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筆如羽翼.隨心飄逸
關於部落格
想看嗶文的請留下自己的信箱噢!
(2014/2/15前的留言均已寄出)
  • 1870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愛的劇本Ch10

魯夫和娜美的新戲殺青後,兩人擁有半個月的假期,期間經紀公司也沒有安排什麼繁雜工作,只有為代言廠商站站台之類的小事而已,打算讓兩人好好休息。 但是── 「該死,怎麼一直打不通。」 娜美每隔幾分鐘就撥電話到魯夫的手機,無奈總是聽到那刺耳的女聲「您撥的號碼現在沒有回應」,而打到他的經紀公司,都是得到「他有事」、「他不在公司」、「我們不清楚」之類的回答。 第一天這樣…… 第二天也是…… 第三天…… 第四天…… …… 隨著時間的推移,娜美心中的恐懼就越來越大,將她壓向最脆弱的角落,無所遁形。 呵,這就是因果報應嗎? 五天內,娜美打了不下一百通的電話,也得到了一百個相同的回應。 每打一次,得到的失落感就越發沉重,沉重到她快幾近無法呼吸的地步。 怎麼辦?我該怎麼做? 難得美好的假期,娜美卻足不出戶,手機放在最顯而易見的地方,生怕錯過魯夫回撥的電話。 每天過著行屍走肉般的生活,家裡唯一的聲響是收音機的廣播節目,她心底總帶著一絲小小的期望──聽到魯夫的聲音。聽到他的聲音,至少能暫時平緩內心的恐懼,最起碼他不是出了什麼意外。 第十一天…… 第十二天…… 第十三天…… 眼看假期都要結束了,卻連他的一點消息都不知道,娜美著急到快要崩潰了。 每天每天都把報紙翻得破破爛爛,哪怕只是一則報導,一張照片,甚至是一句話,都能給予她心靈上的慰藉。 但是,沒有、沒有、還是沒有,就像是從人間蒸發一樣。 魯夫……你到底怎麼了? 終於,在第十四天,手機有了點動靜。 一如往常,是個寧靜的夏日午後,窗外不停傳來越悅耳的鳥叫聲和稍嫌聒噪的蟬鳴聲,但也驅散不了娜美心中的孤寂。 突然,手機開始震動,和桌面摩擦生出不太好聽的「吱吱」聲,但這聲響讓 娜美原本空洞的眼神一下子有了閃爍。鈴聲都還未響起,一把抓起,連螢幕都沒有看,顫抖地按下通話鍵,附在耳邊:「喂、喂……」 「喂,娜美,是我。」不是期待的聲音。 「……艾斯阿。」一瞬間滿腔的喜悅又再一次狠狠地摔落地面,支離破碎。 「難得休假休那麼久,過得好嗎?」 「唔……不是很好。」應該是非常不好。 「是嗎?我是要通知妳明天通告的時間,和魯夫一起宣傳新戲……」艾斯霹靂啪啦說了一大堆該注意的事項什麼的,但娜美在聽到一句話後就沒了思緒。 和魯夫……一起? 怎麼辦?該怎麼面對他阿?雖然明天就能見面了,應該要很高興才對阿,但怎麼就是開心不起來?好像不知道該怎麼與他相處了,還能自在的開玩笑、互相打鬧嗎?娜美有種第六感,她和他之間似乎會漸行漸遠,變成那種所謂的「最熟悉的陌生人」。 不要…不要變成那樣…… 真的,不要阿…… 已經忘了是何時掛斷電話,艾斯說的話她一點兒也沒聽進去,靈魂像是被抽乾了,徒留一副空殼。 之前找他找得快瘋了,現在得知明天就能見到他,心情居然好不起來。種種矛盾的情緒糾結著娜美的內心,讓她無所適從。 見不到他就罷了,最怕的是他陌生的眼神和冰冷的語氣阿…… 是夜,娜美做了個讓她恐懼萬分的夢。 她身處在無盡的黑暗中,深深的恐懼緊緊包圍著她。在她焦急無助、瀕臨崩潰時,魯夫突然出現,輕擁著她,驅散了她心中的害怕。當她沉醉於那溫暖的擁抱和安心的氣味時,魯夫鬆開手,把她推開,轉身離去:「娜美,我要走了」寒冷的語氣,和那天一樣。 「等、等等,魯夫……」娜美趕緊拽住他的胳膊,緊緊抓著。 「我們不會再見了。」魯夫扭開他的手,頭也不回地往前走去。 「什、什麼?等等阿……魯夫……不要走……」娜美拔腿狂奔,眼淚如斷線的珍珠在身後連成一串晶瑩,每當欲觸碰到時,伸手一抓,卻總是抓住一片虛幻。 「不要離開我……」娜美頹然跪倒在地,一陣又一陣的懊悔和不甘襲擊著她,淹沒了她的理智。無盡的黑暗中,只有歇斯底里地哭喊。 呐,魯夫,你不是說過,即使在黑暗中,你也會找到我的嗎? 此刻的魯夫── 放假的第一天,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在家裡待不住,心裡很煩,頭腦亂糟糟的,娜美昨天說過的話不停在耳邊繚繞,讓他有種想把家裡東西摔光光的衝動。於是他簡單收拾了一些行李,開車前往爺爺卡普位於深山上的住處。 仔細想想,這似乎也算是一種離家出走的行為,不過那個「家」原本也就只有他一個人。 開到目的地也經接近午夜了。由於沒事先通知,突如其來的造訪惹得爺爺那傢伙一邊挖鼻孔一邊不停碎唸著這麼晚了還要打擾他老人家,不過明明就一臉很高興的樣子。 這裡的生活無非就是陪爺爺晨跑、鍛鍊身體、砍砍柴之類的事,雖然很久沒被這樣操了,一開始做起來有些喘不過氣,不過以前的魔鬼訓練可不是做假的,第二天就易如反掌了。偶爾還會陪爺爺到戰國那老頭家,老的在下象棋,而他則在一旁和戰國家那隻牧羊犬玩耍 一切倒也悠閒清靜,彷彿回到了小時候,忘記了世俗喧囂的煩惱。 只是……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 每次只要在電視上不小心瞥到她,他的心就揪緊了一下,根本無法當作沒發生過。 他只是在逃避罷了…… 回到,不,應該說逃到這種深山裡,一部分是放鬆身心,更大的一部分是不想被找到,尤其是她。 在深山裡的最後一夜,魯夫選擇躺在門外的大草坪上,沉澱自己的情緒。 該來的還是要來,明天就要和她一起去宣傳新戲了,對她說了那種話,不知道她會不會生氣,會不會討厭他了。他們的距離會不會越來越遠,變成那種只有對方手機號碼的「朋友」。他不想要變成那樣,真的,不想。 滿天的星星正在閃耀著,夏夜的涼風時而狂暴時而溫和,逗得樹葉沙沙叫著。魯夫雙手交叉於胸前,摩擦手臂,即使是夏天,山上的風還是有些許寒意。 他們也曾經並肩坐著在山上賞星呢,不過還會有下次嗎? 「唉……」魯夫重重地嘆了一口氣,他果然還是不適合思考的人。 順其自然吧,魯夫,這才適合你。 魯夫想著想著,不禁沉沉睡去。 復工當天,魯夫早上有個飲料廣告要拍攝,下午則要和娜美去宣傳。 這次的廣告有一幕是魯夫要站在約一層樓高的貨櫃上,雙手向兩邊平舉,呈一個十字架的形狀,頭仰望天空,類似吶喊的感覺,象徵喝完飲料的暢快。而鏡頭從平地往上拍,要和魯夫身後的陽光連成一線。 拍攝前,魯夫就直接坐在貨櫃上,發呆著。 下午就要跟娜美見面了,該怎麼面對她?說不緊張是不可能,雖然嘴上說說順其自然,但哪有可能那麼簡單。他很害怕,害怕娜美見到他時,會露出他很陌生的眼神,讓他想殺了自己的冷淡神情。 導演在耳邊的叮囑都成了吵雜的嗡嗡聲,魯夫的思緒早已飄到不知何處了。汗水順著臉龐滑下,滴落在貨櫃上已成了一個小水池,今天的太陽散發的光熱似乎有些過強了。 隨著導演一聲令下,魯夫搖搖晃晃的站起,突然有點使不上力,感覺有點恍惚,眼前的景物歪歪斜斜的。 有些吃力地走到定點,抬頭,對上刺眼的陽光,忽然眼前一黑,接著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不知過了多久,隱約覺得周圍不停傳來呼喊自己名字的聲音,似乎很著急,但那些他都不在乎。唯有內心深處最深沉的呼喚,才將他的意識拉回。 「魯夫──」是娜美的聲音。魯夫睜開雙眼,察覺到自己正在落下,身體條件反射似地伸出右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