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筆如羽翼.隨心飄逸
關於部落格
想看嗶文的請留下自己的信箱噢!
(2014/2/15前的留言均已寄出)
  • 1870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愛的劇本Ch18

現在是三月,已經是冬天的末期,接近春天了。有些稚嫩的新芽已經突破土壤的阻礙,傲然挺立著,枯萎的大樹也漸漸長出綠葉,大自然飄散著回春的氣息,但有些事還能回春嗎? 魯夫和娜美已經兩個多月沒有聯絡了,或者是說,他們想,但是不敢。兩邊都遲疑著,不敢往前踏出一步,害怕破壞了這微妙的平衡,而真的釀成不可挽回的結果。畢竟還沒有任何一方提出分手的要求,名義上他們還是男女朋友,心也還是緊緊相依的,只是中間隔了一堵隱形的牆。 隱形才更無力呢!看不到也抓不到,該怎麼打碎? 即使已經從薇薇那拿回手鍊,魯夫還在猶豫著到底該不該重新戴上,他,還有資格嗎?連他都無法原諒自己做出那種事,更何況是娜美呢?他已經下定決心了,就算最後的結局是不好的,還是要好好跟娜美道個歉,不是要奢求她的原諒,也不是要挽回什麼,只是希望她能了解,他的心一直沒變。 魯夫當然也曾多次想直接衝去找娜美說清楚,以前的他一定會這麼做。但是,經過那件事之後,不知他是不是變得比較成熟穩重,他開始會冷靜的思考了,思考著這樣做娜美會有什麼樣的反應,是開心?抑或是憤怒?不管是什麼都好,只要她不是用冷冰冰的眼神看著他。 縱使是嫌惡的眼神,也好。 而娜美和艾斯談過後,沉澱幾天,想想或許真的是有誤會,她也相信魯夫不是那種會瞞著她搞背叛的人。仔細回想,那天的事真的有些蹊蹺,只是當時自己太憤怒了,才會什麼都沒感覺到。娜美也想過要約魯夫出來談談,是好是壞總要說清楚,但想到那條手鍊,心就一陣絞痛,讓她遲遲沒有下個動作,她真的不想和魯夫分開呀,雖然明知這樣很自私。 她也已經做好萬全的心理準備了,如果魯夫是真的想跟薇薇在一起的話,總是會有要和她說分手的一天。那天她會努力的笑著,對他說希望他幸福之類的話,不讓他發現藏在眼底的淚,連那天都還要他可憐她的話,豈不是太可悲了? 即使知道再怎麼偽裝的堅強,還是有崩潰的一天,尤其是在他面前。 就這樣,兩人都在等,解開誤會的那天似乎遙遙無期。 ─── 「魯夫,真的不和娜美說嘛?」在他們新戲簽名會的後台休息室,薇薇第七次問這個問題了,她也是今天才得知消息的。 「都說不用了,這樣分開或許對我們都好吧,而且我們也很久沒聯絡了。」魯夫淡淡的說著,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是喔……」即使已經過很久了,薇薇還是感到很愧疚:「好吧,機會也難得,你就放心到美國拍戲吧,娜美那邊我一定會找機會跟她說清楚的。」 魯夫輕笑了一聲,對她擺了擺手:「妳先擔心妳自己吧,妳下個月不是要開始拍新戲了,而且還是那個嚴格得要死的導演。」 薇薇噘起嘴,晃了晃身子,像是在撒嬌的說:「那你們怎麼辦阿,你不准我跟她通電話,也不讓我跟她說,我可不想你們因為我而分手。」 魯夫站起身,往門口走去,經過薇薇時按了按她的頭:「都說不關妳的事了,妳不用自責。時間到了,上去吧。」 下個月,他就要到美國拍電影了,雖然只是個客串角色,但畢竟機會難得,他還是接受了,可能要半年或者更久才能回國,因為他還要接受英語訓練。前陣子那種煎熬的哀傷到現在只剩下淡淡的離愁,如一縷輕煙,虛無飄渺。 雖然表面上裝作早就看開了,但他知道他還是很在意娜美。每天看報章雜誌已經變成他的習慣了,其實也沒什麼看,只是隨意的翻一翻,看看有沒有她的報導而已,這是他得知她的消息的唯二管道,另一個是透過艾斯。 其實他也明白,不說一聲就飛到美國,這跟一年前逃到爺爺家那次有什麼不同?都只是在逃避現實而已。但或許,真的要長距離的分開,才能確切感受到內心的渴望吧。他想要試試,想要賭賭看。 ──── 「娜美阿,妳怎麼還不去找魯夫阿?」小彤一邊攪拌著咖啡一邊隨口問著,她幾乎每天都要問一次。 娜美和小彤坐在公司附近的咖啡廳,享受一個沒有工作的悠閒午後。 「妳怎麼每天都問阿!」娜美瞪了她一眼,撐著頭沒好氣地說:「都說了他想怎樣都不關我的事,我也沒權力去干涉,反正等他決定好總有一天要告訴我的。」 「那如果他說還想繼續跟妳在一起,你要怎樣?」小彤兩手托著下巴,眼睛眨呀眨的。 「不知道,到那時候再說吧!」娜美撇了撇嘴,隨口答道。 「妳騙人。妳一定是想馬上飛撲到他的懷裡,貼在他堅實的胸膛上蹭著,然後淚眼汪汪的抬頭跟他說:『阿,你知不知道我等你這句話等多久了。』然後兩個人的臉越來越近,再來就……」小彤兩眼閃著光,沉浸在自己的小劇場裡,直到娜美的手刀往她頭上劈下。 「行了,妳不要盡想些白痴的事。」 「好啦。」小彤摀著頭上的腫包,兩眼都飆出淚來了。 小彤拿起咖啡,輕啜一口,隔著蒸蒸而上的霧氣,凝視著娜美下垂的眼角和失落的眼神,像是失了魂般。 呵,不要以為我什麼都看不出來。 「不過,娜美阿……」小彤突然換上嚴肅的口吻,一手撐著頭,瞇著眼睛,犀利的眼神盯得娜美渾身發毛:「妳應該還是愛著他的吧。」 原來無神的瞳孔突然漾起一絲波紋,手不自覺抖了一下,像是傷口突然被觸碰到。 不是都隱藏的很好嗎? 「怎、怎麼說?」娜美心虛地回應著,不敢直視小彤的雙眼。 「因為妳很不開心呀,皮笑肉不笑的,看得我怪難受的。」小彤往椅背上一靠,露出一副經驗很豐富似的嘴臉。 娜美低著頭,不發一語,不自覺的握緊了手中的咖啡杯。 她也知道她最近的笑容很假,甚至比百貨公司的專櫃小姐還要虛偽,好像沒什麼事能讓她真的開懷大笑,跟以前相比簡直是天差地別。以前的每件事物看起來都很賞心悅目,就連風不經意吹來的淡淡花香都能讓她的心情格外愉悅。 呵,魯夫的影響真的那麼大嗎?娜美阿娜美,妳該醒醒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