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筆如羽翼.隨心飄逸
關於部落格
想看嗶文的請留下自己的信箱噢!
(2014/2/15前的留言均已寄出)
  • 1887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愛的劇本Ch11

娜美靜靜做著上通告前的準備工作,沒有一絲情緒波動,看上去如同遊魂般。坐在客廳,發著呆,等著艾斯來接她。 突然,手機響起了,是艾斯。 「喂──」 「喂,娜美,下午的通告取消了。」 「誒?為什麼?」娜美的心裡隱隱感到不安起來。 「剛剛節目製作打電話來說,魯夫早上在拍攝廣告時,不慎從約一層樓高的平台墜落,馬上被送往醫院,具體傷勢還不清楚,不過下午的通告勢必是不能來了……」 「哪間醫院?」娜美打斷艾斯的話,幾近吼叫般地問。 「喔,集英醫……」還未說完,娜美就切斷電話,一把抓起包包邊叫車邊往門口跑去,好死不死她的車剛好送去保養了。 該死…… 魯夫,你可千萬千萬不能有事阿…… 「集英醫院,越快越好。」 司機從後照鏡看到是名人而暗自欣喜一下,但看到她微微喘氣,不時抿著嘴唇,手中緊緊攥著手機,面容憔悴得令人心疼,沒有多問,一腳踩下油門開始狂飆。 「很急吧,看妳的樣子。」 「阿……嗯,麻煩了。」 一路上,娜美不停撥著魯夫和瑪姬(魯夫經紀人)的電話,但一直都是無人接聽。 掛斷,重播。再掛斷,再重播。不知重複了多少遍,無奈電話那頭還是傳來讓人失望的嘟嘟聲。 娜美焦急的快要崩潰了,雙手不住地顫抖著,這讓她忽然憶起昨晚的夢。 不會吧,這可千萬千萬不要是預知夢阿…… 不要不要不要我不要,我不要魯夫就這樣離開我…… 夢裡的黑暗再一次包圍著她,放眼望去,都是自己的懦弱無能。恐懼如同藤蔓般恣意蔓延,緊緊的困住她,就快要喘不過氣了。 魯夫,你說過不會離開我的喔! 不准你反悔! 因為,我還沒對你說出…… 我喜歡你。 現在唯一能做的只能不斷的祈禱,眼睛裡的苦澀液體就快要承載不住了。 約十分鐘後,車停在醫院大門口。 娜美看到大批媒體堵在這裡,一時愣住了,不知是該直接衝進去,還是該走其他條路。 這時,一個愉悅的女聲傳來:「娜美──」 「咦?瑪姬,妳怎麼在這裡?」 「剛剛艾斯撥電話給我說妳正要來,請我出來接妳,不然妳一定是傻傻地直接跑進去。」瑪姬邊說邊領著娜美走到側門。 「魯夫呢?他的情況怎樣?」 「他摔下時是頭部向下的,幸好及時用右手撐著,頭部只有輕微撞到,醫生說可能會有點腦震盪,要在觀察。右手的傷勢比較嚴重,手腕和手肘的關節處都有受傷,剩下就是一些擦傷。」 「不會吧?還有腦震盪,那他意識清楚嗎?」聽到腦震盪,娜美差點暈了過去。 「他好像是中暑昏倒才摔下來的,補充完水分後就清醒了。妳自己看吧。」瑪姬走到一間病房前,幫娜美打開了門。 刺眼的陽光從窗外流洩進來,叫人睜不開眼,房內瀰漫著消毒水還有專屬於他的氣味。 床上的人慵懶的把目光投向門口,然後慢慢的定格在自己臉上,瞳孔放大一圈。 「魯夫,娜美來看你了,你們慢聊。」說完,門輕輕的被帶上。 他穿著有些不太稱身的病服,右手幾乎都纏滿繃帶,還用懸臂吊帶固定著,其餘地方看起來像是沒事。 他斂下眉,擠出一抹牽強的微笑叫出她的名字:「娜美……」 看起來應該沒什麼大礙吧…… 娜美站在門口,定定地注視著他,原來空洞的眼神突然反射出一絲波光,咬緊下唇低下頭,肩膀忍不住開始上下抖動。 魯夫見狀,心猛地一緊,趕緊翻下床,跑到娜美面前。 「你這個笨蛋、笨蛋、笨蛋……」如雨點般的粉拳不停搥向胸口,魯夫靜靜的站著默默承受。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你阿──」娜美抬起頭,幾近瘋狂地吼著,臉上已經淌滿了不爭氣的淚水,這幾天以來一直被壓抑的情緒此刻終於全部爆發出來。 「娜美,別哭……」魯夫伸出手欲抹掉娜美臉上的淚珠,卻被娜美一把拍掉。 「或許那天是我不對,但你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消失,找都找不到,像是從人間蒸發。我每隔幾分鐘就打電話給你,但都沒人接聽。我發瘋似的找著每天的新聞和報紙,卻連你的一則報導都找不到。好不容易得到你的消息,居然是你從高處墜下來,你叫我怎麼冷靜……」娜美發狂似的拉扯著魯夫的衣領,一股不知從何處生來的憤怒讓她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內心的情感如滔天巨浪般不停襲向自己的理智:「你叫我怎麼能不哭嘛……」說到後來,語氣變得軟綿綿的,頭無力地抵在魯夫的左肩。 就是因為擔心你、在乎你,才會變得這麼不可理喻。 娜美就這樣靠在魯夫的肩膀,大口大口地喘氣,剛剛一陣發洩後已經稍微有點清醒了。 「不過……」娜美抬起頭,迎向魯夫的目光,嘴角勾起一個炫目的微笑,在微紅的臉頰和淚水的陪襯下,煞是動人:「……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似乎有一股情愫在兩人間悄悄發芽。 「還有……」娜美撇過頭,眼神彆扭的從魯夫臉上逃開「那天的話我還沒說完……」 她下定決心了,這是說什麼也非要講出來不可。 再次看向魯夫的黑眸深處,眼神充滿堅定和柔情,很輕、很輕地說: 「我喜歡的那個遲鈍、粗線條的大笨蛋,是你……」 ---- 陽光將整間病房照得通亮,彷彿灑上一層薄薄的金粉,此刻房內似乎充滿了粉紅色的氣泡,飄散著香甜的氣息。 娜美的臉深深埋在魯夫的脖頸間,不時發出嚶嚶地啜泣聲,內心悲喜交加的複雜情感,全部昇華為一顆顆晶瑩的淚珠。 魯夫用沒受傷的左手,擁著,手掌放在娜美的頭上,順著橘色髮絲,細細撫摸著,臉貼在她的耳邊,溫柔地說:「娜美,不哭好嗎?我喜歡笑著的娜美。」 「笨蛋……」娜美終於破涕為笑,悶悶的抽噎聲中夾雜了一個銀鈴般的笑聲,伸出雙手圈住魯夫的腰,緊緊抱著。 在他的懷抱裡,真的,好安心好安心呢! 兩人沉浸在這得來不易的擁抱中,品嚐著只屬於他們的幸福,此時的微笑是甜蜜的,是滿足的。 須臾,娜美在魯夫的懷中發出悶悶的聲響:「笨蛋,手受傷還抱那麼緊幹嘛?」 「嘻嘻,我怕娜美跑掉嘛!」魯夫理直氣壯地說,白痴的話語逗得娜美發出一陣細碎的笑聲。「耶!娜美終於笑了!」 「傻瓜,我哪也不會去的。」止住了笑聲,娜美從魯夫懷中探出頭,看著他的雙眼,認真地、嚴肅地說道。隨即又把臉埋回去,說出一段讓她羞澀不已的話語:「因為,我是你的了嘛!」 最赤裸裸的告白,代表著最赤裸裸的心意;此刻兩人的心,是沒有距離的。 ---- 「吶,魯夫。」娜美坐在魯夫病床旁,魯夫則坐在病床上:「你還沒給我好好解釋這幾天你到底跑到哪去了。」語氣透露出滿滿的殺氣,眼神尖銳好似要將人刺穿了。 「呃……」從娜美身後散發出的寒氣教魯夫冷汗直流:「我到山上找我爺爺啦!」 「那你不會跟我聯絡一下阿?」 「那裡是深山手機沒有訊號呀。」 「那你不會出發之前多少傳個簡訊讓我知道阿?」 「妳之前說那些話害我根本不敢跟妳說話才跑到我爺爺那裡的阿……」魯夫頭轉向另一邊,不滿地噘起嘴小聲嘀咕著,但還是被耳尖的娜美一字不漏地聽得一清二楚。 「你這個白痴!」娜美變身成羅剎女神,忘了魯夫還是傷患就直接往他頭上敲下去,露出滿嘴鯊魚牙:「笨蛋也知道那個人就是你──」 就是因為很喜歡很喜歡你,所以才會因找不到你,得不到你的消息時,覺得世界頓時陷入一片荒蕪的黑暗。 就是因為很喜歡很喜歡妳,所以才會因以為妳心中那個人不是自己時,而感到世界就要分崩離析。 所有情緒都被你(妳)所牽動,因你(妳)而哭,因你(妳)而笑,全部全部都是因為你(妳)。 ---- 「吶,娜美。」魯夫躺在病床上,望著天花板,語氣輕柔:「妳是我的女朋友了喔!」 「是阿……怎麼了?」娜美手撐在床沿,斜眼看了一下魯夫。 「嘻嘻!」魯夫倏地坐了起來,臉停在娜美的臉前方數公分處,壞壞的笑著。 「你你你你要幹嘛──」突如其來的接近使娜美方寸大亂,滿臉通紅、口齒不清地喊著。 魯夫用左手繞過娜美的脖子,阻止她下意識往後退的動作,再一用力,拉近兩人的距離:「這次,不是演戲喔。」 「什……唔!」語音未落,魯夫溫熱的唇就緊密地覆上娜美小巧的唇瓣。陌生又熟悉的觸感,使娜美乖順地閉上雙眼,手也不自覺的攀上魯夫的脖頸,兩人忘情的吻著,貪婪索取著更深處的溫柔。 唇齒間,漸漸瀰漫開的,是甜蜜和幸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