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筆如羽翼.隨心飄逸
關於部落格
想看嗶文的請留下自己的信箱噢!
(2014/2/15前的留言均已寄出)
  • 1870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愛的劇本Ch08

在慶功宴的最後,大家紛紛向獲得影帝、影后的魯夫和娜美敬酒,除了道賀之外,也意味了今晚散會之後,因「強者天下」而聚在一起的團隊就要各奔東西了。雖然整個會場染上淡淡的離愁,但還是無損於它歡樂的那一面。 而魯夫一直被大夥灌酒,其實是另有謀略的。 十分鐘前,後台小組會議── 「好了,剩最後一個步驟了。等一下你們每個人就輪流去跟魯夫敬酒,不過要小心不要讓他在這裡就直接醉倒了……」導演滔滔不絕地叮嚀著該注意的事項。 利用魯夫酒量不好,喝醉後就會把想說的事情說出來的特性,讓他對娜美說出表白之類的話。其實之前所演的戲,都是建立在這個方案上。讓他的腦中先充斥想獨占娜美的念頭,在喝醉後有較大的機率會說出。 還有一個要魯夫喝醉的最大原因就是娜美。雖然魯夫平常已經是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了,但最起碼他還是知道什麼能說什麼不能說。 而對於喝醉的魯夫,娜美比較不會感到尷尬,比較敢說出她想問的事,最壞就是把一切都推到喝醉這件事上。不過「酒後吐真言」這句話應該人人都聽過,或多或少還是會有影響的。 ---- 宴後,人群幾乎都散光了,娜美還在攙扶著已經酩酊大醉、只殘留一點意識的魯夫緩緩地往地下室的停車場移動。 「魯夫,你還好吧?」 「唔……還好……」魯夫有些吃力的吐出幾個字。 「真是的,明明酒量就不好還要為我擋酒,你自己的就已經吃不消了。」娜美不禁小小埋怨:「不過他們今天也真奇怪,一直敬酒。」 「喝酒……不好……」 「那你還喝……」娜美軟綿綿地說著,心疼的看著滿頭大汗,連走一步都有點吃力的魯夫。不過也為他關心她的身體而小小開心一下。 好不容易走到門口,娜美扶著魯夫走到對面公園的長椅上坐著。 「出來吹吹風,休息一下吧。」 「嗯……」低應了一聲,就往娜美的身上倒下。 「真是的。」趕緊扶住那搖搖欲墜的身體,輕輕地將魯夫的頭放到自己的大腿上。 娜美既像憐愛又像是無奈地看著魯夫因酒醉而通紅的臉,忍不住伸手去戳戳那柔軟的臉頰。 「你活該,喝那麼多酒,搞得現在那麼難受,只會為別人著想,都不為自己想一想,知不知道這樣很讓人……心疼……」娜美邊說邊捅著魯夫的臉頰,越說越無力,不明白自己幹嘛要那麼擔心他。 反正他終究只是個大木頭…… 娜美背靠在椅子上,手隨意撥弄著魯夫柔軟的髮絲,放鬆身心,享受著這寧靜的閒適。 偶然抬頭,望著屬於都市的夜空,雖然不如山上的清澈明亮,倒也有種朦朧的美。側過臉,看到將要沒入地平線的上弦月,完美的弧度就像那傢伙天真的笑容。忽然憶起幾個月前兩人曾在山上一起仰望滿天的星斗呢,這或許是他難得的浪漫吧。 唉……怎麼想來想去都是他…… 娜美趕緊甩甩頭,試圖甩掉那總是讓他心神不寧的笑臉。睜開眼,魯夫平靜的睡顏還是清晰地呈現在眼前。 你怎麼就是饒不了我呢,總是霸占著我的思緒。 你知不知道,這樣子很霸道阿! 娜美把手放在魯夫的額頭上,順著鼻樑,滑過鼻尖,在柔軟的唇瓣間,停下,輕撫著。 這傢伙,今天說了些奇怪的話呢,是他的真心話嗎? 娜美嘆了口氣,隨意的看著四周的風景,發現她的左前方有個小花園,種滿了各種顏色的花,有她喜歡的橘色,也有屬於他的紅色。不過真正引起娜美注意的是一朵擁有淡紫色花辦的花,顯得高貴尊容,周圍的綠葉緊密的圍成一圈,似乎將花瓣呵護得無微不至。 這樣娜美不禁想起索隆和羅賓,相依偎的背影。 他們,好幸福呢。不過是誰先告白的阿,真讓人好奇。 要索隆那傢伙吐出「我喜歡妳」這四個字,想想就覺得好笑。而羅賓姊姊又不太像會說出那種話的人。 咦?該不會是羅賓姊姊用什麼計謀使索隆上鉤的吧!羅賓姊姊那麼聰明,有可能噢!或許哪天該去向她請教一下呢! 等等,計謀…… 不會吧,不可能吧…… 娜美腦裡突然萌發出一種可怕的想法,儘管她希望不是真的,但是想到導演和她對上眼時就會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明明是慶功宴卻突然說要跳舞;香吉士看似正常卻有點反常的行為,因為他平常不會跟魯夫吵這種東西;還有那突然的斷電;再加上明知魯夫酒量不好,還不停的向他敬酒。 不會吧,都那麼剛好…… 難道他們,也是演的? 阿……到底是真是假呀? 娜美胡亂地抓了抓她的橘髮,發覺這個問題就算想破頭也想不出來。 低頭,凝視著魯夫酒醉的面容。 等等,酒醉? 「要製造機會給我,是吧?」娜美喃喃自語道。 再次盯著魯夫,心臟突然開始劇烈的跳動,像是要窒息般的感受讓娜美有些慌亂。 娜美,試吧! 機會都給妳製造好了,大不了把一切都推給酒醉而已。 「魯、魯夫。」一開口,嗓子竟有些啞了,趕緊乾咳兩聲,額頭上也佈滿的汗滴。 「你還醒著嗎?醒著的話回答我一下。」娜美拍了拍他的臉頰。。 「…嗯……」魯夫迷迷糊糊地發出一個單音。 「我有事情想問你。」 「唔……什麼事……」魯夫勉強地半睜開迷濛的雙眼,卻仍然無法對焦。 「你說的話,是真的嗎?」 「哪句話阿……」 「就是香吉士邀我跳舞時,你說的那句。」想到魯夫說那句話的神情,娜美的臉又浮現些許暈紅。 「喔……是呀……嘻嘻……」 「那斷電時那句呢?」 「也是呀……」 「……」 娜美怔怔地看著魯夫,水靈的大眼有些閃動。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也不知道魯夫所想的和她想的是不是同一句。不過至少是聽到滿意的回答,娜美繃緊的情緒霎時得到放鬆,滿足的呼出一口氣,像是呼出長期以來只敢壓抑在心中的情感。 此刻,娜美臉上的微笑,是幸福的。 管它有幾分真假,至少現下,我很滿足。 「那妳呢……」魯夫突然吐出幾個字。 「什麼?」 「妳願意嗎……」 …… 妳願意嗎…… 妳願意嗎…… 魯夫突然冒出的話語炸在娜美的腦袋,讓她感覺世界一片暈眩,思緒一片混亂,久久開不了口。 這是在問我要不要做他女朋友嗎? 怎麼辦怎麼辦,該說什麼? 「我……」內心掙扎了許久,娜美艱難地開口。 好死不死,這時居然傳出有規律的打呼聲。 「咦?魯夫。」娜美輕喚著。 「……」 「還醒著嗎?」伸手捏一捏他的臉頰。 「……」 「……」 可惡的傢伙,居然給老娘睡著了。 不過,這才是他阿! 娜美頹然的靠回去椅子上,無奈的望著天,不過似乎也有點鬆了一口氣。 許久,在午夜十二點的鐘聲響起時,娜美俯下身,附在魯夫的耳旁,輕輕的、一字一字慢慢說著: 「我、願、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