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筆如羽翼.隨心飄逸
關於部落格
想看嗶文的請留下自己的信箱噢!
(2014/2/15前的留言均已寄出)
  • 1870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愛的劇本Ch19

現在是九月,魯夫到美國已經六個月了,他的戲份也快拍攝完成了,大概下個月就能啟程回國。 初來時,嚴格來說雖然算是春天,但朝窗外放眼望去,依然還是漫天的白雪,不過魯夫根本無暇欣賞,他唯一的印象是他這輩子第一次包那麼多衣服。而且這裡的食物也對不上他的口味,把食物當做第二生命的他,又再一次感受到除了失去娜美外的巨大痛苦。只能利用偶爾的假期到需要兩小時車程外的亞洲餐館來滿足他的胃。 剩下空出來的時間,他大都待在家裡啃劇本,看到通篇的英文就教他頭皮發麻,雖然劇組也貼心的附上翻譯給他,但拍戲時還是要講英文阿,即使他的台詞不多,大部分都是動作戲,不過還是吃足了苦頭。 薇薇大約每一兩個禮拜就會打電話來和他哈啦,說說那邊發生了什麼有趣的事,偶爾也會向他提到娜美的事;艾斯則大概每個月打一次,當然還是那幾句什麼有你這個不成材的弟弟,做哥哥的總是不能放心,但主要是向他說說娜美的近況。不知為何,他們兩個從上個月就沒來電過了,魯夫也很是疑惑,不過那時正好在趕戲,他也沒想太多。 和他們相比,魯夫和娜美還是沒真正聯絡過,都是從他人口中得知彼此的消息,娜美更是在魯夫到美國三個月後才知曉的,知道後也只是嘆了一口氣,沒什麼多大的反應,艾斯和小彤也只能無奈地搖搖頭,搞不懂這兩人到底在搞什麼鬼。 ─── 今天魯夫拍戲拍了一整天,一段邊跑邊喊出一長串台詞的動作害他NG了好幾遍,跑到兩腿發軟,幾乎快要口吐白沫了。所以一回到家,馬上就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是夜,美國時間02:37,一陣手機鈴聲劃破寂靜的長夜。 「誰呀?」魯夫不滿地咕噥著,已經累了一天半夜還被吵醒。但看到來電顯示時,他的睡意瞬間全消失了。 是娜美。 他拿起手機,手卻不停地發抖著,按下通話鍵:「喂……」極力想讓保持聲音平靜,但顯然失敗了。 「魯夫,我們分手吧,你以後不要再來找我了。」掛斷。 她說得很急很急,如狂風呼嘯過耳邊,像是發生了什麼緊急事故一樣,不過魯夫並無察覺有異。 他愣了一下,然後輕笑一聲,把手機隨手扔在床上,重新躺下。 八個月以來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真是可笑呢! 哈,這下他也不用睡了。 雖然早就有心理準備,但那麼倉促突然的得知,心還是重重地揪緊了一下,還是有點難以讓人接受! 反正一切都是自找的,不是嗎? 從艾斯口中知道她過得很好,就夠了。 魯夫把臉埋進枕頭,希望能再次睡去。好好睡一覺,忘掉剛剛的事,明天還有最後一場戲要拍,總不能拖著疲憊的身子去工作阿。 緊閉雙眼,試圖揮散不停在腦海裡盤旋的那句話。 就在好不容易又開始有點睡意的時候,手機又響了起來。 魯夫有些惱怒的抓起手機,現在是流行半夜打來吵別人睡覺是不是? 「喂──」語氣盡是不耐。 「喂,魯、魯夫……」裡頭傳來薇薇虛弱的聲音,帶有重重的鼻音和濃濃的哭腔,還不時夾雜著啜泣聲。 「薇薇,怎麼了嗎?」魯夫嚇得坐了起來,睡意又再次全消。 「那、那個……娜美她、她……」聲音還是斷斷續續的,拼湊不出一個完整的句子,很慌張的樣子。 「娜美阿,她剛剛打來說要跟我分手。」魯夫以為薇薇要說這個,就先替她說出。 「什麼?你們分手了?為什麼?」薇薇突然大吼,吼得魯夫一頭霧水。 「是、是阿,妳不是要說這個嗎?」魯夫有點結巴的說,心底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不是啦。阿,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娜美她、她……」不知是不是他們分手的消息太震撼了讓薇薇一時忘記哭泣,一繞回來她又開始抽噎了。 「薇薇,妳先冷靜一下再說吧!」魯夫萬般無奈地說道。 「嗯……」薇薇低應了一聲,接著電話那端就不停傳出擤鼻涕和抽衛生紙的聲音。魯夫也利用這段時間,深呼吸,平復一下自己緊張的情緒。 果然,每次聽到娜美的事都無法冷靜。 大概五分鐘後,薇薇的聲音又重新出現了:「呼……好多了……」 「說吧,娜美怎樣了?」魯夫平靜的問,儘管他也很是擔心。 薇薇深吸了一口氣,說:「娜美她在一個月前拍戲時,不小心從樓梯上摔下來,腦部受到重創,然後就一直昏迷,直到昨天才醒過來,今天早上醫生檢查說沒有其他大礙,只是她……她……」說到這薇薇又哭出來了,一陣又一陣的啜泣聲毫不留情地敲擊著魯夫一片空白的腦袋。 怎麼會這樣? 「她怎樣了?」魯夫幾乎是怒吼出來,手機都快被他捏碎了。 「她、她……看不到了。」語氣很輕很輕,卻沉重得教人喘不過氣。 今夜的月光似乎特別慘淡、特別鬼魅,大片大片流泄進來,像在傾訴著什麼。 仍然是寂靜的夜晚,唯一的聲響是眼淚落在手上的滴答聲。他忘了他是何時掛斷電話的。 魯夫不敢去想像,此刻的娜美是多麼的無助。 她臉上的表情,是哀傷嗎?不,不是的,她一定是笑著的。 她明明是個很脆弱,很愛哭的女孩,雖然有時候卻又堅強得教人難以置信。她的任性,她的不講理都是她的偽裝,只因為她很好強,不想被其他人看到她的眼淚,不想要他人為她擔心,就像朵帶刺的玫瑰,不讓人去觸碰那顆受傷的心。所以即使再怎麼難受,她還是會笑著面對眾人。 是阿,她就是那麼傻的女孩,總是一個人默默承受著、隱忍著。 魯夫多希望現在立刻就能飛回到她身邊陪伴她,握著她的手,哪怕再被甩一個巴掌,哪怕會被趕走,不過那時,他一定會緊緊抱住她,保護她,永遠不再讓她受到傷害。 因為他想起,他以前說過的話。 『吶,魯夫,如果我找不到你,該怎麼辦?』她那時是這麼問的。 『我會找到妳的!』他那時是這麼答的。 魯夫抹乾臉上的眼淚,黑瞳如清水般澄澈而堅定,拿出隨身攜帶的手鍊,重新戴回左手。 他下定決心了! 「娜美,就算妳現在看不到我,我會去找妳,讓妳感受到我的存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