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筆如羽翼.隨心飄逸
關於部落格
想看嗶文的請留下自己的信箱噢!
(2014/2/15前的留言均已寄出)
  • 1870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愛的劇本Ch09

由於兩人的新戲大致上已經完成了,只剩餘幾個特寫鏡頭。導演(和「強者天下」的導演不同)特別准予他們在慶功宴後休假一天,補充睡眠,順便治治酒醒後的頭痛,隔天再來補拍其他部分。 拍攝完成後,魯夫送娜美回家。 行駛的車上── 「魯夫,你還記得前天的事嗎?」娜美裝作沒事般平靜地問。 「嗄,慶功宴那天阿,哪件事?」 「你喝醉之後的事。」 「……記得一點吧。」 「那你記得我問你的問題嗎?」 「嗯……哪個問題?」 娜美不禁皺起眉頭,酒紅色的瞳孔閃過一絲失望的神情,手死死抓著自己的白色短裙,讓自己稍稍平靜。 不會吧,真的忘了嗎? 「就、就是……」娜美欲言又止,窘迫地說,眼神四處飄移:「我、我問你那時說的話是不是真的。」 說完,娜美的心又開始不安的狂跳,手掌微微出汗,濕濡了裙子,低著頭,緊咬著下唇,害怕她會聽到令人心碎的答案。 而魯夫歪著頭,回想著當天的情形── 娜美好像問幾個奇怪的問題。 好像有香吉士,好像有斷電。 我好像是毫不猶豫就回答了,就像是早就想這麼說了。 魯夫努力地拼拼湊湊那些零碎的記憶片段,再加上娜美剛剛的問題,大約理清一個方向,嘴角勾出一抹自信的微笑。 「嘛……我大概想起來了。」魯夫稍稍偏頭,看到娜美帶著期待卻有點羞赧的眼神,故意賣個關子。 「那……是什麼?」娜美膽怯地問,語氣有些微的顫抖,明明車上開著冷氣,額上和脖頸間卻不停冒著汗。 「就像那天說的一樣呀!」魯夫很快就回答了,沒有半點猶豫,臉上依然掛著招牌的笑容。 那些都是他的真心話呀,何必騙人呢?說出來的感覺還真暢快呢! 「是嗎……」鬆了一口氣,發現自己的白色短裙已經被自己揉得不像樣了。 呼……幸好還是想聽到的答案。。 娜美也勾起一抹滿足的微笑,隨意看著窗外不停掃過的風景和自己在玻璃上微弱的倒影,埋在心裡兩天的煩惱終於一掃而空了,整個人輕飄飄的好像要飛起來了。 「那你呢?」和那天一樣,魯夫又突然蹦出一句話。 「什、什麼?」娜美不禁結巴,心底滋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 「我記得妳那天好像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耶?」 什、什麼?他居然記得! 娜美趕緊扭過通紅的臉,直挺挺的死盯著窗外,不敢讓魯夫看到自己這般模樣。 怎麼辦,該怎麼回答阿…… 羞死人了,說不出口啦! 「沒關係啦,娜美不想回答就算了。」似乎看出娜美的躊躇,魯夫只好這麼說,他不想勉強娜美。 「魯夫……」雖然他臉上的笑容依舊,但娜美還是發現他眼神一瞬間的黯淡。 娜美靠在椅子上,一股異樣的感覺從腳底傳上來,麻麻的,刺刺的,像是無數根針不停扎著。越是想抹除,就扎的越深,讓她所有知覺幾乎都快麻木了,手指不停的顫抖,卻控制不了,只能無力地責怪著自己的沒用。 娜美,爭氣點阿! 「我……」好不容易開口,卻被硬生生打斷。 「娜美……」魯夫突然低吼一聲,吼得娜美有些莫名其妙。 「什、什麼事?」 「妳……有喜歡的人嗎?」魯夫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口氣卻非常的軟弱無力:「像是羅賓對索隆那樣。」 一旁的娜美被這個問題搞得傻了,方寸大亂。 魯夫怎麼會說出這麼不像他會說的話? 娜美不停思考著該如何回答,低頭抿著嘴,手指不自覺地捲著自己的頭髮,苦苦搜尋著適當的字眼。 不行、不行,這次一定要對他說出自己的心意。 但是直接說太讓人害羞了呀。 那……拐個彎? 對!就這麼辦吧。 「有阿。」娜美換上俏皮的口吻,看似稀鬆平常的說著。突然冒出的想法讓她頓時豁然開朗。既然直線不行,那就轉個彎嘛! 看到魯夫臉上透露出些許失望的神情,娜美滿意的笑了笑,眼裡閃出狡黠的光芒。 很好,這就是她要的。 整整他,讓氣氛輕鬆點,不然真的會很尷尬啦! 「他阿,是個粗線條的人,做事都不經大腦,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常常把自己弄傷,給別人添麻煩。不過他對每個人都很好,總是只為別人著想,也不管自己會不會發生什麼事。而且他很遲鈍,常常後知後覺,有時很讓人受不了。但是他的笑容好像有一種魔力……」娜美自顧自地說著自己心目中那個「情人」的形象,沒察覺到魯夫的臉色越發難看。 心像是被揪緊似的,連喘口氣都很困難,腦袋像是爆炸般,久久無法停止震撼,感覺世界就要分崩離析了。 什麼嘛?自己說得那麼高興…… 「娜美,你家到了。」魯夫打斷正說得興高采烈的娜美,儘管表情依舊,但冷冰冰的語氣連自己都嚇一跳。 「阿……」娜美被魯夫的反應給弄糊塗了,一瞬間僵在那裡,不知如何是好。 「下車吧。」仍舊是寒得刺骨,黑色的瀏海遮住了他的表情。 「阿、喔……」那冷淡的口氣讓娜美瞬間亂了套,在腦裡盤算的計畫跟不上事情的走向,一時啞口無言。 毫無意識的下了車,愣愣地目送魯夫的車漸漸遠離。 「發生……什麼事了?」娜美看著車消失於地平線,眼神空洞茫然。 事情,不該這麼發展的阿……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娜美進到屋內,包包隨手拋到沙發上,額頭抵著冰冷的牆壁,閉上眼,大口大口呼吸著,消化剛剛的事情。 她現下腦袋好亂好亂,一是因為魯夫的反應讓她不解;另一是在嘲笑自己的愚昧,要是當時敢勇敢的說出來,事情也不會發生到這個地步了。就因為那可恨的自尊和無聊的矜持,導致現下這種情況。 一陣風從未關緊的窗戶竄了進來,弄得橘子樹的樹葉沙沙作響,似乎也在嘲笑著自己的沒用。 「不要──」娜美使勁全力哭喊出來,試圖以大聲的叫喊來驅趕內心深處的懦弱。 「我不要、不要、不要、不要……」這樣的結果…… 娜美兩腿發軟,跪倒在地,兩手發瘋似的搥著牆,斗大的淚珠不停滾落,止都止不住。兩手的疼痛感也驅散不了深處的悲痛,心就像是一瞬間被抽乾般,空蕩蕩的。 明明是炎熱的夏天,手腳卻異常冰冷,面色慘白,如她左心房的溫度,寒得發紫。 什麼可笑的自尊?什麼白痴的計畫?都是那些無聊的東西搞得現下那麼狼狽。 娜美,最不能原諒的就是妳自己阿! 良久,哭也哭累了,淚也流乾了。娜美吃力地支起自己的身體,搖搖晃晃的走到浴室,打算好好洗個冷水澡,徹底冷靜一下。 站在鏡前,娜美看到自己紅腫的雙眼,憔悴的面容和凌亂的橘髮,不禁苦笑:「這樣狼狽的我誰會喜歡呀……」 用手盛起一碗水,潑在自己的臉上,拍打著自己的臉頰,看著鏡中的自己,嘴角勉強撐起一個微笑:「加油,娜美,總有辦法的。」 待洗完澡後,娜美已經是完全冷靜下來,所有短路的思緒都重新接上了。 躺在偌大的橘色床上,發呆似的望著天花板,思考著她今天說過的話,魯夫的反常,還有他們的未來。 方才發生的事如同影片一幕幕在娜美腦中上演,畢竟印象太深刻了,想忘也忘不了。 魯夫的每句話、每個神情、每個動作都能一一清晰地呈現,娜美這才了解到她有多在意、多珍惜和魯夫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一切好像都是從魯夫問了那句話後開始的。 「唔……我想想,我因為會害羞,不敢直接說,所以故意不說他的名字,讓他自己發現,我好像說了……」 娜美躺在床上,不停地喃喃自語,一直唸著卻不會感到口乾舌燥,可能失去魯夫的恐懼已經讓她其他的感覺神經幾乎麻痺了。 「阿──」十分鐘後,正在回味第三遍時,娜美突然驚叫道:「就是這個!」 遲鈍、後知後覺,對,就是這個! 都說出來了還那麼慢才發現! 果然和那傢伙在一起也會變遲鈍呢。 「呼──」好不容易想出問題的癥結處,娜美大大地呼出一口氣,頓時覺得全身軟綿綿的,風一吹就會飄走似的。臉上也終於綻放了醉人的微笑。 再來,只要和他好好道歉就好。 這次,要勇敢的說出「我喜歡你」阿阿阿! 加油阿,娜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