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筆如羽翼.隨心飄逸
關於部落格
想看嗶文的請留下自己的信箱噢!
(2014/2/15前的留言均已寄出)
  • 1870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愛的劇本Ch13

「我說,魯夫阿……」剛洗完澡出來的娜美,面色紅潤,身上還微微冒著水蒸氣,散發著致命的香氣,誘人的樣子任誰看了都會怦然心動。她邊用大毛巾擦拭著頭髮邊走到魯夫旁邊坐下,看著他,不是挑逗而是銳利的眼神,說:「你是要在我這待多久呢?」 照道理來說,魯夫看到娜美這種表情時,會不自覺往後退幾步,一臉乾笑樣附帶冷汗幾滴。但今天他就只是低著頭看著桌面,哀怨的眼神似乎代表著他有心事。 「欸欸,你怎麼啦?」娜美戳了戳魯夫的臉頰,收斂起玩笑的口吻,滿臉擔憂。 「沒什麼啦,只是想到明天開始我們就不能見面了耶。」為了不讓娜美擔心,魯夫勉強擠出一絲微笑,但語氣有著明顯的失落感。 「白痴,又不是永遠不能見面。」娜美笑了笑,挽緊魯夫的手臂,頭靠著他的肩膀,設法讓他確確實實感受到她的存在以消除他內心的不安。 看到娜美甜甜的笑容,似乎所有陰霾都能一掃而空。 「嘻嘻,說得也是。」魯夫換上他的招牌燦爛大笑容,好像剛才的憂鬱根本就沒有似的。他抽出手,摟在娜美的肩頭,讓兩人的身子更貼近些,說:「娜美,今天我住妳家好不好?」很自然的說出,絲毫沒有害羞的語氣,卻惹得娜美臉上頓時一片緋紅。 「不行,你明天就要開始拍戲了,早點回去睡啦!」娜美微微嗔怒道。 「可是再來就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見面了耶。」魯夫使出他的撒嬌攻勢,不停蹭著娜美的臉:「拜託嘛,娜美。」 「我說不行就不行。」娜美邊說邊揮舞著拳頭,臉上的紅暈仍尚未褪去:「工作認真一點,你要是沒錢的話別想我會嫁給你。」 「喔……好啦。」魯夫臉垮了下來,露出像是沒肉吃的可憐神情。 雖然娜美已經看過很多次了,但這次魯夫頭上的烏雲似乎更厚重了一點,惹得她忍不住笑出了聲,趕緊岔開話題:「吶,魯夫,你新戲的女主角是薇薇對不對?」 「對阿。怎麼了?」 「你阿,不要誘拐人家小女孩喔!」 「誘拐?什麼意思阿?」 「……」娜美無言了,額頭上浮現三條線。 魯夫歪著頭想了一會兒,眼睛突然閃爍著邪惡的光芒,壞笑地說:「娜美,妳在吃醋嗎?」 …… 妳在吃醋嗎? 妳在吃醋嗎? 妳在吃醋嗎? 這句話整整在娜美耳邊繞了三圈,轟得她腦袋一時轉不過來。 「怎怎怎怎怎麼可能……」娜美愣了三秒後,滿臉通紅的大叫,結巴的樣子像是做壞事被抓到的小孩,而且居然被魯夫那種異常遲鈍的傢伙說她吃醋,傳出去的話要她怎麼做人阿! 魯夫看到娜美抿著嘴窘迫的樣子,竟然開始大笑,絲毫沒注意到娜美已經黑化,大難臨頭了。 三十秒後,魯夫瞬間比娜美高了三十公分。 娜美一把揪住魯夫的衣領,把他拖到門口:「快給我回去睡覺。」雙手交叉,微抬頭瞪著魯夫,她現在還在氣頭上。被那樣說就算了,居然還被魯夫嘲笑,想到這就氣不打一處來。 而魯夫仍然還在笑,雖然是那個在平凡不過的招牌笑容,但此刻看來卻格外刺眼 就這樣過了一會兒,魯夫忽然把雙手按在娜美的肩頭上,收斂了笑容,看起來很認真地問:「娜美,妳會想我嗎?」 「不會。」想都沒想,娜美把臉撇向一邊,沒好氣的說。 「嘻嘻,妳騙人。」魯夫又露出賊賊的笑容,蹭了蹭娜美的臉頰。 娜美不滿地哼了一口氣,斜睨了魯夫一眼,但態度明顯軟化了下去。 魯夫輕笑一聲,輕輕地將娜美擁入懷中,手隨意撫弄著那已經有些長的橘髮,大口大口貪婪地吸著娜美身上的香氣,附在她耳邊柔聲說:「娜美,不要生氣了啦。」 「還不都是你害的。」娜美小聲嘀咕著,可語氣像棉花糖一樣軟綿綿的。她下巴抵在魯夫肩膀上,伸出手輕輕圈住他的腰,閉上眼,聞著專屬於他的獨特氣味,那總是能讓她安心的氣味。 兩人就這樣靜靜相擁著,似乎想將對方的味道再牢牢記住一次,為即將的別離做準備。不捨,是一定的,但就是有分開才會顯得相聚的可貴,才會更把握能在一起的時光。 不知抱了多久,娜美輕輕推開魯夫,讓兩人稍微分開點距離,看著他,眼底盡是不捨與擔心,柔聲說:「你阿,多注意一下自己的身體,不要一直弄傷自己喔。」象徵性地戳了戳魯夫的額頭代表叮嚀的口吻。然後稍稍低下頭,如夢囈般喃喃地說:「你一個人,我要擔心的。」 ---- 魯夫這次的新戲是和薇薇搭檔演出。兩人先前演出「One Piece」時曾短暫合作,也算是舊識。同公司出身,具有高知名度的魯夫與擁有鄰家女孩特質和亮麗外表的薇薇的新鮮組合,馬上受到各家媒體的關注和廣大戲迷的期待。即使魯夫已經名草有主了,還是不時有八卦風聲傳出。 這幾天,薇薇的經紀人因嚴重感冒住院,公司又臨時找不到司機,基於師兄照顧師妹的原則,加上剛好又順路,魯夫自告奮勇充當薇薇的司機。 這天,拍攝完最後一幕,已經大約算是殺青了。 車上── 「魯夫,你和娜美感情一直維持得很好對不對?」薇薇忽然開口問道。 「對阿。我們沒有吵過架呢!」魯夫自豪地說著,眼裡閃爍著幸福的光芒。 「真好阿!難怪你敢一直送我回家。」 「送妳回家會怎樣嗎?」魯夫很是疑惑,完全忘了會有狗仔跟拍這回事。 「我怕被拍到會影響你們的感情呀。」 「喔,這種事呀,沒關係的。」魯夫以充滿自信的口吻說著:「我相信她。」 車,平靜的開著,如兩人的感情,一路走來都很順遂。 「到囉,今天應該是最後一次了吧!」魯夫把車停下,順手去解開薇薇的安全帶。 「謝謝……阿!」沒注意到薇薇的左手正好輕輕抓著安全帶,「唰」地一聲,劃出了一道小小傷口。 「阿……抱歉,有沒有怎樣?」 「沒事啦,小傷而已。」說完,攤開手讓魯夫看看。 「都流血了。」魯夫輕皺眉頭,滿臉抱歉樣:「等等,我車上有小型的醫藥箱。」接著就在車上一陣翻找,終於在副駕駛座抽屜裡,兩疊CD的後面找到,不禁開口抱怨:「娜美真是的,幹嘛藏得那麼隱密。」 薇薇忍不住噗哧一笑,問:「這是她準備的嗎?」 「對阿。」魯夫一邊說著一邊拿出紗布幫薇薇止血:「傷在這種地方貼個OK繃好了,不然很不方便。」 「動作這麼熟練,是不是常常在幫娜美療傷阿?」薇薇帶著戲謔的口吻問道,露出俏皮的笑容。 「阿、阿,沒有啦。」魯夫的臉迅速染上一片紅霞,不好意思地開口說:「是我常常弄傷自己,她每次都會幫我療傷,所以看久了我也會了。」 「哇──好羨慕你們兩個喔,什麼時候我才能遇到好男人?」薇薇抬頭仰望著天,應該說是車頂,閉上眼睛,像是在祈禱似的。 「呵、呵呵。」魯夫乾笑幾聲,將OK繃貼在傷口處,撫平:「好囉!」 「謝謝,我回家囉,明天見。」 「嗯,明天見。」 咔嚓、咔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