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筆如羽翼.隨心飄逸
關於部落格
想看嗶文的請留下自己的信箱噢!
(2014/2/15前的留言均已寄出)
  • 1870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愛的劇本Ch20

現在是十月,已經入秋了。帶有涼意的秋風颯颯地吹,捲起了散在地上的落葉,時而狂嘯,時而溫和,蕭瑟的場景似乎正在哭訴愛人的離別。 病房內,冷清清、毫無生機的樣子,似乎和秋天這個季節特別的搭。空氣中飄散著消毒水和淡淡的橘子味,病床上的女孩正坐著,她的目光空洞,眼裡沒有了一絲神采。 公司對外封鎖了一切關於娜美的消息,設法讓她好好靜養,不受打擾。 娜美已經醒來了兩個星期了。艾斯、薇薇和小彤以及除了魯夫外的魯海其他人有空時就會來探望她,陪她說說話,讓她知道自己不是一個人,還有其他人在陪著她。薇薇也趁機跟娜美解釋她和魯夫的關係,還有那條手鍊的事,而娜美也是笑著對她說不關她的事。 娜美發現她失明後,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趕快和魯夫分手。她不想拖累他,不想他因為她而停下腳步,她不能再繼續自私了,看著摯愛的人幸福不也是一種幸福嗎?即使她看不到了。 電話接通時,她聽到那好久不見的熟悉嗓音,心又開始狂跳,手也不禁顫抖起來,她聽得出魯夫的語氣中帶有一絲驚詫和期待。不行!她是來和他提分手,不能再對那個聲音有任何的留戀。按捺住悸動的心,她飛快的說完,掛斷,希望能快刀斬情絲,也害怕拖越久會露出馬腳。 即使明知會很痛很痛,也無所謂。 反正,神經早已麻痺了。 她釋然,嘴角笑了笑。 ─── 魯夫一踩到故鄉的土地,馬上撥了通電話給艾斯,得知今天是娜美出院的日子。馬上叫車火速前往醫院。 病房內,娜美穿戴整齊坐在床沿,艾斯正在櫃台辦出院手續,他特別交代其他人今天不要來,免得引起注意。 娜美聽到門外急切的腳步聲由遠而近,然後聽到開門聲,突然有種不好的感覺,像是內心深處不想被人知道的秘密被發現了。 「艾斯,是你嗎?」娜美怔怔地問,手不自覺抓緊了自己的牛仔裙。 沒有回應,但腳步聲明顯是走到自己的面前。 娜美頓了一下,膽怯的叫出這個名字「魯夫……」即使她心裡非常不願意真的是他。 還是沒有回應,不過那種熟悉的壓迫感,從上而下投射過來的目光,絕對是他,而且他還在生氣。 不對,要生氣的應該是她阿! 「我不是叫你不要來找我了嘛……」娜美的聲音很低沉,皺著眉頭,手又抓得更緊,聲音帶著惶恐和慍怒。 不想讓你看到我現在這個狼狽樣,不想要你百忙之中還要來可憐我,更不想你因為覺得愧疚而委屈自己,你知道我下了多大的決心嗎?為什麼還要來? 「阿,妳說過。」魯夫隨口說說,好像根本不在乎娜美有沒有說過。 是阿,他才不在乎呢,他只知道他現在應該要陪在娜美身邊,引導著她,讓她即使在黑暗中也能有個安穩的依靠。 他又變回以前那個靠直覺行事的人了。 「那你為什麼還來,是因為我變成這樣你才要來可憐我嗎?你憑什麼?」娜美咬著牙,試圖讓語氣平靜,但還是克制不了嘴唇的顫抖。 什麼嗎?你以為你是誰阿?本小姐才不需要你這種可憐,我一個人也能好好的。 「阿,憑我愛妳阿!」本來應該是很浪漫很深情的話,但魯夫卻用那種無所謂的語氣,讓娜美有些恍惚、有些抓狂,他怎麼能用這種毫不在乎的口吻說那三個字。 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餘音一直在耳邊繚繞不散去,肆無忌憚的敲擊著原本就已經夠混亂的神經,一點一點擊潰自以為已偽裝得很好的心。 夠了!夠了!快停! 「你快走你快走你快走……」娜美歇斯底里地吼著,雙手在空中隨便揮舞,那句話轟得她腦袋嗡嗡作響,眼淚不聽使喚地開始落下。 明明說好不哭的,但是聽到他說出那三個字,即使是那種口氣,還是好高興好高興…… 可是我不能害他阿,明知如果我們繼續在一起的話,他努力工作完還要來照顧自己,還可能會受到輿論批評,我不會快樂,他也不會幸福…… 但是,我還是,好想好想,和魯夫在一起…… 「……你快走好不好……」娜美像是氣力放盡,軟綿綿地說。手無力地垂下來,她不想後悔,但內心的慾望不斷啃食著她的理智,腦中矛盾的想法讓她快瘋了,好像此刻她能做的,只剩下哭泣,做垂死的掙扎而已。 灰暗的病房內,靜得只剩下她的啜泣聲,她無法想像她現下的臉是多麼的狼狽。 魯夫緩緩走上前,輕輕地將娜美攬入懷裡,將她的頭按在他的胸膛上。 熟悉的氣味突然竄入鼻腔,使娜美的淚水又潰堤了。她緊緊抓著魯夫的衣服,在他的懷裡嚎啕大哭。 還是那樣讓人安心的懷抱,還是那樣讓人安心的氣味,她好想就這樣緊緊抓著不放開。 釋放的情感,如洩洪般一發不可收拾,八個月以來的委屈、想念、歉意一次通通爆發出來,轉化為顆顆斗大的淚珠和令人心疼的嗚咽聲。 堅強,抱歉,我再也支撐不了你了。 虛偽,抱歉,我再也無法欺騙自己的心了。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只要魯夫一個小小的舉動,或是一句話,就能輕易摧毀自己辛苦搭建來的心牆,瓦解心底每一寸的防禦,讓她的懦弱、她的恐懼總是這樣,無所遁形,赤裸裸的呈現在他眼前。 許久,娜美才逐漸平靜下來,嘴角勾起滿足的微笑。 想到魯夫還是和以前一樣,在她心情不好時,就把她攬在懷裡,不說一句話,讓她發洩。 在心與心的接觸下,她才明白,他們的羈絆,還是那麼的緊密。 「呐,魯夫,」娜美深吸一口氣,靠在魯夫的胸膛上,緩緩開口,語氣平靜:「我的眼睛看不到了,不能再唱歌,不能再跳舞,不能再做很多很多的事。可是我還是想自私地和你在一起,但是你辛苦工作完還要照顧我,你也可能會受到輿論的壓力。我已經一無所有了,不過我知道我還有愛你的心。這樣的我,你還要嘛?」 如果我失去的一切,能交換某樣東西的話,那麼,請允許我再自私一次。 魯夫俯下身,在娜美額頭上深深烙下一吻,宣誓著他的心意。然後輕輕將她橫抱起來。 「娜美,妳願意搬來和我住嗎?」 娜美噗哧一聲,笑了出來,眼角的淚珠還在閃閃發著光,雙手牢牢勾住魯夫的脖子,伏在他耳邊輕輕地說: 「只要有你在,哪裡都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