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筆如羽翼.隨心飄逸
關於部落格
想看嗶文的請留下自己的信箱噢!
(2014/2/15前的留言均已寄出)
  • 1870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愛的劇本Ch04

典禮結束後,娜美和三五好友結伴去餐廳慶祝,魯夫則先行回到位於山上的劇組,完成計畫內應拍完的戲份。 拍完後,一個人躺在空蕩蕩的房間裡,即使空間再狹小,也顯得極為空虛。 其實房間的格局並不大。普通的單人床擺在靠床的位置;旁邊為木製的衣櫃,上頭有些許精緻的木紋;床的斜對面為梳妝台;梳妝檯右邊為浴室,左邊為一個古典沙發。 整個房間除了床是白色,衣櫃是咖啡色外,其餘皆選用綠色系列:地毯為藍綠色,沙發為藍綠色,梳妝台則為青綠色,連窗簾都刻意選用和窗外的樹葉相同的顏色。 房間裡瀰漫著大自然的感覺,空氣中也有些許樹葉的氣味。 魯夫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不時竄入鼻腔的甘草味,總是讓他不自覺聯想到娜美身上的橘子香。 「娜美好詐噢,一個人跑去慶祝,害我好無聊。」魯夫一邊喃喃自語一邊輕撫著稍有腫脹的腳踝。那是在拍攝時,魯夫要從一處平台跳下來,卻不慎踩到一塊凸起的石頭而扭到的。 「這麼晚了還要開車到這種深山裡,不知道會不會發生危險。」 月光隔著窗灑落在潔白的床沿,只見床上的人不停翻轉著身子。越是想撫平那些悲觀的想法,越是想出各種離奇古怪、幾乎不可能會發生的意外。像是娜美的車卡在裂縫中動彈不得;或是開車撞到樹;還有遇到熊被熊追等,各種怪異的事件充斥在那原本就不太靈光的腦袋。 「阿,不管了,出去看看吧!」 就在第三十三遍翻身和想到娜美可能睡著而衝出懸崖的想法,魯夫再也按捺不住那擔心的情緒。 至少要親眼看到娜美平安的回來。 迅速跳下床,卻馬上感受到腳底傳來些微的疼痛。 「阿,我忘了今天拍戲時稍微扭到腳了,希望娜美不要發現阿。」 魯夫努力練習保持原來的走路方式,但代價就是傳來更大的疼痛,原本十公尺的走廊這時看來卻特別遙遠。魯夫盡量保持步伐小但頻率較快的走法來舒緩腳上火辣辣的痛楚,來回走個幾趟以麻痺自己的神經,再緩緩走到門口,希望能看到自己想見到的白色轎車。 今天的夜空特別明亮清澈,或許是在山上,一顆顆在閃爍的星都那麼清晰地呈現在眼前,和眼前層層大樹圍繞而散發出那詭譎的昏暗形成強烈的對比。 良久,無盡的黑暗深處透出一絲刺眼的光,照亮了內心的喜悅,趕走了那陰暗的恐懼。 魯夫笑嘻嘻的看著娜美下車,朝自己走來。 「咦?魯夫,你怎麼還沒睡呀?」這時已經深夜一點四十七分。 「我……」擔心妳。想說得是這句,但是嘴裡吐出的卻是:「……睡不著,所以出來看星星。」但心虛的神情馬上就被娜美猜想到了。 「喲,認識你這麼久我都還不知道你有這麼浪漫的時候耶!」嘴裡雖然是吐槽,心裡卻注入滿滿的暖意。 這或許就是他關心人的方式吧,不過是指對她呢?還是對大家都一樣? 娜美走到魯夫旁邊坐下,也跟著抬頭仰望滿天星斗。 「哇!今天星星真的好多喔!」 「嘻嘻,對吧。」 大大的微笑掛在魯夫的臉上,就如同高掛在夜空上的月牙兒。 娜美稍稍偏頭看著那一塵不染的笑容,和太陽一樣閃耀,卻有月光的柔和。心底那隱藏的情感似乎翻滾的越來越洶湧。似乎只要看著那個微笑,所有煩惱都能一掃而空,再難過的事也通通變得無所謂了。 她就像是中了毒一樣,對這個微笑越來越無法抗拒,深深著迷,甚至有想要把他占為己有的欲望…… 吶,魯夫,你的笑容可是比滿天的星星還燦爛呢。 夜已深,偶爾吹來的涼風拍打在兩人臉上。 「阿喔──」魯夫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娜美平安的回來,睡意馬上席捲而來。 果然還是那個不懂浪漫的傢伙,娜美不禁噗哧一笑:「回房吧,我也想睡了。」 「好。」搖搖晃晃的站起身,忘了注意腳上的傷,疼痛立刻從腳底傳上來,使魯夫不自覺彎了一下膝蓋。趕緊察看娜美有沒有發現,幸好她正要到車上拿包包,應該沒有看到。 魯夫悄悄走在娜美右後方約半步的距離,以確保娜美不會發現他走路的怪異。 穿過漫漫的長廊,一路上靜的可怕,只有一個有規律的腳步聲和另一個紊亂的聲音。 娜美的房間是在魯夫的下一間,但她卻在魯夫的房門口停下,逕自推門而入。 「娜美,這是我的房間耶。」魯夫不禁疑惑道。 「進來。」如女王般不可違抗的命令。魯夫搔搔頭硬著頭皮走進去。 「過來坐下,我看看你的腳怎麼了。」收斂住玩笑的口吻,娜美認真的看著魯夫,微微蹙眉。 娜美坐在魯夫的床沿,把魯夫的左腳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伸手輕輕觸碰。 「唔…」魯夫面部糾結,渾身顫抖了一下。 「很痛嗎?」娜美心疼的問,眼裡滿是擔憂。 「還好啦,小傷而已。」察覺到娜美的擔心,魯夫勉強笑了一下,想讓娜美放心。 「還說小傷而已,剛剛走路姿勢都完全變形了。等我一下,我拿下藥膏。」娜美在包包裡翻找著,繼續呢喃:「都長這麼大了,還不會照顧自己。」像是在抱怨又像是寵愛的語氣,軟綿綿的。 昏黃的燈光,映照在娜美亮麗的橘髮,勾勒出優美的線條,加上那褪去妝容仍然無瑕的完美臉蛋,不管任何人來看都會為她深深著迷。 娜美細心的為魯夫塗抹藥膏,再加上輕微的按摩,細長的眼睫毛撲沭沭的閃動,柔和的眼神散發出無限的溫柔。魯夫就這麼直盯著娜美俏麗的側臉,在曖昧的色調作用下,萌生出「娜美真漂亮」的想法,不禁看傻了,甚至忘記腳上的疼痛。 那毫不避諱的眼神,娜美自然感受到了。被盯得渾身不自在,心臟怦怦怦的亂跳,手腳似乎也那麼有點不聽使喚,只好裝做專注於眼前的事。明明才三分鐘的事,卻感覺好像過了三小時。期間,娜美忍不住斜眼觀察魯夫的表情,卻剛好對上眼,趕緊收回視線,卻收不回臉頰上的暈紅。 「幹、幹嘛,一直盯著我看。」 「沒什麼,只是感覺娜美今天好溫柔喔,嘻嘻。」 聽到這樣的稱讚,娜美的心突然狂跳了兩下,手突然有點顫抖,臉上淡淡的粉紅轉為赤紅,但在這種燈光下,魯夫自然察覺不到。 等等,不對,為什麼是「今天」? 「你的意思是我其他時候就不溫柔嗎?」 「沒、沒有,娜美一直都很溫柔。」感受到娜美散發出的寒氣,魯夫趕緊連忙否認。 「嘻,這還差不多。」 出乎意料,今天居然沒有挨拳頭。 娜美只是淡淡的笑著。 「娜美,你怎麼會有藥膏阿?」 「阿、阿就剛好有嘛,問那麼多幹嘛?」還不是因為有人常常都不注意自己的安全,老是弄傷自己,才一直隨身帶著。 「嘻嘻,謝啦,娜美。」魯夫說完就往後一倒,附贈一個超大微笑。接著馬上就傳來鼾聲。 「真是的,和小孩子一樣。」 娜美小心翼翼的把魯夫的左腳從她的大腿上移開,放回床上;再從衣櫥裡拿出棉被,輕巧地蓋在魯夫身上。順手撥開散亂在魯夫額前的瀏海,酒紅色的瞳孔閃過一絲狡黠的光芒。忍不住撫上魯夫柔軟的臉頰,開始揉捏:「都是你,害本小姐累了一天不能睡覺還要來幫你療傷。」一邊捏一說低聲說著,但不像是責備而像是寵溺的語氣。 「唔…娜美…」魯夫在睡夢中喃喃吐出幾個字。 「噗…」魯夫可愛的睡臉和睡夢中的話語使娜美忍不住笑出聲:「算了,你今天也累了,放過你吧。」 昏黃的燈光被切掉,卻切不了兩人心中緊密的聯繫。 胸腔裡那洶湧的情感越翻越高,何時會失控,一發不可收拾呢? 明天,有一場重要的戲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