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筆如羽翼.隨心飄逸
關於部落格
想看嗶文的請留下自己的信箱噢!
(2014/2/15前的留言均已寄出)
  • 1870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愛的劇本Ch06

「乾杯。」 為了慶祝「強者天下」的票房開出紅盤和在「金櫻獎」中又大獲全勝,演員們和工作人員相隔三個多月後又齊聚一堂,共同分享喜悅。 「阿──娜美小姐,小羅賓,好久不見,有沒有想我阿──」 「喲呵呵呵,各位好久不見,讓我來為大家演奏一曲。在這之前,娜美小姐,能否讓我欣賞…」 「滾開,你這個好色骷髏頭。」布魯克話還未說完,就被香吉士一腳踢飛。 「大家好阿,今天的我依舊超級super!」 諸如此類的熟悉話語充滿整間包廂,彷彿又回到當初在拍戲時的氣氛,只是少了要趕戲的壓力而已。 只是,在這歡樂的氣氛下,有兩人殊不知有項特別的計謀在等著他們。 幾分鐘前── 「真的要這麼做嗎?」香吉士把菸熄掉,嚴肅地看著導演。 「拍戲拍那麼久我會沒有發現嗎?相信你們應該也有人看出來才對吧。利用這個機會推他們一把,不是很好嗎?」導演奸笑道。 「明白了。道具的部份就交給我騙人布大爺吧。」 「super的我也來幫忙吧。」 「你們在說什麼阿?我怎麼都聽不懂。」喬巴著急地拉著騙人布的褲腳。 「呵呵,好像挺有趣的,麻煩你囉,劍士先生。」羅賓笑吟吟地看著索隆,惹得索隆臉上一陣燥紅。 「切,為什麼我非要參加這無聊的遊戲,還要跟這個女人一起。」 「你這死綠藻頭要是敢對小羅賓無禮的話,小心我把你丟到果汁機做成蔬菜汁。」香吉士憤恨的盯著索隆,眼神裡滿滿都是嫉妒:「不過為什麼小羅賓不是跟我而是跟那棵只會行光合作用的綠藻配對……」 「哼,還不是為了魯夫和娜美。」索隆冷哼一聲,蠻不在乎的說道。眼角不小心瞥到羅賓對自己綻放的笑容,趕緊把目光移開。 「為了娜美小姐再大的痛苦我都會忍耐的。」一聽到娜美,香吉士馬上又變成愛心眼,花痴地轉著圈圈。 「總之,計畫大概就是這樣。要開始時,我會打暗號,然後上台說明……」導演細心地再為大家解說一次計畫內容,附上一臉狡猾樣的表情。 ---- 繁華的都市之夜,夜空被各種燈光照得通明。即使已經接近午夜,車輛仍然川流不息。站在城市的各個角落,都可以耳聞各間Pub傳來的搖滾音樂聲,似乎在宣告著,今晚,是個不眠夜。 其中,最瘋狂的當屬位於市中心的拿巴隆五星級飯店五樓的A03豪華包廂。雖然拿巴隆的隔音設備已經算是國內數一數二的了,但在其上下的樓層都能明顯感受到裡面的歡樂。 包廂裡,魯夫、騙人布和喬巴所組成的搞笑三人組仍舊在台上跳著他們獨有的舞步帶動現場氣氛,在場每個人都被他們逗得咯咯笑著。布魯克也適時變換各種樂器,掌控著現場的節奏。 一如往常,只要有魯海九人的地方,就是歡笑聲最多的地方。 ---- 突然,原本熱情的搖滾樂被切換成緩慢柔美的圓舞曲,閃爍的白熾燈換成淡黃色的曖昧色調,鼓動的喧嘩聲頓時冷卻下來。 導演緩慢的走上台,對著台下說:「各位已經連續狂歡三小時了,應該也有些許疲倦了,讓我們換換口味,請台下諸位男士邀請心儀的女士共舞,享受短暫的浪漫時光。」 導演環視四周,最後目光停留在仍在打鬧的魯夫和娜美,露出曖昧不明的笑容。接著打了個響指──計劃開始的暗號。 「舞會開始前,我有個喜訊要向大家宣佈。」導演稍稍停頓,確定那兩人有在聽時,才繼續往下說:「我們帥氣迷人的索隆先生和美麗動人的羅賓小姐昨天起正式成為男女朋友,而他們也不避諱讓大家知道,我就剛好藉著個機會向大家公布,讓我們祝福他們。」 羅賓挽著索隆的手站在會場的中央,甜蜜的笑著;而索隆卻是滿臉不屑樣,一點也不像情侶。幸好羅賓發現到她身旁人的異樣,故意突然湊近索隆的耳朵,輕輕吐一口氣,感受到他渾身一顫的反應,才滿意的笑了笑,接著用極為媚惑的聲音在他耳邊說:「笑一個嘛,『我的』劍士先生。」 「妳這…」索隆撇過頭來想罵些什麼時,剛好對上羅賓那飽含特殊情感的眼神,原本要說的話硬生生的卡在喉嚨。加上他又發現此時兩人的距離是如此的近,都能感受到打在彼此臉上的鼻息了。 「呿,可惡的女人。」羅賓打在索隆脖頸間的氣息惹得他渾身燥熱,要不是現在的昏黃燈光,他的臉應該已經紅得不像樣了。 周圍眾人的祝福和歡呼不絕於耳,香吉士也在一旁努力的一邊咬手帕飆淚,一邊哭喊著:「我的小羅賓──」,似乎想把氣氛炒作的更為煽情。 當然,整場的人都知道這只是在演戲,除了魯夫和娜美。 「不會吧,他們什麼時候在一起的,我都不知道。」娜美既是驚訝又是羨慕的看著他們甜蜜相依偎的背影,再無奈地看向她身旁這個遲鈍的大木頭,看他的表情似乎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吧。 「娜美,剛剛導演說的是什麼意思阿?」看吧…… 「就是他們開始談戀愛……不對,你一定也不知道戀愛的意思。」娜美正苦惱地搜尋適當的字眼解釋給魯夫聽:「這樣講好了。就是在索隆心裡,羅賓是他最重要的女人;而在羅賓心裡,索隆是他最重要的男人。而且,只能有一個人,比夥伴、朋友更重要。」 「喔……」魯夫似懂非懂的點著頭,不知是否真的聽懂沒。 ---- 「好了,現在我宣佈,舞會開始──」接著又打了個響指。 「嘻嘻,娜美,我們來跳舞吧。」也不管娜美有沒有答應,直接拉著娜美的手,一蹦一跳的到會場中央。 「等、等等啦!」被拉著、應該說被拖著跑的娜美在後面不停吶喊。 好不容易魯夫終於停下腳步,娜美當然直接往他頭上揍下。 「唔,很痛欸,娜美!幹嘛打我阿,妳不想跟我跳舞嗎?」說完臉馬上就垮下來,露出受傷的神情,像是小孩子手上的糖被搶走一樣。 「噗……」那可愛卻落寞的表情使娜美忍俊不禁:「沒有啦!只是想問你說你會跳舞嗎?」 「阿……」看到魯夫一邊搔頭一邊傻笑,娜美無奈地搖頭嘆氣。 真是的… 還在奢望他會有什麼表現阿… 「沒關係啦,我們去找索隆和羅賓教我們跳。」說完又拉著娜美在人群中穿梭,尋找熟悉的身影。 在將近繞了整個會場三圈後,魯夫終於在離他們原先位置十公尺處找到他們。被魯夫拖著的娜美早已是氣喘吁吁,兩腳發軟了。 「嘿,索隆,羅賓。」魯夫一看到他們就趕緊揮手打招呼,一旁的娜美仍彎著腰喘氣。 「這不是船長先生和航海士小姐嗎?」即使是下了戲,羅賓還是習慣以戲裡的說法稱呼其他人。 「呼……呼……,恭喜你們阿,羅賓姊姊。」娜美邊喘氣邊說著,仍不忘給身邊的人一記拳頭。 在一旁待命的香吉士看到兩位主角已經來了,趕緊點起打火機,以一瞬間的光亮吸引索隆注意,示意他要開始下個步驟了。 待兩人對上眼,計劃開始。 「阿──小羅賓,不要管那棵綠藻頭了,來跟我共譜愛的舞曲吧。」香吉士仍舊用他拿手的花痴旋風在羅賓身旁繞圈圈。 羅賓先觀察魯夫和娜美的反應,確定他們有在看時,再轉頭以眼神示意索隆,該是他上場的時候了。 索隆無奈地搔搔頭,開口大聲叫嚷:「喂喂,花痴廚子,你找死阿,她是…我的……」原本就不太會演這種戲的索隆,滿臉脹紅的說完這段台詞,幸好事先把燈光調暗,才沒讓眼尖的娜美發現索隆的窘迫。 「哇,羅賓姊姊好幸福噢!」娜美雙手摀著嘴,不敢相信索隆居然會說出這種富含強烈占有慾的話。 一旁的魯夫一會兒看看索隆和羅賓,一會兒又轉頭看著娜美,雖然他搞不懂索隆和羅賓在幹嘛,但他最起碼還有察覺到娜美眼中透露出渴望的訊息。 「切,算了,雖然不甘心,小羅賓就交給你了。」香吉士裝做很憤怒的盯著索隆,其實也根本不用裝,看到羅賓緊緊挽著索隆的胳膊就讓他快暴走了。 「既然小羅賓沒辦法,那……」香吉士低頭吸了一口菸,旋即換上愛心眼:「娜美小姐,我有榮幸成為妳今晚的男伴,和妳跳首愛的華爾滋嗎?」 魯夫見狀,連忙抓緊娜美的手,阻止香吉士愛的旋風。 「不行,娜美已經答應和我跳舞了。」 「你這臭小子什麼時候會跳舞了,而且…」原本陰沉的臉馬上換成花痴臉:「要這麼紳士的我才配得上娜美小姐阿──」 「不可以,她已經是我的了。」魯夫霸道地叫喊著,更加握緊娜美的手。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說,只是直覺告訴他娜美或許喜歡這樣。 「魯、魯夫……」娜美不置可否地瞪大雙眼,但心裡頭卻甜滋滋的,臉上不禁漾起羞澀的微笑,享受這被佔有的感覺。 索隆和羅賓在一旁偷偷笑著,靜觀事情的發展。 「魯夫這小子,現學現賣阿。」 「呵呵,不是很有趣嘛,航海士小姐真幸福。」 計劃的發展一如預期,畢竟相處了這麼久,單細胞的魯夫接下來會有什麼舉動,其他人都能略知ㄧ二,反倒是精明的娜美比較難以捉摸,但是,當一個人陷入名為「愛情」的陷阱時,腦袋總是不太靈光的。 「阿,他們來了,準備好了嗎?劍士先生。」 「切,麻煩死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