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筆如羽翼.隨心飄逸
關於部落格
想看嗶文的請留下自己的信箱噢!
(2014/2/15前的留言均已寄出)
  • 1887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愛的劇本Ch17

魯夫已經待在家好幾天沒出門了,幸好拍完戲後他有一段時間都沒有其他工作。他原本又想去找他爺爺,但一定又會被恥笑,説什麼男子漢弄哭女孩子就跑到山上來做縮頭烏龜之類,想到他就沒勁。於是就索性一直待在家中,美其名叫讓自己好好休息啦,其實還不是在逃避,害怕出門會不小心撞見她。 瑪姬每天定時送三餐給魯夫,她除了是魯夫的經紀人之外,也可以算是他的姊姊,畢竟她常常都在打理著魯夫的日常生活。當然,對於魯夫的情況,她也是少數知情的人之ㄧ,但是縱使她每天都在勸說,希望魯夫快點打起精神,但都毫無效果。 除了瑪姬是每天固定的訪客之外,還有一個人──薇薇。她一直認為是自己害他們變成那樣的,即使魯夫已經跟她說不關她的事,所以她希望能彌補些什麼,只要她能幫忙的事,她就一定會去做。看著魯夫凹陷的雙頰,日漸消瘦的身形,她也很焦急,很是擔心。 ────── 「魯夫,你明天就要開始宣傳新戲了,還要繼續這樣嗎?」這天,瑪姬幫魯夫送來午餐,看到魯夫仍然坐在沙發上,兩眼無神。 「你也吃多一點嘛,不然你都還沒來得及道歉就病倒了。」瑪姬邊說邊收拾著那明顯只吃一兩口的早餐,拿到門外去處理。 看到迎面而來的藍色轎車,她嘆了口氣,皺著眉頭。 「薇薇,妳怎麼又來了阿,妳這樣只會把事情越弄越複雜而已。」瑪姬無奈的說著,把未吃完的食物倒到廚餘桶。 「是我害他們變成那樣的阿,我也希望我或多或少能為魯夫做點什麼。」薇薇目光黯淡,臉色也很差,眼睛周圍有明顯的黑眼圈,聲音軟綿綿的,看來她為了這件事已經好幾天沒睡好了。 瑪姬走上前,溫柔的笑著,像個慈愛的大姊姊。她本來就不是在責備薇薇,她是在擔心這種事傳出去對魯夫或對薇薇的名聲都不好。而且這傻丫頭也不懂得照顧自己,老是在擔心別人。 「你阿,先擔心你自己吧,臉色這麼差。」瑪姬寵溺地說著,憐愛地摸了摸薇薇的頭。雖然之前不太熟,但經過好幾天的相處,她發現薇薇是個很愛擔心別人的人,常常為了點小事就在那乾著急,不過倒也是個心思細膩的可愛女孩。 「魯夫還好嗎?有吃東西了嗎?」薇薇不知要如何回應,趕緊岔開話題。 「還是一樣阿,總是只吃一兩口而已。」瑪姬無奈的聳聳肩膀。 「明天就要開始宣傳了耶,他這樣吃得消嗎?不行不行,我乾脆直接餵他吃好了。」薇薇像是在自言自語,神色慌張,說完就越過瑪姬逕自推門而入。 「魯夫,你怎麼都沒吃什麼東西阿?」薇薇在魯夫眼前晃了晃手,才讓他的眼神有點焦距。 「不想吃。」他瞥了一眼薇薇,有氣無力地說。 「那可不行,明天就要開始工作了,你今天至少要把便當吃完。」說完就拿起瑪姬剛剛拿來的便當,湊到魯夫面前:「要嘛你自己吃,要嘛就我餵你。」要是平常說出這種話,她一定馬上滿臉通紅,但現下完全被擔憂和愧疚所取代。 魯夫看了看面前的便當,舉起手抓住薇薇的手腕把她推開,卻感覺抓到了一個涼涼的、刺刺的東西,放手時下意識的看了一眼。但這一看讓他的眼睛嘴巴張得老大,合不起來。 好熟悉的東西…… 魯夫一手取下便當,一手抓著薇薇的手臂湊到眼前看清楚一點。 七個草帽七個橘子,加上有刻著「LN」字樣的愛心,的的確確是那條手鍊,絕對不會有錯。 魯夫的手微微發抖,抓得薇薇有些發疼了,使她忍不住開口詢問:「魯夫,怎麼了嗎?」 「妳……怎麼有這條手鍊。」魯夫的聲音沙啞,還是一樣軟弱無力,有點像是最後一縷希望破滅,氣力放盡的感覺。 「這個阿,之前導演請客的時候,要離開前我撿到的阿,那時候很多人都喝醉了,我也不知道是誰的,想說等開始宣傳時再問問看呀。而且這個還蠻好看的,我就先帶著啦。」薇薇若無其事的說著,沒看到魯夫的那原本空洞的眼神轉化為悲傷和憤怒,那是深深的自責。 該死,是我喝醉時不小心脫掉的嗎? 剛進門的瑪姬,看到魯夫正抓著薇薇的手腕猛瞧,原本要罵些什麼的,但看到那隻手上的手鍊,也讓她驚叫出聲:「阿,那那那那個是……」指著手鍊,但手卻不停的發抖。 魯夫放開薇薇,雙手摀住臉,看不見他的表情。 原本以為只要找到後,等她氣消,再跟她道歉,或許還有機會。但現在呢?一切都化為泡影了,徒留漫天的悔恨和兩顆受傷的心。 眼前的漆黑是她現在正面對的嗎?那麼,我該怎麼做? 原來她那天早就看到了,才會在看到薇薇時有那麼大的反應,才會不聽自己的解釋。是阿,那個約定被自己的粗心打碎,又剛好套在另一個女孩手上,呵,是要解釋什麼?誰會相信?那天還維護薇薇,難怪她會發那麼大的脾氣了。原來搞成這樣都是自己一手促成的。 擁有了太多,所以勢必要失去什麼,是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