國家的禁忌,踏入此地的男人只有死路一條,這便是亞馬遜˙百合悠久的傳統。 然而今晚,全國上下都在舉杯歡慶著。因為這個國家的皇帝,王下七武海之一,高貴又強大的同時也是世界第一美麗,人稱海賊女帝的波雅.漢考克宴請草帽海賊團而舉辦了空前絕後的盛大宴會。這也是被譽為女人國的亞馬遜˙百合第一次出現這麼多的男人。 香吉士︰「喔!幾位可愛的小姐,我可以坐在你們這裡嗎?(愛心滿天飛)」 索隆︰「白痴。」 香吉士︰「閉嘴,你這路痴綠藻頭!」 索隆︰「什麼?想打架嗎?」 於是一片混亂中…… 騙人布︰「接下來是騙人布船長的第548首歌曲,有請的我的御用配樂師──布魯克!」 布魯克︰「喲吼吼吼吼!很榮幸為在座的各位小姐們表演,我真是激動得心臟都要跳出來了,雖然我沒有心臟……喂,騙人布先生,我們似乎沒有什麼人氣呢……」 兩人順著女人們的熱切目光尋去,原來大家都在於關注魯夫、喬巴、佛朗基他們那個把筷子插在鼻孔裡的奇怪舞蹈。 騙人布︰「既然這樣,我也加入!」 布魯克︰「魯夫先生我來給你們伴奏!喲吼吼吼吼!」 …… 看到一群人興奮成這樣,娜美不禁汗顏地扶額,「真受不了……吶,羅賓……」 見羅賓正向某個小姑娘饒有興趣地挖掘女兒國的歷史,她也不得不無趣地喝起杯中的酒。 什麼嘛,一個個都這麼高興…… 自從在海上碰到女帝的船再到他們所有人應邀來到女兒島,漢考克的眼睛就從沒離開過魯夫,那種嬌滴滴害羞的表情,傻子都看得出她對魯夫有意思。雖然漢考克表面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其實內心溫柔又善良好像小女生一樣呢。她是七武海,實力強,長得的確很美身材又沒話說,儘管自戀了一點,但那只會讓她更顯高貴。 面對這樣一個海賊女帝,娜美才不會同女兒國那些女人們一樣對她無限仰慕。看到漢考克之後,娜美心情就不好,她很不爽,非常不爽,她不討厭漢考克,但是她討厭漢考克喜歡魯夫!相當相當地討厭!不過起碼到現下為止,娜美心裡的彆扭還掩飾得不錯。 一邊喝著酒眼神又不由自主地朝魯夫那兒飄去,幾個人的搞笑舞蹈還在繼續,身邊的雛菊被逗得笑個不停。 「一群笨蛋……」娜美無奈地撐著頭,微笑道。 「娜美小姐,妳的伙伴都好有趣,男人都像他們這樣嗎?」雛菊問。 “不是啦……妳從來都沒見過男人嗎?」 「我從小在這裡長大從沒離開過島,魯夫是我見到的第一個男人,當時好驚訝呢。」 「哦……這樣啊……」 「呵呵,男人真的好有趣哦。」雛菊掰著手指說道,「會跳奇怪的舞蹈,能吃好多好多東西,胸部是平平的硬梆梆的,還有能夠伸長的金蛋蛋……」 娜美的腦袋頓時「嗡」地一聲炸開了。 我是不是聽到了什麼奇怪的東西…… 最後一條是怎麼回事?! 哦,不不不…… 最後一條的形容詞是怎麼回事?! 伸長?! 鎮定……鎮定…… 理一下思路…… 從小在女兒島沒有見過男的…… 魯夫是她第一個看到的男人…… 伸、伸長的…… 金……金…… 喂喂,他們倆幹了什麼呀? 不可能不可能,魯夫那種白痴怎麼會呢…… 果然是我多慮了啊,呵呵…… 一定是誤會……誤會! 娜美咽了口口水,強作鎮定,試探性地想要確認,「呃……雛菊……最後的那個……妳聽誰說的?」 「喔,幫魯夫洗澡的時候知道的。」 「啪──」 誒? 怎麼感覺有什麼東西瞬間斷了? 莫非是錯覺? 望著神情呆滯的娜美,雛菊有些疑惑,「娜美小姐,妳……沒事吧?」 其實雛菊感覺到的是娜美緊繃的最後一根神經斷裂的聲音。 幫……魯夫……洗澡……? 還是這麼蠻不在乎的平靜的語氣…… 顧不上是該先發怒還是先傷心,娜美女王此時已被徹底shock到了! 如果他們真的已經是到了這個地步,那我就放棄了…… 娜美抿著唇想了想,下定了決心一般,「雛菊,妳和魯夫……」 看著她一臉的純真無邪,娜美猛地意識到了什麼…… 等等! 雛菊之前連男人都沒見過,怎麼可能會明白那種事?! 但是……從幾點分析下來,他們確實是也許已經……就算沒有,她又為什麼要幫魯夫洗澡?為什麼呢!在女兒國這種對男人警惕性極高的地方,她可能會主動要求幫一個男人洗澡嗎?那麼……只有一種情況…… 是魯夫? 沒錯! 如果他懷著某種不良企圖讓雛菊,那麼純潔無知的小姑娘完全會上當受騙啊!假使他再用一些謊話欺騙她來和他……也不是沒可能啊! 隨著腦子的飛快轉動,娜美也被自己的猜測嚇了一跳。 我、我在胡思亂想些什麼呢?! 我怎麼把魯夫想成那種卑鄙下流無恥齷齪的男人?! 還是我的潛意識裡就是這麼想他的? 不會吧…… 是啊……我真是鬼迷心竅了呢,魯夫那種白痴究極體,明明就什麼都不知道嘛…… 那、這一切又如何解釋? 別急…… 冷靜、 冷靜、 冷靜…… 冷靜不下來啊! 突然聽到這種荒唐的事,怎麼冷靜呀! 再怎麼是誤會,有別的女人幫魯夫洗澡總是事實吧! 究竟是為什麼…… 娜美的腦子裡亂糟糟的,像是一團毛線卻如何也扯不出綁繫著事情原因的線頭。 不如……直接問問她? 可是、可是…… 娜美好害怕她會說出什麼令自己難以接受的事情啊。 那她一定承受不了會發瘋的! 不過不弄清楚的話她現下馬上就要瘋了啊! 「娜美小姐……」倒是雛菊發覺了她的異樣,先開口了,「到底怎麼了?」 「啊!沒、沒事,酒有點喝多了……呵呵……」娜美忙撒了一個蹩腳的謊話掩飾。 果然……沒有勇氣……還是問起這種事,自己也會覺得尷尬嗎? 「哦,如果不舒服就要說,還是我早點送你回房間休息?」果然是絲毫沒有任何懷疑啊,娜美千杯不醉這種事也不知道吧。 「嗯、嗯。」 本來娜美就不想看到女帝對魯夫那般傾慕的眼神,現下她更是不想再待下去了,不如早早回去早早睡,一覺醒來以後把所有的不爽統統忘了!嗯,就這樣! 哪怕就是一時的自欺欺人也好!嗯嗯! 離席時,娜美注意到魯夫的目光似乎有飄向自己這邊來,心裡又忽然覺得怪怪的好不舒服哦。 莫非果然…… 你是很在意雛菊嗎? ---- 魯夫=色狼? 魯夫≠色狼! 色狼…… 魯夫?…… 「航海士小姐?」 「啊、啊?」 「挺晚了,要走囉。」羅賓提醒著發愣的娜美。 「哦……」 「航海士小姐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呢。」墨綠的眸子凝視著她。 「嗯……羅賓,能先幫我把衣服拿回去麼?我想一個人走走……」 「那也別太晚喔。」 似乎是有什麼心事吧。 羅賓沒有再多說什麼轉身離開了。 本來以為逛街買東西可以暫時忘掉昨天的事,無奈卻糾結不已。 魯夫,你到底是真傻還是裝傻啊! 不知不覺娜美已經走到了城外,等她回應過來的時候,她正置身於一個小樹林中。 唔,再不回去大家要擔心的吧。 「那麼,我要上囉!」 「桑達索尼雅姐姐,妳儘管來吧!」 剛想轉身,娜美聽到了不遠處的兩個聲音,便好奇地走過去。原來是女帝的兩個妹妹桑達索尼雅和瑪莉哥德正在切磋。同時,她們也看到了娜美。 「喲,娜美小姐。」 「這麼勤奮,在練功啊。」 「唉,我們要努力變得更強才能更好地輔佐蛇姬姐姐。」 「哦,這樣啊,可是妳們已經很強了。」 「不。」瑪莉哥德搖搖頭,「自從和魯夫先生戰鬥後,我們越來越覺得自己的實力不夠。」 「誒?妳們和魯夫戰鬥過?」第一次聽說。 「是啊,不過後來慘敗了呢。」桑達索尼雅回答。 「你們怎麼會打起來的?」如果是因為女兒島不允許男人進入而要抓他的話,按照魯夫的個性與原則不應該就只是逃跑嗎?照道理他是不會出手的,為什麼會演變成雙方的交戰? 姐妹倆對望了一眼,遲疑了一下,還是桑達索尼雅開口了,「因為他看了蛇姬姐姐洗澡……」 看到了女帝的裸體是沒錯,但關鍵是因為他當時還看見了她背上曾經作為奴隸標記的飛龍蹄印。雖不擔心告訴娜美實情會遭到輕視,不過這種事情還是少一個人知道為妙。儘管沒有完全說實話,但也不算是假話吧。 不過就是這句話又如同一道閃電狠狠地劈中了娜美,把她擊得外嫩內焦。 幸好,娜美女王還有著足夠清晰的意識!她要想辦法深入挖掘,這種事可不能開玩笑的! 平靜……再平靜…… 「你們輸給魯夫之後,女帝和他打了嗎?」盡量使自己的語氣顯得很正常很正常。 「哦……後來看他這家伙其實人還不錯,蛇姬姐姐寬宏大量就沒有為難他。」瑪莉哥德吞吞吐吐地圓著話。 魯夫幫助桑達索尼雅在女兒國眾子民面前隱藏了她背後印記的真相,而且對於她們三個曾經是天龍人奴隸的事一點都不在意,所以她們被魯夫的行為打動了這才放過了他。當然,說他人好,也是事實吧。 可惜了娜美不知道其中的原委,現下的她飛快整理出一件事情── 色狼蒙奇˙D˙魯夫偷看女帝洗澡被兩個妹妹發現後與其大打出手,只可惜慘敗於他手下! 波雅˙漢考克高貴驕傲不容侵犯,應是不置他於死地就善不罷休的! 那為什麼會就這樣放過魯夫? 『這家伙其實人還不錯……』 難道說…… 他們早就生米煮成熟飯,只是為了保住女帝的面子才這樣搪塞我的? 太可疑了,實在是可疑! 想想女帝這麼討厭男人為什麼會喜歡魯夫呢?還偏偏就是這個看似痴傻的魯夫! 還是說有什麼更壞的可能性? 比如說是魯夫對女帝做了什麼……於是女帝才會…… 不不不,開什麼玩笑…… 我真是佩服我自己呢,這種荒謬的東西都想得出來,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那魯夫看了女帝洗澡又是怎麼回事啊? 什麼嘛,雛菊幫他洗澡,他又去看女帝洗澡…… 外加他與這兩人關係進展如何又無法確定! 魯夫你真的是超級大笨蛋嗎?! 你會無聊幼稚到要女人來幫你洗澡?! 你會無聊幼稚到莫名其妙去看女人洗澡?! 魯夫…… 我對你太失望了…… 虧我還…… 還很喜歡你呢…… 娜美鬱悶又傷心,她也不想再與兩人多言,匆匆道別後她拖著沉重的腳步往回走去。 魯夫、魯夫、魯夫、魯夫! 你可千萬不要是那種十惡不赦的混蛋! 不然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娜美煩躁地想著,天空突然開始下起雨來,雨勢越來越大並混攪著隆隆雷聲。她邁開步子跑了起來,十幾分鐘後,她終於回到了同伴們所住的地方。 娜美一邊喘著氣剛想打開房間的門,一個聲音從走廊的那頭傳了過來── 「娜美,這麼晚才回來啊。」 魯夫說著便朝她走過來,「怎、怎麼了?」娜美幹嘛這麼看著我?很可怕欸…… 「你過來。」嚴肅不可抗拒的口氣。 門在魯夫的身後關上了…… 起碼現下娜美還沒有像防色狼那樣防著魯夫,還敢讓他單獨待在她的房間裡。 不過,如果他真的是個色狼,馬上就轟走他! 娜美已經下定了主意。 「呃……什麼事啊,娜美。」被叫進來的魯夫一臉茫然。 「現在,你給我把你第一次來到女兒國的所有經過通通陳述一遍,一個細節也不能漏!」娜美臉色陰沈地逼近他,「要是你敢有一點點隱瞞,你、就、死、定、了!」 「啊?為什麼……」這麼久以前的事,記不得了阿。 「快說!」 「喔……」魯夫不敢看娜美凶狠的目光,支支吾吾地回憶起來,「嗯……我被拍到島上以後就覺得肚子好餓……接著有一隻野豬追我,我把她打飛然後吃了……後來我又吃了好多蘑菇……再後來……」哎喲,記不得了…… 「再後來什麼?!」娜美不屈不撓地追問著。 混蛋,你在猶豫什麼?是不是做了什麼虧心事啊! 「呃……呃……反正我醒來之後,周遭就有好多女人啊,還有我身上好像沒穿衣服……娜、娜美?」 魯夫意識到娜美臉色不對勁。 「女人……沒穿衣服……」娜美眼神空洞,喃喃地發出幾個音節。 「啊,那是因為……」 「我不要聽!」 好啊,你還有臉說!我才不要知道呢! 「你……你給我出去……」 魯夫你這大混蛋!見一個愛一個的大色狼!我真是看錯你了…… 「但是……」 「滾!」 娜美氣得急火攻心,頓時口吐鮮血,身子不禁軟了下來,然後跌在了一個溫柔的懷抱中。 「娜美,娜美!」魯夫擔心地呼喚著她,但不曉得她是被自己氣昏的。 就在他手足無措之際,魯夫無意間瞥見了娜美在自己懷裡可愛安詳的模樣,竟然不自覺地有些臉紅了。 「咚……咚……咚……」怎麼回事?心忽然跳得好快。娜美……好漂亮啊……突然好想……好想…… 鬼使神差般地,魯夫俯下頭在娜美臉頰上落下了一個輕柔的吻。回過神來的時候,他自己也嚇了一跳。 奇怪,我這是怎麼了? ---- 剛才……暈倒了嗎? 娜美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躺在床上。 「娜美你醒啦,我剛想去叫喬巴。」 魯夫? 「哦……不用了……沒事。」娜美坐起身。 總感覺有一些怪怪的,究竟是那裡怪了? 衣、衣服? 回應過來的女王一把揪住魯夫的領子露出了獠牙,凶神惡煞地吼道,「我的衣服是誰幫我換的?」 「那個……因為娜美的衣服都被雨淋濕了,這樣會生病的,所以我就……」魯夫慌張地把眼睛撇向別處。 @#$%@$ 「對……不起……」被狂扁了一頓的魯夫趴在地上有氣無力地道著歉。 「你就不能叫羅賓來幫我換嗎?」娜美又憤怒地給了魯夫一拳。 等等! 娜美想起了什麼,她往自己的衣領裡瞄去…… ! ! ! 那傢伙竟然真的什麼都給換了!豈不是通通被他看光光了! 「魯夫……我問你……你還幹了別的什麼沒有……」娜美咬牙切齒地把他從地上拽起來。 「別的……?」魯夫苦思冥想中。 那個白痴在考慮什麼?難道…… 「哦,我有去喝了口水。」 「……」 為什麼又被打了…… 「沒問你這個!你、你還對我做過什麼沒有?」雖然講這個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不管這麼多了,對付色狼就是要以暴制暴!嗯嗯! 魯夫頭上開始冒出了冷汗。莫非娜美連我偷偷親了她也被察覺了嗎?怎麼辦……要不要承認?會被揍的吧?可是騙娜美不好呀,如果被她知道知道我騙她會被揍得更慘吧…… 「什麼都沒有了。」經過百番思想鬥爭之後,魯夫決定不說。 「哼,我料你也不敢。」娜美終於鬆開他。 「娜美。」 魯夫突然語氣嚴肅地走近她。 「幹、幹什麼?」笨蛋,靠這麼近想干嘛? 「你、你……」別過來。 娜美忽然感到好可怕,下意識地往後退著,終於被逼到了牆角。 「娜美,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魯夫把手抵在她頭兩側的牆上。[ 現下該輪到我問妳囉。 「沒、沒有啊……」娜美驚恐地睜大眼睛,如此近的距離之下,她的臉如同火燒般發燙了。 娜美突然意識到了很嚴重的事情! 魯夫幫自己換衣服,不是又證明了他是超級大色狼嗎?而且還是全部,全部欸!全部都給他換了! 雖說他要是敢對自己怎麼怎麼樣的話,是絕對要讓他好看的! 但是…… 但是如果他真的要耍什麼流氓的話,我怎麼能反抗的了? 怎麼辦…… 要喊人嗎? 魯夫直勾勾地盯著娜美,沒有說別的。 昨天,我就看到妳提前從宴會上離席了。 剛剛又是吐血又是暈倒的。 羅賓也說了妳有點奇怪。 妳還不准我叫喬巴。 臉這麼紅,肯定是不舒服吧。 明明就是在逞強。 是不是發燒了? 魯夫的手緩緩伸向娜美的臉…… 娜美驚恐的看著魯夫的手魯夫越來越近的手…… 他、他要幹嘛? 就在魯夫的手快要碰到她的臉時,娜美緊閉著雙眼大喊了一聲:「魯夫!如果你真的是這樣……我就沒辦法再待下去了!」 如果你真的是色狼,我怎麼能夠跟著這麼危險的人一起航海? 魯夫被娜美的一句話給弄愣了,僵直在半空的手臂無力地垂了下來。 娜美……妳不要做我們的伙伴了嗎?為什麼?我哪裡錯了? 兩年來,我很想你們,很想妳啊…… 好不容易大家又可以一起冒險了…… 妳、要走了嗎? 可是,我只想要妳做我的航海士呀! 所以,我絕對不允許! 拿定主意的魯夫將兩隻手重重地按在娜美的肩膀上。 他、又想怎麼樣? 娜美看著他,只感到自己緊張地手腳冰涼。 他的唇一張一合,鄭重而嚴肅地吐出了讓娜美幾乎抓狂的幾個字── 「娜美,我要你。」我要你永遠都做我們的伙伴,永遠都是我的航海士,妳想退出都不行! 一瞬間,她酒紅色的瞳孔收縮起來,像是深不見底的血池般駭人,驚訝與恐懼讓她整個身體都微微發顫。 竟然……這樣……恬不知恥地說出這種話…… 不行……這樣下去絕對要出事的!我要去找大家來! 娜美還沈浸在巨大的震撼和驚恐之中,她失神地推開魯夫,搖搖晃晃地想要走出門求助,不料一把被抓住,動彈不得。 「不許走!」 魯夫皺著眉頭一本正經地大聲說道。 娜美,妳真的想要離開嗎?我是不會放妳走的! 「你放手!」娜美掙扎著,手腕被死死抓住無法掙脫。混賬!混賬!混賬! 「我不會放的。」 「你想幹嘛?別抓著我!」不管娜美如何發怒向他咆哮著抗議,仍然毫無效果。 魯夫可是鐵了心的要留住娜美。 可惡,根本就沒有力氣…… 「我叫你放手啦!」此時她已經憤怒不起來了,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恐慌。 魯夫接下來要做什麼?我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放手啦!混蛋……」不敢想像接著會發生什麼,娜美禁不住害怕地哭了起來。 「娜美……」魯夫最怕的就是娜美哭了,他乖乖放了手,又不知道怎麼辦是好。 娜美癱軟在了地上嚶嚶地哭泣著,是害怕,是失望,也是傷心。 「魯夫……你欺負我……」她抹著眼淚抽抽噎噎地說。 「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抓痛妳了嗎?」魯夫想幫娜美擦擦眼淚,她卻往後挪了一大步,用充滿戒備地口氣說,「你別過來!」 魯夫嘆了口氣,轉身朝門口走去,果然還是不要勉強的好。 娜美,如果妳真的要走,我尊重妳。 房裡留下娜美獨自一人抱著雙膝驚魂未定。 門外是一人壓低了草帽逐漸遠去的落寞背影。 果然「色狼」什麼的,真的很可怕。 ---- 次日早晨 騙人布︰「喬巴,你看魯夫是不是有點反常啊?(小聲)」 喬巴︰「今天他竟然沒有搶我們的食物!」 布魯克︰「喲吼吼吼吼,魯夫先生該不會是生病了吧?」 騙人布︰「大概是腦子裡出了問題……」 就在幾個人竊竊私語的時候,娜美走進了餐廳。 香吉士︰「早安!娜美小姐──(扭動中)」 「喲,娜美……」魯夫猛地站了起來。 「你別過來!」娜美如條件反射一般躲到了身旁香吉士的背後,死死抓住他的衣服。 魯夫皺了皺眉,心裡感覺怪怪的。 「你、你離我遠點……和我保持三公尺的距離。」娜美阻止著試圖走近的魯夫。 氣氛突然變得很尷尬,香吉士也沒有因為娜美的親近而犯花痴。 索隆︰「喂,你們兩個搞什麼。」 「沒什麼!」 怎麼辦?要不要把昨天的事和大家說? 魯夫壓低了草帽,半晌憋出一句話,「喬巴,娜美昨天不舒服,你給她看看。」似乎是更在意這個。 喬巴︰「誒?哦……」 娜美也有些驚訝,任由喬巴為自己診斷。 喬巴︰「娜美最近有點上火吧,其他沒什麼問題,一會兒我給妳做些藥。」 「啊……謝謝。」 「沒事就好,昨天還真嚇我一跳。」 魯夫抬起頭安心地笑了。 「我出去散步,你們慢用。」 佛朗基︰「大姐頭不吃早飯嗎?……(娜美已跑遠)」 ----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天哪,我要瘋了! 面對如此嚴重的問題,娜美一時間沒了頭緒,逃出餐廳後只得漫無目的四處走著。 果然還是先找機會告訴羅賓吧! 「娜美小姐,早啊。」 抬頭一看來人,頓時又神經緊繃。 「雛菊!」 「是!」雛菊被娜美嚴肅的口氣弄得很緊張。 「請把妳所知道的魯夫第一次在女兒島上的經歷全部告訴我!」 不管聽到什麼難以接受的事,我也非得要弄個一清二楚!娜美下定了決心。 「全部?」 「是!全部!」 ############################################################################### 餐廳內 香吉士︰「喂,魯夫,娜美小姐為什麼這麼怕你,你這臭小子到底做了什麼?」 「不知道,我沒做什麼啊……」魯夫疑惑中。 騙人布︰「但是也太奇怪了吧,娜美怎麼可能會忽然就害怕起魯夫呢?」 平時明明就凶狠得要死……難道說她轉性了?那以後的日子豈不美哉了?天不怕地不怕,做啥都不用擔心被娜美打,啊哈哈哈哈哈哈……(陷入幻想中) 布魯克︰「那個,騙人布先生不要緊吧……」 羅賓︰「船長先生再仔細想想,是不是說了什麼讓航海士小姐誤會的話了?」 「嗯……」 說了什麼…… 似乎也沒有說什麼吧…… 想來想去,我好像就說了…… 「哦,我說過『娜美,我要你。』」魯夫恍然大悟道。 …… ………… ……………… 此言一出,猶如中女帝招數一般,集體石化。 五分鐘後…… 佛朗基︰「凹嗚!不愧是船長,super!」 布魯克︰「這就是青春啊!喲吼吼吼吼!青春真美好!」 喬巴︰「喂,騙人布,魯夫剛剛說了什麼?」 騙人布︰「我什麼都沒聽到,我什麼都沒聽到,我什麼都沒聽到,我什麼都沒聽到……」 羅賓︰「船長先生還真直接呢。」(微笑微笑再微笑) 索隆︰「……(好吧,他無語了。= =)」 香吉士︰「你這橡膠混蛋!竟然和娜美小姐說這種話!然後呢?你還做了什麼?!要是你敢對娜美小姐做什麼我就把你剁成橡膠餡去餵海王類!!(變身加暴走)」 「我當然要這麼說了!娜美說她要離開我們了欸!」 魯夫也馬上認真地喊道。 …… 羅賓︰「所以船長先生的意思是說要航海士小姐留下來繼續做我們的夥伴對吧。」 「不然還有什麼嘛。」茫然加委屈的魯夫。 …… 騙人布︰「唔,嚇死我了……空島什麼的,可可羅婆婆什麼的,恐怖船什麼的,一點都不可怕,一點都不可怕……」 索隆︰「你這傢伙說話能不能不要這麼不經大腦好不好。」 布魯克︰「原來如此……總覺得有些失望呢,喲吼吼吼吼!」 佛朗基︰「草帽小子的思維果然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啊。(扶墨鏡)」 香吉士︰「我就想你這白痴怎麼會……等一下!娜美小姐為什麼要離開啊?」 正當魯夫愁眉苦臉不知如何回答之際,門口傳來了悅耳的女聲── 「誰說我要走的啊。」 喬巴︰「哦,娜美!」 「喲,各位不好意思,剛才起床還有些沒睡醒,現下我已經恢復正常啦。啊拉,你們都吃完啦,香吉士能不能給我份早點?」娜美笑容可掬。 香吉士︰「沒問題!為娜美小姐服務是我的榮幸!(扭走)」 眾人見情況一切正常也紛紛散去,當然除了魯夫。 「哦,魯夫,早啊!早餐吃飽了嗎?你今天看上去很帥嘛,果然還是最喜歡你了。」娜美熱情地搭住魯夫的肩,像是哥們兒似的,態度與之前判若兩人。 雛菊把一切都和娜美說了。至於看到女帝洗澡,完全是因為偶然從屋頂掉進了她的浴室啦,還有她之所以會喜歡上魯夫也純粹是一種感覺吧,不是因為別的什麼。 剛才又碰巧聽見了大家的對話,這樣一來所有的誤會都消除了。 魯夫還是原來那個白痴魯夫啦,滿腦子只有海賊王、冒險、肉、銅像的大笨蛋。 現下的娜美心情超好,以至於被魯夫一把抱進懷裡時才意識到之前似乎有些「得意忘形了」呢。 「娜美,我也最喜歡你了啊。」 …… ? ! 他怎麼會突然這麼說? 等等,不對!剛才那個不算是告白啦! 可是, 他現下是和我表白嗎? 「所以,娜美你不理我,我很難過呢。」 魯夫像是撒嬌般地小聲說道。 魯夫…… 「好啦,是我誤會你了,我和你道歉。我不會不理你,也不會離開大家,放心吧。」娜美溫柔地回抱他,同時也抑制不住地臉紅了。 「嘻嘻……」魯夫輕輕放開娜美,「其實我還有一件事要和你說。」 「什、什麼啊……」娜美似乎還沈浸在剛才那個擁抱裡,不敢正眼對上他的目光。 魯夫把頭湊過去,貼在娜美耳邊輕聲道── 「我覺得娜美的身材比漢考克好。」 !!!!!!!!!!!! 「砰──﹗」 「色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